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1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服,觉得老子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出身富贵还轻易获得了所有长老的青睐,凤凰男天生的自卑化为嫉妒,不敢明刀明枪的跟我对着干,只能像只肮脏的老鼠一样躲在后面忽悠仇恨我的晁玉山攻击玉颜金肌霜。可是,军方的雷霆手段和晁玉山之死却再次让你妄想破灭。
  歪路只要踏出一步,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你做贼心虚,不知道我有没有从晁玉山那里得知你就是幕后黑手的事实,所以今天下午才在医馆特意的等着我,想套我的话。
  当时我念着师父年事已高,不想他看到自己弟子相争的场面,于是便故意敲打了你几句,并明确表示只要你做出该有的态度,然后安安分分的,我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可惜啊!你再一次向我证明了‘人不能太宽容’这句话的正确性,小爷儿给了你悔过的机会,而你却拿它来杀我灭口。一步错,步步错,仅仅是因为一点小孩子要糖吃一般的嫉妒,你就生生将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落得个现在只能跑路的下场,最后竟然还打电话来企图通过我的惊讶来获得一点点的心理安慰。
  章文成啊章文成,你说你都已经可怜可悲到这种程度了,不赶紧灰溜溜的找个地方躲起来,还要自取其辱,极度自卑的同时竟然又极度自负,因为你这种low货而浪费这么多时间,小爷儿觉得很丢人啊!”
  一番长长的分析说完,轮到了章文成沉默,只是他的心情显然不如萧晋之前那么平静,这从听筒里传出的粗重呼吸声就能证明。
  “跑吧!章文成,有多远跑多远。”这时,萧晋悠哉悠哉的吐出一口烟,惬意的吹着夜晚的凉风说,“小爷儿的能量远超你的想象,要是被我给抓住了,你绝对会后悔没有立刻畏罪自杀的。所以,往境外跑,几年之内都不要再回来了。”
  “萧晋你别太猖狂!”章文成终于无法保持他一直以来的镇定风度,嘶声大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次是我低估了你,输得不冤,但你也别高兴太早,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会大摇大摆的回来,把你那颗骄傲的脑袋死死的踩进泥地里!”
  “那小弟就在这里祝师兄好运了。”
  说完,萧晋就挂掉电话,同时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闭上眼长长叹息一声,他疲惫的靠在椅背上对前面的小钺说:“我好像特别不适合做好人,因为每一次做好人都必然会得到相反的结果。翠翠、愔愔她们那样的好姑娘是这样,连章文成这样的渣滓也是这样,难道老子注定就只能当个坏蛋么?”
  小钺安静片刻,说:“懂你的人,不管你有多坏,依然懂你;不懂你的人,你就是再好,也是枉然。好?坏!都是先生!”
  一句“好坏都是先生”差点儿把萧晋的眼泪给说出来,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跟人工智能似的小钺竟然会这么懂他。
  人这一辈子,什么功名利禄、金钱权势,通通都是虚的,能活得不孤独,就已经不枉此生了。很明显,萧晋真的很幸运,但凡被他爱着的人都对他足够了解,他这一生都注定了不会孤独。

  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来到医馆,一进大门,迎面就遇到了刘淑然,萧晋眼神一寒,笑容满面的问:“师姐这么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儿呀?”
  阴谋败露于此人之手,情人也死于此人之手,在刘淑然的心里,萧晋简直就是她的生死仇敌,哪里会有什么好脸色看?
  “好狗不挡道,滚……”
  一个重重的耳光打断了她的话,也把她给打懵了,捂着脸好一会儿才嗓音尖利的叫到:“你……你敢打我?”
  “我不但敢打你,还敢杀你,包括你那个已经被晁家赶出来的宝贝儿子!”萧晋敛去笑容,声音冷如寒冰,冻的刘淑然心头一紧,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你这么急着出门,是要去找章文成吧?!”萧晋逼近她,直直的盯着她的双眼又道,“别费心了,我现在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就说明他的阴谋再一次失败了,这会儿说不定已经逃出了国境,姚虎臣父女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刘淑然,看在你是我师父唯一爱女的份儿上,小爷儿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乖乖当她的女儿,好好的孝顺他,别再挑战我的宽容极限,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在让你失去姘头之后,再失去儿子!
  现在,转身回去给我老老实实的等着开门坐诊,章文成不在,你必须负起维持医馆运营的责任,明白吗?”
  刘淑然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从一个人的身上体会到如此恐惧的感受,萧晋那双平日里或柔和或轻浮的眼睛,此时此刻就仿佛两块千年寒冰,只看一眼,便能从心底里感觉到彻骨的寒意,让她不敢升起哪怕一丝反抗的念头。

  慢慢地转过身,刚要抬起脚,母亲的身份总算是给了她几分勇气,回过头神色凄然的颤声说:“萧……小师弟,你是有大本事的人,晁玉山和章文成都栽到了你的手里,师姐就是个妇道人家,现在只剩下和昶这么一个儿子,你要心里有气,可以再打我几个耳光,求求你放过我儿子,他什么都不懂,对你不会产生任何威胁的。”
  萧晋闻言眯了眯眼:“刘淑然,你让我很失望,是不是要我真的杀了你的儿子,你才能想起你还有一个父亲?会养出你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女儿,是师父的疏忽,也是他的不幸。小钺!”
  说着,他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杀气,对一旁的小钺吩咐道:“找到晁和昶,装进麻袋沉入磐龙江!”
  “不要!”刘淑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抱住萧晋的腿哭着哀求道,“我错了!我该死!我不孝!求求你,小师弟,现在章文成已经跑了,若是和昶再有个三长两短,我爹他会承受不住的,不管怎样,那都是他的亲外孙呀!”
  “所以,你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吗?”
  “知道知道!”刘淑然点头如鸡吃米,郑重的举起三个手指说:“我发誓:从今往后,我一定尽足女儿的本分,好好孝顺奉养父亲,晨昏定省,绝不敢忘。如果食言,不得好死!”
  “你放心,”萧晋弯下腰,目光阴戾的看着她说,“如果你敢违誓的话,肯定死不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长寿,因为我要你余生的每一天都活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之中。比如每天当着你的面从你儿子身上割下一块肉,煎成三分熟,再喂你吃下去。他是你生的,最后再回到你的体内,一定会很开心的。”
  刘淑然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整个人抖如筛糠,呆若木鸡。每天看着宝贝儿子被割下一块肉,然后再自己吃掉,这样的场景她连想象都不敢想,她宁愿被上天用雷电劈成灰烬,也不要有那种经历。
  见这个愚蠢的女人快要被自己吓疯了,萧晋也懒得再跟她废话,冲小钺使了个眼神,便大踏步的朝后院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