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59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永远不对或忘记他们让我的父母跪下是脸露出的得意的表情;我发誓,我要变强,我要我的父母不再受到欺负。客可是想的再好也不现实的残酷,我的父母要为我跪下,老子要为儿子跪下,我这当儿子的是有多失败。”
  毛健低头苦笑。
  “我现在才发现,曾经的我,多少小弟簇拥着,那时候想一想,那是多么的幼稚。无论我有多么辉煌,多么让人羡慕我能挥一挥手能招拢一片小弟,可是有用吗,他们能代替我的父母经受这些苦难吗?我开始钦佩萧玉枫,虽然他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也不会做,可是仍然没有人敢惹他,他要什么,会有什么,所有经过他身边的学生,都会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他。算出了什么问题,他也能很好的解决,对于他来说,用钱解决的事情,不叫事情。可是我不是萧玉枫,我没有他那么大的能力,我只能默默承受着别人强加给我的羞辱。”

  “我知道这一跪,会让我的父亲丢掉它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尊严,在他的朋友圈里,他再也不会抬起头来。那一个子女在这个时候都不希望自己的父母跪下,即使我要去坐牢,我也愿意,他也不能跪下。但是他是一个父亲,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自己的儿子平安无事,丢掉自己的尊严又算什么呢?”
  松远在无声的流泪。
  毛健的故事让他很触痛,自己的兄弟在之前会经历这样的痛苦,自己的爸妈也经历了这样的痛苦,做儿子的,应该让自己的父母整天高高兴兴的,不让他们伤心。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可是毛健不是天降大任者,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想要平静的过自己日子,走这一条路,身不由己。
  萧玉枫的选择也是身不由己,他不这样做,要被淘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萧玉枫不去杀了别人,别人会找门来。萧玉枫有错吗,没有错,其他人有错吗,也没有错,世界是这样,在两方都没有错的前提下,让最强大的那一个留下,写在历史书,弱小的那一个淘汰,湮没在历史长河。
  “我做什么都显得没有用,连祈祷也显得傻乎乎的。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迹能够发生呢,算有的话,要发生也早该发生了,不会等到现在了。”

  “我的父母背对着我,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很伤心,我没有做好一个儿子,全部都是我的错。”
  “我不敢看他们跪下的那一刹那。”
  松远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自己的父母要给人家下跪了,哪一个儿女听到或者是看到,都不会无动于衷吧。
  毛健的父母在一片不甘,在对方的一片讥笑嘲讽,缓缓弯曲自己的膝盖。
  “且慢!”

  一个俊俏的少年不紧不慢的向这边走来。
  毛健认得他。
  即使毛健只从远处见过儿没能面对面交流,他也能从少年的气质认出来。
  这个少年在他的学校独一无二,总是活在聚光灯下,接受众人的仰慕;,毛健做梦都想成为他那样的人,不用每天让人指指点点,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反而得到众人的称赞,活的有意义、有尊严。
  “你是什么人?”
  “你不是想要五百万吗,我给你。”她看了一眼手表,“两个小时之内,我会把钱拿回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俊俏少年走了,没有滞留,没有停顿,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迹真的发生了。毛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为什么没有那么快的让迹发生,原来是让着一个场景变得更加戏剧化,在不断的紧张情绪到达顶点,最后迹出现,解救自己在最危险难的时刻。
  毛健真的做梦也没有想到,迹会发生,而且这个迹的缔造者是他。
  萧玉枫。

  毛健对于萧玉枫,是一个崇拜者,但不是狂热的崇拜者;毛健很佩服萧玉枫取得的成,在毛健的眼里,萧玉枫是一个完美的人,自己没有一技之长,将来要混社会,在社会这个大熔炉里熔炼,至于是百炼成钢还是化为废铁水i,要看自己的造化了。
  萧玉枫不会这样的,在所有老师的学生的眼里,萧玉枫是一个学神,一个百科全书,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对于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萧玉枫会在一夜之间弄懂,会在短时间里成为这方面的大神。对于地方的企业家来说,萧玉枫将会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商界新星,在未来的日子里,萧玉枫在商界去的的成将会超过所有人,将会享誉世界。
  即使萧玉枫真的选择的混社会,那么他也不会是一个小混混,从一开始他会是一方霸主,一个后起之秀,拥有着出生牛犊不畏虎的气势不断的吞并各方势力;刚开始的时候,没人会注意他,一个小孩子而已,乳臭未干,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一个不留意,他的刀锋会划过你的脖子,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萧玉枫是不怕任何人的,他的无所畏惧不是年轻的鲁莽,不是头脑发热,他很自信,这种自信心是建立在对于自己的敌人足够了解和自身足够强大的前提下。

  毛健的父亲苦笑着,天果然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
  他很想知道,那个少年到底是谁。
  一个多小时后,萧玉枫回来了。
  他一手提着一个大旅行包。
  “咚”“咚”。
  两个大包一前一后扔到了地板。
  “这里是五百万,拿着钱,给我滚!”萧玉枫的脸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一个死人一般,只有眼睛不断的眨。在他的身迸发出一股死亡的气息,这种气息将这里的空气完全挤了出去,一时间,这里开始变得压抑,死寂,让人感到呼吸困难。
  “你是谁,你让我走,我走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萧玉枫脸还是没有表情,连看都没看一眼。
  这个人永远是那么神秘,让人琢磨不透;他可以在全校的表彰大会发言,接受众人的仰慕和膜拜,为后来的人提供了奋斗的方向;他也可以在市井之间,在深巷子里,持刀血战,宛如战神降临。
  现在的萧玉枫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不要以为这个男人没有感情的波动,恰恰脸没有表情的变化,才能反映出他内心是怎样的惊涛骇浪,每一次眨眼,都预示着一个人的死亡,现在他还没有动手的意思,在接下来的某一瞬间,某一个所有人神经都放松的时刻,某一个所有人都认为这一件事情要过去的时刻,是萧玉枫出手发的最佳时机。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将血流成河,必将一将功成万骨枯。
  毛健根本不相信萧玉枫会顺着对方的意思来,会把自己的名字和来意说出来。那是一般想装B的人说的话,让后再和对方拼后台,在不断的反转暴露出最后的底牌,让对方下跪求饶,让自己人惊叹不已,最后在发表一些大道理,完活收工。
  那是其他人,那不是萧玉枫。
  他不想跟你浪费任何时间,按照他的说法,你的时间不值钱,我的时间,价值千金。
  他会采取最简单的办法处理任何事情。
  你不服,好,萧玉枫会用暴力让你服。
  你想要拼后台,好,萧玉枫会在你还没偶遇拨出电话之前把你杀了。
  最简单的办法是杀人,最有效的办法也是杀人,最有威慑力的办法还是杀人。
  毛健曾经问过萧玉枫,为什么要这样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