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60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时间是有限的,世界的工作时做不完的,世界的折腾是无穷无尽的,你要是把你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折腾,那你输了;折腾是避免不了的,但是是可以解决的,解决的办法是很多的,你要采取最简单的办法。谁挡你,你杀谁。不是死几个人吗,地球不会不转,当你真正做到最顶端的时候,没人会去深究在你爬来之前到底杀了多少人,他们只会狂热的崇拜你。”

  萧玉枫露出了冷笑。
  这个冷笑在毛健的眼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那么的毛骨悚然,像是恐怖片里恶鬼见到活人之后的笑容。
  毛健的后背一股冷风吹过。
  萧玉枫,终于动手了。
  一道寒光。
  那个男人的面前时萧玉枫那张没有任何表情,毫无生气的脸,萧玉枫深不见底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萧玉枫的右手出现了一把匕首,架到男人的脖子,男人的脖子已经被匕首划破。但是萧玉枫没有收手的意思,右手的力气还在不断增加,划破皮肉的刀锋还在不断向脖子深处移动。
  “你别无选择。”萧玉枫的嘴巴里蹦出了这几个字。
  男人此时真正感觉到死神的来临,面前的这个俊俏少年,不再俊俏,而是死亡的代名词;他不是小鲜肉,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他是一个死神,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脖子的疼痛告诉他,若是他不答应,伤口外的刀会划破他的动脉,划断他的气管,最终成为一具尸体。
  “好,我答应。”男人用颤抖的声音告诉萧玉枫。
  “你不用说给我听,你应该告诉他们。”萧玉枫看向了毛健的一家人。
  他们正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一幕,之前萧玉枫的出场更加的戏剧化。
  “我拿了这五百万,我们两家之间的没有任何瓜葛了。”男人胆怯的看向萧玉枫,看一看萧玉枫是否满意。

  “你说什么?难道这样算了,我们的孩子都被打成这样了,让他家里拿出五百万还便宜他了,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他的女人在喋喋不休。
  男人心里一阵操蛋。
  为什么他找了一个这么傻的女人,现在的局势她竟然还没看出来,她还以为自己能够掌控全场为所欲为?现在局势的掌控权在这个男孩的手里,他的话才是最有分量的。甚至是自己的生死权,也掌握在他的手里。
  萧玉枫再次露出了微笑。
  男人心里开始恐惧,刚刚他露出微笑的时候,让自己感受到了死神的气息,那么这一次他又露出微笑,又会是怎样的呢?
  之歌潇洒的转身。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

  女人长大了嘴巴,眼睛瞪大着不敢眨眼。
  在离她的眼球不到一毫米的距离,蝴匕首的刀剑泛着光芒。
  如果女人眨眼的话,刀尖肯定会划伤眼皮。
  “这是理由。”萧玉枫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任何情感波动,语气依旧是刚来时说的那一句“且慢”。
  “这是为什么,我要不顾一切的维护萧玉枫的名誉。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全家的救命恩人,他的出现,让我的父母没有给人跪下,让我的家庭不再受到侮辱。”毛健终于稳定了情绪,语气如同之前那样的阳刚,不可抗拒。
  松远没有说话,他明白了,他理解毛健的所作所为;同时,他不由得对萧玉枫钦佩起来,钦佩他的气魄,钦佩他的眼光,钦佩他做事的雷厉风行。松远看不透萧玉枫,以前他只是听说过萧玉枫有多么的厉害,有多么的让人肃然起敬,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松远对萧玉枫的这些传说,还是抱有半信半疑的态度。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这样完美的人,不是通常意义的完美,而是相于所有人来说,萧玉枫符合绝大部分女性对于配偶的要求,符合绝大部分人对于英雄的理解。
  但是今天他改变了这种看法,萧玉枫,不仅仅只是一个人。
  他代表了他们这些小人物对于救世主的理解,代表着所有幻想着一夜成功的人对于未来的期望。
  我来的时候是国王,走的时候是传。
  毛健看向街道对面,透过玻璃窗,那个俊俏少年已经变成了俊俏男人,虽然她长大了,他还是像之前有魅力,无论是怎么样的女人,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和他熟识、谈笑风生。
  我不希望你像之前那样无情,你不声不响的走了,我们这些男人可以视而不见,对于你的不辞而别给予最大的宽容。你的女人们可不会向我们这样有大气度u,她们的奢求很简单, 是希望你能每天陪在她们身边;你走了,她们会耿耿于怀,你的离开伤透了她们的心,哪怕你说一句没有办法再相爱了那也可以啊,你一句话不说走了,她们怎么办?
  你并不无情,爱情来得时候你会万分激动,只是外在的环境让你的心无能为力。
  但愿你不会辜负这两个女人的一片真心。

  “大哥,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松远看到毛健脸色不再那么难看,应该从悲伤走了出来,“我们真的要答应龙爷吗?打伤宁浩的人应该是萧玉枫了,我们真的要对他动手?”
  松远现在再来看龙爷给他们的任务,这是一个烫手山芋。一旦其他人知道了自己要对付的人是萧玉枫,谁都会觉得棘手,萧玉枫这个名字,是瘟疫般存在,谁和这个男人扯关系,无穷无尽的麻烦要找门来。
  萧玉枫对毛健那么重要,值得毛健品尚一切去维护他,自己再去下手毛健要怎么做人?之前的萧玉枫让人心惊胆战,过了五年,萧玉枫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谁都不知道,从郭才刚才的描述,萧玉枫只会描述更加残暴。他虽然不轻易露出自己的獠牙,可是一旦被激怒,萧玉枫一定会撕碎对手。对战神一般的萧玉枫,松远的心里没有底,他被人称作青帮的双王,实力真的没的说,那么对萧玉枫呢?松远知道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他虽然打架,但是不杀人。松远不是一个暴君,杀人不会给他带来快感,反而会给自己惹一身骚;他不惹事但是不怕事,只是每一天都有麻烦接踵而至,像自己的影子,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萧玉枫是一个猛人。好狠人。萧玉枫一出手是杀人的招数,松远不会,他会害怕,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手终结,负罪感会让松远抬不起头来。
  萧玉枫杀人像吃饭睡觉一样简单,再稀松平常不过。
  “我们的戏,还要继续演下去。”
  “什么意思,大哥,我不懂。”
  “你刚才看到和萧玉枫一块吃饭的那两个女人了吗?”
  “恩。”
  “那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松远摇了摇头,这两个女人难道还是什么大人物吗?
  “那两个女人来头大着呢。和萧玉枫一块进去的那一个,是我们的死对头,海市丨警丨察总局的副局长---苏晴晴,她的另一个身份是苏家的大小姐;另外一个,李曦,L公司的总裁。”毛健轻描淡写的说。
  这一段轻描淡写的话在毛健的嘴里说出来,在松远的心里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以为这两个女人只是拜金女,为了萧玉枫的钱而来,现在看来,自己想的是大错特错。
  “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