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114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米奇奇喝了口酒笑着说:“咋了?这不挺好?”
  文小文说:“差不多就得了,对了,这个帅哥也单飞呢,你俩可以试试。”
  李沧海听文小文又瞎张罗,心中暗道这女人莫非是喝多了?
  米奇奇看了一眼李沧海,笑着对文小文说:“我自己的事还没想明白呢,别耽误了人家”,说完放下酒瓶转身要走。
  文小文见米奇奇要走,便喊道:“宝贝儿,唱个歌吧!”
  米奇奇便停住脚步,扭头问:“想听什么?”

  “该死的温柔吧。”
  米奇奇听文小文要听该死的温柔,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转身朝小舞台走去。
  李沧海听米奇奇唱的很是忧伤,可听那歌词却句句痛彻心扉,倒像是唱给自己听的,想起祁薇的离开,空留下美好的回忆却只能默默的怀念,可不就是这该死的温柔吗?
  李沧海本欲借酒浇愁,却落得酒入愁肠愁更愁,三小瓶啤酒下肚竟然有了朦胧的醉感,想起文小文说约个炮的事,便借着酒劲又来逗她。
  “哎,你不是说约个炮?我可是还等着呢。”
  文小文看着李沧海色迷迷的双眼,知道他是借酒放纵,便笑着回他说:“要约你别约我啊,你看看周围,要是有单身女人,特别是上了岁数的,多半是半夜睡不着觉,出来钓帅哥的。只要你想,绝对不会让你走空的。”
  李沧海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看着文小文,突然问道:“你原来是不是经常这么泡男人?”
  文小文见李沧海又把话题引到自己身心,便白了他一眼骂他烦人,却又笑着的提醒他:“不过你要注意,这里面有拉拉,你瞎泡的话白费功夫。”
  李沧海正喝着酒,听文小文说拉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便疑惑的问道:“啥意思?”
  文小文鄙夷的笑了笑说:“这都不知道?男人能喜欢男人,女人自然也可以喜欢女人了。”
  李沧海这才明白文小文的意思,差点没把酒喷出来,连忙问:“不会吧?”
  文小文便凑上前来,低声说:“其实奇奇也有点,不过应该不是纯粹的拉拉,她和男朋友分手后一直没有再找,也不知道是原来就有还是受了刺激变的,但是我肯定她有。”
  李沧海坏笑着问:“你怎么肯定,你上过她?”

  文小文,笑着说:“滚蛋,我又没工具,拿什么上?”说完又低声说:“不过我们亲过嘴,挺爽。”
  李沧海听出文小文故意逗自己,便说:“你没有我有啊,我自带工具等你干怎么样?不收费,哈哈!”
  文小文红着脸白了一眼李沧海说:“你去死吧。”
  看文小文推脱,李沧海反而来劲了,低声对文小文说:“我想在这干,就在这张桌子上,怎么样?”
  文小文知道李沧海借酒撒疯,可又担心他在外面真的闹起来不好收场,便叫过服务员要求换个小包厢,很快,服务员便帮俩人提着剩下的酒换到一个小包厢里。

  这个小包厢有点像火车的座椅,两边各有一个长条沙发,中间是一个很窄的小桌子,墙上挂着一幅不知名的油画,虽然一眼就看出是工业品,倒也给包厢增添了几分艺术气息。
  服务员把啤酒放到桌子上便出去了,而李沧海则拉着文小文坐到一侧沙发上。
  文小文见李沧海坐到身边,知道他要干什么,却不点破,只是依旧拿着瓶子喝酒,可心里,却期待着他能做点什么。
  李沧海和文小文的关系是不需要客气的,又喝了口酒便抱住了文小文,那手法,一看便知是个情场老手了。
  文小文今晚邀李沧海出来,虽然没明确的想着和他上床,可内心深处却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的,那种暧昧的期待弄的人心痒,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感,此刻见李沧海主动,文小文自然是乐见其成了。
  很快,俩人便拥吻在一起。
  米奇奇一曲终了却不见了文小文二人,以为俩人走了,问了问吧台的女孩才知道换了包厢,心中暗想:“这个家伙还说是哥们,哥们用得着去包厢?”便有心去逗逗文小文,谁知到了包厢推开门就看见文小文紧闭双眼歪在沙发上,李沧海趴在她胸前。
  此情此景,突然让她想到那句话,“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此时此刻,这个李沧海还真像一头拱白菜的猪呢。

  一想到这个,米奇奇便情不自禁的捂着嘴笑了起来。
  李沧海和文小文都喝了酒,玩的很是投入,丝毫没觉察到米奇奇的到来。
  米奇奇站在门口笑了一会儿,觉得进退两难,便笑着喊了句:“我靠,这就是哥们呀?”
  李沧海被米奇奇惊醒,吓了一跳,扭头见米奇奇正盯着自己看,便尴尬的笑了笑坐到对面沙发上,又拿起瓶子喝酒。
  文小文却是满不在乎,把衣服往下抻了抻,笑着骂道:“倒霉孩子,你瞎喊什么”,说完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米奇奇坐下。

  米奇奇便坐到文小文旁边,又开了瓶酒喝了起来,见桌上都是空酒瓶了,就又站起来到门口喊道:“再来一提啤酒,算我的”,说完便又一屁股坐到文小文旁边,只是步子不稳,一不小心便歪到了文小文身上。
  文小文索性在她的胸前摸了一把说:“不错,也挺又料嘛”,逗的米奇奇大骂她是女流氓。
  很快,吧台女孩就又提了一提啤酒过来,笑着叫了声米姐就出去了。
  米奇奇撞破了俩人的好事,也知道这个李沧海和文小文关系不一般,说话就随意了许多,她喝了几口酒笑着对文小文说:“姐你不讲究,点了个破歌搞的我伤心欲绝了,结果你俩跑着来逍遥快活。”
  文小文便抱住米奇奇的肩膀说:“你有啥好伤心的,来,跟姐姐走一个”,说完便拿着酒瓶等着和她碰杯。
  米奇奇倒也大气,拿起酒瓶,二话不说和文小文碰了一下便一饮而尽了。
  李沧海看着两个女人大口喝酒,大声骂娘,心中暗想,这两个人倒也般配,怪不得能成为好姐妹。
  喝完了,文小文大喊痛快,便又去开酒,李沧海见两个女人喝的高兴,自己插不上嘴,被酒精麻丨醉丨的竟然有了点睡意,便靠在沙发上打起瞌睡来,等醒来时,却见到文小文和米奇奇抱着吻在一起了。
  李沧海看她俩吻的投入,不忍打断,便继续靠着沙发欣赏起来。不知道为何,他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很别扭,可今天看着文小文和米奇奇两个女人在一起,却很是兴奋,那画面很是唯美,仿佛比男女之情还要惹人怜爱。李沧海呆呆的看着俩人忘情的热吻,暗自感叹这个文小文也是个奇葩了,在外面男女通吃,家里竟然还能风平浪静,这样的女人恐怕也是世间少有吧。
  文小文发现了李沧海看着自己,却并没有停下来,一边继续吻着,一边偷偷的抬起腿了把那高跟鞋伸到李沧海腿上。
  李沧海便在桌子底下帮她脱掉了高跟,放到一边,文小文便更加大胆的用脚在摩擦着,很快便感觉到了他的回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