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扭曲的暗影》
第333节

作者: 夜东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正桥站了起来,对着李长峰问道,“那你有关于妈妈的美好记忆吗?”
  “有,我记得他照顾我,小鸟那些小鸟撞到了窗户,受了点伤,他就会照顾好她。”李长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脸都发红,更不要提眼睛了,眼神当中更是湿润了一片。
  “他对小鸟特别好。”李长峰最后又补了一句。
  “那从这个时候开始体育运动变成你生活当中重要的一部分了吗?”宋正桥对着李长峰问道。
  “是的,他们对于我父亲来说很重要,能让她开心,我想这么做。”

  “你为什么想让她开心?”
  “那样的话他就会爱我。”
  “你爱你的爸爸妈妈吗?”
  “爱。”
  “但是在4月30号,你是不是和你的弟弟杀了你的父母?”
  “是的。”
  “好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宋正桥就回到了座位上坐好,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奇怪,当然我除外,这是我和宋正桥之前商议好的事情,这个故事最后要让弟弟来讲,因为弟弟的被性侵的时间稍长一些,一直持续到了案发之前。
  这也是让他们两个人作案的真正的目的和动机。
  而很快,李长峰就被带去了,李玉堂则是坐在了证人席之上,这回就该我发问了。
  我对着李玉堂问道,“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你和你的哥哥最后受伤了你的父母?”
  “我,我告诉……”

  李玉堂就说了几个字,而她的双唇也是一片的潮红,包括脸上都是如此,一个稍微有一些生活经验的人都能看得出来,李玉堂之前哭过,而且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对,每一次的呼吸幅度都很大,包括他在反复地挺直自己的腰板等一系列的动作。
  “你告诉了什么?”我有点紧张的对着李玉堂问道,因为他必须现在鼓起勇气,说出他自己的故事。
  李玉堂的嘴唇开始哆嗦了起来,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只不过说那句话的时候,声音的颤抖,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心疼。
  “我告诉了我的哥哥。”他长出了一口气。

  “是你告诉了你的哥哥发生了一些事吗?”
  “我爸爸……”
  “我爸爸……”
  李玉堂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没有任何一个多余的字说出来。

  我内心有些着急,于是就对着法官说道,“法官,我能不能申请问一个引导问题?”
  关于引导问题的这个定义还是之前宋正桥告诉我,他说不行的话就要问出了,这样的问题,不一定不要让法官发现,我现在也不知道我能否触犯这个规则线,所以我就提前对着法官问。
  但是没有想到发过去拒绝了我的,看了一眼李玉堂之后,对着我说道,“不行,他现在正在尝试着回答问题,不需要引导提问。”
  我双眼紧紧的盯着李玉堂,对着他问道,“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你现在?”
  李玉堂深吸了一口口水之后说道,“是,我能回答。”
  “那好,你告诉了李长峰什么?”
  “哪个……我父亲一直在侵犯我。”
  在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李玉堂便长出了一口气,就好像所有的压力都释放出来了一样。
  我把眼神向着李玉堂看过去,对着他说道,“好的,你是一个好男孩,很有勇气。”
  “我提出联名询问。”宋正桥站了起来,对着法官说。
  法官对着宋正桥点了点头,“可以提出联名询问。”

  于是宋正桥看了李长峰和李玉堂他们两个人一眼,就在法警的带领之下,他们两个人坐到了法庭的证人席之上。
  看到他们两个人做好了之后,宋正桥开始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你的父亲是否和你们曾经谈过男人之间的那种行为?”
  宋正桥对着李长峰问道。
  “是的,从我六岁开始,在运动练习结束之后。”
  “他是怎么说的呢?”宋正桥对着李玉堂问。
  “我依稀记得他说的是,自古以来,男人们准备上战场,或者去比赛的男人们会发生行为,已形成一个强大的联盟,希腊人,罗马人,日本的武士他们都会这么做。”

  “那李玉堂,你呢?”我对着李玉堂问道。
  “他会抚摸我的腿,他问我喜不喜欢和他在一起,在一起的特别时间?”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宋正桥对着李玉堂问道。
  “我只能点头,他开始摸我,一开始只是腿和臀部。”
  “ 然后有什么过格的事情了?”
  “然后他开始抚摸我的那个地方,她让我也对她做出同样的事情。”
  “那在这个期间,他的反应是什么样的呢?”

  “刚开始他很好,他,他从未如此关心过我,我很喜欢,我希望他爱我。”
  宋正桥想了想之后,对着他问道,“你刚刚所说的是最开始,那他然后变了么?”
  “是的,她然后对我的态度就变得恶劣了,我记得是在我七岁的时候,他对我说过,如果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他就会杀了我。”
  宋正桥对着我点了点头,这是我们之前所商议好的事情,按照计划一直在想着前面走着,我走了上去,在边上一旁的展示板上面粘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而这些照片可以通过投影仪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到。
  那正是我们发现在遗物当中的那些照片。
  我就对着李玉堂问道,“你们是否认识照片当中的那些孩子?”
  “其中一个就是我,另外一个是我的大哥。”
  情绪一向很好的李长峰,在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脸部都一下一下在抽,显然是有点儿情绪过激。
  估计谁身上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情绪过激吧。
  “那这个是什么时候拍的呢?”宋正桥对着李长峰问道。
  “大概是我弟弟八岁时候,那天是我弟弟的生日,爸爸拍我们弯腰等动作的照片。”

  “那他还对你们做其他事情了吗?”
  我对着他问道。
  他点了点头,“他得寸进尺,在我七岁的时候,他让我跪下,然后用嘴帮她按摩。”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然后继续说道,“他让我们做一些我们叫做物体环节的事情,她会把牙刷塞到我的臀部里面,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李长峰的表情是一阵的抽搐。”
  说的时候还保持着正常,但是提起这事情,肯定对于他来说是铭心刻骨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多年之后的今天,如此的难过了。
  “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有别的事情对你和你的弟弟做的吗?”我对着李长峰继续问道。
  “他还会用一些别的东西。”
  “用什么?”我连忙对着李长峰询问,如果这一些事情他都说出来,而且也得到大家的认可的话,那么就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