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58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宿命的轮回,不是萧玉枫想改变能改变的;从他一出生,注定了要在一片血雨腥风度过;现在的一切都还只是小打小闹,接下来,萧玉枫会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残酷。
  “五年前的那一个冬天,我听说了萧玉枫的故事,平时见到,也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对我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一个市级三好学生怎么能跟一个小混混扯关系呢。”
  “我带领着一帮小弟和另外一个学校的人对峙了。本来我们的关系开始转好,谁也不想打架,打架要受伤,谁也不想承担伤人的责任。我们两个老大小心翼翼的,生怕手底下的小弟脑子发热;虽然我们很小心,但是还是出事了;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两边一拥而。在混战,我把对面的老大打成了重伤。”
  “没办法,既然打了人,要承担责任。对面老大的家里还有点势力,想要走法律途径,直接把我弄死。我吓坏了,一以为这一辈子完了,我要去坐牢了。”松远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的大哥还有这样一段往事,他从未听毛健说过。
  “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我的母亲。在得知我出事之后那种万念俱灰的眼神。”说到此处,毛健的眼眶红了,低着头,流下了两行泪水。
  只有自己的亲人,才会让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流泪。
  松远能想象出来,毛健当时那种走投无路时的情况,也能深切体会到毛健当时的痛苦,有什么人能一个孤儿经历的痛苦多呢?松远听到这里,心惊胆战,这才是毛健心最柔然的地方。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平时的毛健有多么凶狠,多么阴险毒辣,松远一清二楚,他以为毛健是一个铁人,没有心,没有肝,没有感情;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大哥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只有他的家人,才能让他流露出真性情。
  “后来我的家人托了很多关系,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去跟人家求情,希望能够放过我。但是可能吗,我把人打成了那个样子,谁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地。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怎样的低声下气的求人,我的父亲整天的奔波,几乎没有合过眼,头的黑发因为整日的操劳白了一片,而我,只能惶惶不可终日,什么都帮不。”
  毛健的脸挂着两条泪痕,沙哑着声音,无神的目光看向桌子底下。
  松远的双拳紧握,下牙齿紧紧咬着。
  “最后人家答应了,同意私底下解决。”

  松远的拳头舒展开,长长吐了一口气。
  只要是私了,意味着还有解决的办法,还有机会,还有转机。
  难道事情会这么简单的解决吗?不会的,松远虽然很想让自己相信这件事情到这里已经结束了,毛健将会回到之前的生活;他内心的生意告诉他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你太小看人心了,人心的狠毒将会超出你的想象。
  “他们要五百万。才会放过我。”即使过了五年,毛健再回想起这一句话,仍然觉得脊背发凉。那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毛健到现在还能清楚的想起,母亲的痛苦,无助;父亲的颓唐,绝望;还有自己内心的自责。
  松远紧皱着眉毛,张大嘴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刚刚他觉得对方选择了私了,还有回旋的余地。
  但是毛健的话让他的幻想破灭。
  未等松远的内心平复,毛健继续说。

  “五百万,这五百万放到现在也是一笔不小得数目。我的家庭已经将所有的钱都花光了,为了求情,为了让他们放过我。”毛健开始冷笑着,这冷笑让松远毛骨悚然,“人家给了我一条活路,看我选不选了。对啊,这看起来,他们是在松口,是在妥协。可是他们知道么,这五百万,对我们来说,又从哪里筹齐呢?他们真是选了一个好方法,明面给足了面子,给了我们家活路,看我们家能不能把握住了;这不是把我往绝路逼吗?”毛健泪流满面。

  “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我家已经没有钱了,怎么可能拿出五百万,他们不是想让我死吗,不想让我他的儿子更惨吗?要是他们想这样,直说成了,为什么要为难我的父母,为什么要我的父母经历从绝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轮回,这样能让他们的满足吗?”
  毛健吼了起来。
  松远可以想象出来,当听到这条消息的时刻,毛健是多么的气愤和无助。
  “好一出周郎妙计安天下,既显得他们有魄力,有宽大的胸怀,又能逼我到绝路;多好的一种方法。”毛健冷笑着,犹如一只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哀嚎着。

  松远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毛健会把自己撕碎。
  毛健为什么能从一个小混混迅速成长为一方霸主?为什么能在青帮两派的斗争游刃有余?毛健永远是温和的,脸总是挂着开怀的笑容,头脑清醒,思维清晰。龙叔视他为左膀右臂,杜宇飞把他看做人生导师。为什么?不是看了毛健身的能力和处惊不变的大心脏。
  现在的毛健彻底迷失了了自我,迷失在一片悲痛的气氛当,松远永远不能体会到毛健当时的愤懑,如果可以,他一定会拿刀看似对方。他们可以尽情的羞辱我,但是我的父母绝对不可以被羞辱。
  “我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无能,无能到用拳头解决问题,无能到让情绪支配自己的头脑,我很后悔,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为什么让我的父母对我失望,为什么让我的家庭因为我儿蒙羞。”
  松远明白了,为什么毛健会时时刻刻保持冷静、保持理性,不是他有天分,有这方面 的能力,天生具有领导气质;而是血淋淋的教训,他要永远保持冷静。
  “我们家自然拿不出来。我的父亲想尽了办法,求遍了所有能求的人,也没能凑够这五百万。于是对方带着坐在轮椅的儿子找门来。我们没有钱给他,他们开始羞辱我的父母,我的父母默默承受着,一个劲儿的说好话,求他们宽限几日,一定凑齐给他们。他们既不缺这五百万,这五百万是一个借口,一个来羞辱我们家的借口。我的父亲怎么会不知道,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呢?堂堂一个七尺男儿,不去顶天立地的干一番事业,反而在这里低声下气的求人。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啊!”

  “因为我的父亲知道,如果他不这样做,他的儿子这辈子算完了。”
  松远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撑着头,泪水肆意流下。
  “我的父母的泪水,最终也没有融化对方的铁石心肠。这还不够,远远不够。这帮混蛋竟然要求的我的父母跪下,给他们的坐在轮椅的儿子跪下!”
  松远紧握着双拳咯咯作响,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浸出鲜血。
  他无数次的到毛健的家里去做客,毛健的父母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对他好,松远是一个孤儿,他从小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在毛健的家里,他感受到了父母的爱。松远也顺理成章的喊爸妈。他没有想到,他的爸妈曾经被人如此欺凌。熊熊怒火在心燃烧,烧灼他的内心,他想现在去找那一帮畜生把他们宰了,为自己的爸妈报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