《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68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给我嬉皮笑脸的,我问你话呢。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你在隐瞒这什么,你的心里还有什么事情在刚才应该说出来但是你没有说出来。”

  刚刚杜国庆的确是在被两个人牵着鼻子走,他们说什么,杜国庆都会在最后附和一句是这样的。傻子总是认为自己聪明,别人都是傻子。杜国庆虽然在刚才当了一次跟风狗,别人说什么是什么,他也没有闲着,任由两个人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他在两个人来来回回看出了两个在一来一回的过招;除此之外,杜国庆还看出了刚刚杜宇飞在谈论两个人在此之前通了电话,他在龙叔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慌乱,在一瞬间,虽然龙叔很快的掩饰过去了,但是杜国庆还是捕捉到了。

  杜国庆认为,两个的谈话内容绝不像杜宇飞说的那样简单,要是这些无关痛痒的语句能让老谋深算的龙叔慌乱的话,杜国庆觉得是这个世界疯了。
  所以杜宇飞一定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而且没有说出来的那几句话,是解决这件事情的关键所在。
  对于龙叔,杜宇飞是不会给他好脸色的,。两个人名义是叔侄,地下里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要不是杜国庆在两个人间调停,他们早打起来了。在杜国庆的面前,杜宇飞是万万不敢造次的,这一次杜国庆是真生气了,要是他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今天杜宇飞会很难过。
  “也没有别的事情,是刚刚我在说我和龙叔通了电话的时候,我少说了一些电话里的内容。”
  “我知道你这小子肯定隐瞒了什么。”
  “这能怪我吗,是龙叔非要抓着这件事情不放手,非要让我给他办事,他以为他是谁啊。我是想让他见识一下我的手段,我要向他证明,我不是好欺负的。”
  “行了,别扯淡了,刚刚你少说了什么。”杜国庆才没有闲工夫听杜宇飞喋喋不休呢,赶紧说完,赶紧回家吃饭睡觉打斗斗。

  “爸,我问你一句话,你告诉我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我不要听到你的敷衍,我只想作为一个儿子问自己的父亲一个问题。”杜宇飞想要知道杜国庆最真实的想法,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自己的老爸认定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到底;要是杜国庆也抓着这件事情不放,那么萧玉枫很难了,但是萧玉枫也是一个疯子,这个人根本不会把自己的父亲放在眼里,五年前低头是因为萧玉枫还没有能和杜国庆抗衡的势,他的内心并不服气,现在的萧玉枫谁也不知道实力如何,两个一旦碰撞,彗星撞地球啊。

  “你问吧。”
  听到了杜国庆的话,杜宇飞长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说,那个人不是什么来自大家族的子弟,但是他很厉害,非常的厉害,他的恐怖不能够让人用言语描述;而且这个人不会服输,不允许自己失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会不择手段。那么这个人,你还要找他吗?”杜宇飞小心翼翼的问问。
  “你想说什么?”
  “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想多了。”杜宇飞露出了一副大家都懂的表情。杜宇飞从小跟自己老爸斗嘴,两个人谁也不服谁,每一次都要争个天昏地暗。长大了也没改这个毛病,是喜欢和自己老爸顶牛。
  可是现在杜宇飞根本不想跟杜国庆斗嘴、争论;要是杜国庆真的想要争,他直接认输,但是杜国庆一定要仔细听完他说的话。
  “我听着呢,你说行。”杜国庆在家里是一个老顽童,那里还有什么青帮大哥的样子,抢自己儿子的零食更是家常便饭。
  看着杜国庆漫不经心杜宇飞在心里默念一句:如来佛祖保佑我爸正在认真听我说话。
  “你按照我的设定走下去,那么这个人你会选择对他动手吗?”杜宇飞不再嬉皮笑脸,反而一本正经。
  “你的设定?”杜国庆皱起了眉头,思索起杜宇飞刚刚说的话,“他不是大家族的子弟,却有着媲美大家族精英的能力与气魄,这个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杜国庆对人才貌不吝惜自己的夸赞,无论是敌是友。
  “这么说,你不选择动手了?”

  “我有说过吗?我只说了他是一个人才,并没有说不做他的对手。”杜国庆依旧漫不经心。
  “原来是这样。”杜宇飞低声喃喃道。萧玉枫真的要和自己老爸兵戎相见吗?萧玉枫是年轻,这是他最大的资本。他的城府与手段在超过了他的实际年龄。五年前的他已经向所有人展示了他的睿智、预判、狡猾。以及不可一世的壮志豪情;他的手段千变万化、捉摸不定,往往问题在他的手里都会迎刃而解。在他的身有着朱元璋式凶狠,一个字-----杀;也有这福尔摩斯式的洞察力,你的一举一动,他都会倍下留心;还有真作为终结者的残忍以及救世主的及时雨。

  那时的杜国庆断言:这个孩子前途不可限量。他无论是作为一个企业家、络高手、间谍、黑帮大佬、杀手,他都会成为其的佼佼者。五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五年萧玉枫的身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是以何种身份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亦或是几种身份。这五年,这是萧玉枫成为现在萧玉枫的关键。
  可惜杜宇飞没有见到。他不能做出任何的预测,只能凭空想象。
  “飞儿,你不要每次说话都像挤牙膏一样,一次半句一次半句,还问半句追问我会怎样。你要真想知道我的态度,应该把你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杜国庆看得出来,那个人对杜宇飞真的很重要,杜宇飞也肯定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刚刚杜宇飞一直在追问,问自己会怎样做,是为得到自己态度后,再明确下一步的动向,再决定那个人是否需要留在海。
  “爸,我---------”杜宇飞有些苦涩。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才能给你答案。你总不能让我盲人摸象吧,我连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不知道,你让我的态度,知不是强人所难吗?”
  “好!”杜宇飞艰难的说出了这一个字。

  “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杜宇飞整理了一下思绪。
  “我和龙爷通了电话,他告诉我阿虎和宁浩被人打了,他想让我帮他解决这件事情。我知道罗猛不在他的身边,他又找不到大猫。如果他想找到那个人的话,完全可以自己出马,完全可以找其他人去做,或者找你也可以;没必要非要罗猛和大猫才能解决。”
  “可是他找到了我。我和他一直在顶牛,这些你也知道。我们之间的顶牛是互相不服气,他认为我乳臭未干,干不出大事业;我觉得他老态龙钟,没了前进的动力。未来是属于我们这群年轻人的,我们将会是这个时代的引领者,而龙叔觉得他还没有老,以他的实力,他还能够在这个互联的浪潮以之前的大砍大杀再干二十年。至于我们这群人,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没用。”
  “五年了,我已经成长了很多。不在你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