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1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钺,你对我的了解已经到了能轻易分辨我命令是真是假的地步了吗?”
  “不管真假,先生的意图我都会严格执行。”
  “那我刚才命令你去抓晁和昶的时候,你为什么一动不动?”

  “因为我知道那只是你在吓唬刘淑然,目的是恐吓威逼她今后好好奉养刘老先生,从这一点出发,我不动才是真正的听从你的指令。”
  萧晋哈哈一笑,伸手捏捏女孩儿冷漠的脸蛋儿:“说句不该说的话,我现在终于明白‘超级玩偶’为什么在卖的那么昂贵的同时还供不应求了,你们真是满足了男人在助手方面的所有幻想。
  忠诚,无畏,博学,执行力强,近乎全能,关键还这么漂亮,一个人就抵掉了聘请保镖、司机、手下和包养情人的所有费用,还完全没有后顾之忧,花再多的钱也千值万值啊!”
  小钺转脸看他:“可你一直在鼓励我拥有自我意识,还答应了小戟为她找回自由。”
  萧晋笑容一僵,挠挠头,自嘲说:“可能我比别的男人都傻吧!在我的眼里,人就是人,是人就应该有灵魂,母亲十月怀胎,数亿万分之一的概率才能产生一个灵魂,人为的将之抹去,是对天地、对自然、对人类最大的亵渎,身为一名医者,我决不允许自己对这样残酷的事情熟视无睹!”
  小钺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想微笑但忍住了。
  “知道我是怎么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了解你的吗?因为你的信任让你对我毫不设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在我面前剖析自己的频率远远大于在别的女人面前,可能连大夫人都不如我对你了解的透彻。这样不好,我终究是被训练调教出的商品,有出BUG的可能,请先生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荆修平身体状况其实不差,只是因为年轻时受过的那次致命伤严重损害了他的经脉,虽然被萧晋的爷爷萧泰修补了绝大部分,保住了性命,但就像摔碎的瓷器即便补好也不可能再恢复完整时的美丽一样,裂痕终究都会导致气血运行途中的遗漏和损失。

  如果他没有勤修武学练出一身雄厚真气的话,这个年纪肯定已经走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神仙难救。
  按理说,“阴阳灵枢针”本身是没有变化过的,年近二十三岁的萧晋不应该比当年救下荆修平时已经三十多岁的爷爷医术更强,但传承不仅仅是把好东西保留下来,更加宝贵的是,后人可以根据前人所总结出的经验,相对完善和容易的学习,使之发扬光大,这才是传承最大的意义所在。
  萧泰是“阴阳灵枢针”的第二代传人,且生于战乱年间,即便天纵奇才,也难免走了许多弯路,最后还是靠着云游四方才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打通所有症结,成就一代宗师的地位。因此,萧晋是幸运的,从他第一天被逼着背人体穴位的时候,所学习的就是一位宗师的毕生心血,典型的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当然,站得高能不能一定尿的远,还得看肾行不行,好在他的基础在爷爷的棍棒教育下夯实的挺劳,但饶是如此,一番施针下来,还是险些累到虚脱。
  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他才抹掉脸上的汗水,说:“荆老先生,您的伤势已经积弊多年,虽然有您的雄厚内息一直在温补着,但缺就是缺,怎样都不可能比得上‘整’。因此,请恕晚辈才疏学浅,无法一次让您脱离病痛,之后还得劳烦您再来回跑上几趟。”

  荆修平闭眼体会了一下真气运转,发现心脉处持续了几十年的微微顿滞现象已经大为改善,不由惊奇的赞叹道:“自我受伤以来,四十年都不曾体会过如此顺畅通达的感觉,萧晋,老头子不是跟你客气,但你绝对当得上‘先生’之名。”
  萧晋笑笑,接过小钺递来的杯子喝了口水,说:“幸不辱命,想来应该对得起老爷子的股份损失了。”
  “股份?什么股份?”刘青羊恰好在这时端着一碗参汤进来,好奇的问道。
  荆修平笑吟吟的不说话,萧晋只好半真半假的说:“弟子听说荆老是做大生意的,想入股跟着赚钱,所以就借着治病的事儿拿到了一个非常公道的价格。”

  刘青羊闻言眉头微蹙,肃然道:“臭小子,医者治病收钱,是为了有口饭吃,但救人却是本分,你怎么能拿这个要挟利益?心中可还有一点先贤圣言的位置?”
  萧晋乖乖地低头受教,荆修平却开口说:“木德兄,你这可就有点吹毛求疵了,常言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圣贤也没规定医者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就不能发财呀!我倒觉得,只要持心守正,就可以百无禁忌。”
  刘青羊斜眼瞅瞅他,问:“你卖给了我徒弟多少股份?”
  “一间场子的百分之三。”
  “才百分之三,你也好意思说出口?老子的徒弟可是在救你的老命啊!”老头儿顿时就瞪起眼,“不行!怎么着也得百分之五,价格还不能变。”
  正在喝参汤的萧晋闻言险些呛着。刘青羊以为他是花钱买股份,想帮他多要一点,可事实却是他白拿股份,百分之三已经不少,若是真要百分之五,那他费这么大劲给荆老头儿治病的情分可就没了。
  “师父,弟子知道您疼我,但荆老的生意有多大,您是知道的,弟子就算有心想多买,也买不起啊!”
  “一股多少钱?差多少?师父还有些积蓄,不够就先给你补上。”
  这话就忍不住让萧晋有些感动了,因为很明显,刘青羊是真的在把他当作至亲晚辈一样看待。一想到章文成和刘淑然干的那些肮脏事,他就一阵恼火,还不知道师父了解真相之后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哼!”这时,荆修平冷哼一声,傲然道:“木德兄,如果你想多买老子产业的股份,看在咱们几十年交情的份儿上,也不是不可以。现在我就跟你简单说一下我那个马上要开业的场子的情况吧!
  它是我开办的第五家赌场,也是在澳江的第二家,建筑面积十八万平方米,集五星级酒店、餐饮、购物和娱乐于一体,共有各式赌桌850张,老虎机4800台,预计年利润在六十亿到九十亿华币之间,目前总投资额已超过了十三亿美金。
  咱们是老熟人,我就不跟你算那些有形无形的人脉成本了,就按照底价十三亿美金算,百分之二是两千六百万美金,换算成华币大概一亿八千万的样子,只要你的拿得出来,我立马卖给你!”
  一番账算的刘青羊脸色铁青,他怎么都没想到老朋友做的生意有这么大,张了张嘴,就有些颓败的对萧晋说:“小子,师父这辈子一心都扑在了医术上,对做生意一窍不通,还是以前靠着你师姐夫经营医药公司才攒了点钱,现在你师姐和人家离了婚,公司股份也都做了交割,爷爷把大部分的钱都给了你师姐,目前银行里应该还有个五六百万,你看能用上不?”
  日期:2018-08-21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