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1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摆了摆手,他那个亲信立刻就跑了出去。
  萧晋笑笑:“也行,今天已经很晚了,爷儿就不为难你了,明天记得把过户手续送到素问医馆。”
  姚虎臣的心就像是在被刀割一样,重重点头:“一定。”
  那亲信的动作很快,只用了几分钟,就将一辆流光溢彩的银灰色轿车开到了别墅台阶下,顺带着还将备用钥匙一并交给了小钺。
  看看旁边停的那辆挂黄牌的迈巴赫,再看看已经属于自己的劳斯莱斯,萧晋的嘴巴就歪了:“你妹的,原以为是幻影,感情只是最便宜的古斯特啊!跟荆老先生这辆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荆修平呵呵一笑:“那要不我把我的车也送给你?”
  “别,您敢送,我可不敢要。”萧晋说着,主动上前殷勤的拉开古斯特的马车式后门,对老头儿道:“老爷子,上来吧,有话咱们路上再聊。”

  荆修平眉头一挑,眼中就流露出赞赏的神色,弯腰上了车。待小钺将车驶出姚家别墅院门,老头儿才幽幽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萧晋淡淡一笑,将抱在怀里的木盒子递过去:“今儿晚上晚辈落了您这么大的一个面子,要是您扭头就走,那晚辈就只能拜托师父上门说项道歉了,好在您明事理,心胸之阔也不是晚辈这种小年轻可以想象的。既然您赏脸跟晚辈一起离开,那自然是给了晚辈一个向您赔罪的绝佳台阶,晚辈要是不赶紧抓住机会,岂不是太蠢了么?”
  荆修平闻言一愣,继而哈哈大笑。笑完拍拍他的肩膀说:“木德兄确实收了个好徒弟啊!也幸好关门弟子是你,否则的话,章文成怕是要成为他晚年的一大遗憾喽!酒你自己留着吧,老头子喝不惯洋人的酸汤水。”
  老头儿特意跟萧晋一起走,当然是有话要说,不过却不是他所说的那样要给他台阶,相反却是想缓和一下彼此之前在姚家所导致的紧张关系。
  而他之所以抢先一步表示歉意,就是要免去老头的尴尬,帮他把长辈的面子留住,表明事情就限定在姚虎臣的别墅里,对事不对人,出了大门,就什么都没发生,他依然还是那个素问医馆里恭敬有礼的晚辈。
  “不出意外的话,章文成应该是已经跑路了,像他那种善于在幕后搞阴谋的聪明人,一定不会轻易冒险。”萧晋说,“所以,关于今晚的事情,晚辈想请老先生暂时先瞒住我师父,我会找合适的机会跟他老人家说的。”
  荆修平连连点头,赞赏道:“够狠够毒,又有情有义,老头子现在真的很好奇,到底是怎样出色的家庭教育才能够培养出像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来呢?”
  萧晋一脸苦笑:“家祖是‘棍棒出孝子’的忠实拥趸和严格实践者,所以答案很简单,打就行了。”
  “那就是天赋问题喽?也对,大家族教育虽然各不一样,但也殊途同归,再精英的手段也有败类出现,人和人不一样,天赋这种东西,求是求不来的。”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痛处,荆修平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接着神色一整,又沉声问道:“小子,你跟老头子说实话,今晚这件事,真的完全翻篇儿了吗?”
  想了想,萧晋道:“您要是单指这件事,它确实翻篇儿了,可若指的是姚氏父女,跟您说实话,有您赌场的股份打底,晚辈保证不会再找他们的麻烦,可晚辈会死死的盯住他们。从今往后,要是他们安分守己自然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但凡再发生一次像今晚这种随意残害无辜的情况,那他们就等着告别人生吧!”
  荆修平表情转冷:“这么说,你是在耍着老头子玩儿喽?”

  萧晋目光毫不躲闪的与他对视:“晚辈是贪,但从来都只贪该贪之人,必须有的原则绝不会丢。您要是不满意,尽可以收回之前在姚家许诺过的话,不算您食言。”
  荆修平静静的望了他好一会儿,忽然呵呵一笑,说:“随便你,老头子只是欠姚虎臣父亲人情,今晚用股份救下他已经还清了,他往后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把荆修平送回他在浩州的祖宅,萧晋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市局,向本地警方领导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当然,他没有提及章文成或者姚虎臣的名字,只说当时情况危急,在确定对方是要赶尽杀绝之后就采取了反击措施,对于幕后指使一概不知。
  浩州市局的领导也不是傻子,姚虎臣能从他们这里获取信息,他们也能从姚虎臣那儿知道想知道的一切,既然身为国安的萧晋都明确表示要轻轻揭过了,他们自然不会不依不饶的非要弄个清楚明白,事情真闹大了,上面过问起来,没一个人的屁股是干净的,谁都跑不了。
  于是,一场死亡人数达两位数的案子,在天还没亮之前就被定性为犯罪团伙斗殴事件,草草结案。
  办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在回酒店的路上,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了正在打盹的萧晋。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号码,他精神一震,几乎瞬间就猜到了是谁,接通后便直接笑着道:“尊敬的章师兄,这么晚还没休息吗?”
  听筒里传出章文成那标志性的温和声音:“害的小师弟这个时间还在外来回奔波,师兄心有愧疚,哪里睡得着?”
  萧晋眼中冷芒闪烁:“既然大家都没睡,那不如找个地方一起喝几杯,师兄说今晚请我喝酒的事情,可还没有兑现呢!”
  “实在抱歉!师兄时间有点紧,这顿酒还是等将来哪天重逢时再喝吧!”
  “这么晚了,师兄还有什么急事,可有师弟能效劳的地方吗?”

  “哈哈哈!师弟不用客气,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师兄铭记在心,终生不敢或忘。”
  萧晋蹙眉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而电话那边的章文成却没有挂断,就那么无声的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萧晋皱紧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微笑着问:“师兄是不是在等我问一句‘为什么’?”
  “难道你不想知道吗?”
  “不是不想,而是猜也能猜得到。你我前日无怨近日无仇,突然这样,无非就是嫉妒罢了。”
  萧晋摁下车窗,点燃一支烟幽幽地说,“在我出现之前,你是师父最小的徒弟,也是他老人家唯一留在身边的弟子,但与此同时,他对你的要求也最严格,哪怕你自认已经尽得他老人家的真传,他也不允许你出师,甚至不许你单独坐诊。
  你心中对师父的不满早已蓄积多年,这从年初杏林山长老选举考核那天你对沈阿姨所说的那番道貌岸然的话上就可见一斑。不过,你是个聪明人,所以心里很清楚,师父越是对你要求严格,就说明他越是看重你,打算着将来退休之后让你继承他‘天下第一针’之名的,为了这份名利,你还能忍。
  然而,老天有眼,让我走进了素问医馆,不但一举拿下了长老之位成为师父的关门弟子,还提出了改良‘五运六气针’的可行性办法,这瞬间就击碎了你所有的等待与幻想,有老子在,‘天下第一针’的名头就不可能落在你的身上。
  日期:2018-08-20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