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85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便把鞭子扔到一旁,抱起沈睿一把扔到床上,见她床头比上次来又多挂了两个手铐,便把她的手按到上面拷了起来。
  被拷上双手的沈睿变得更加的放肆起来,扭动着身体魅惑的看着李沧海。
  李沧海想到沈睿平日里也应该是个端庄优雅受人尊重的女人,尤其是在单位大小也是个领导,此刻却如此状态,简直判若两人,那巨大的对比和反差却真真切切的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又怎么能不令人兴奋。
  李沧海见床头还放着黑色的丝袜,便拿过来蒙住了沈睿的双眼,又在脑后系的结结实实的,免得她挣脱。

  沈睿显然没想到李沧海会这样做,开始还扭动头部挣扎,嘴里连说,不要、不要,怎奈为时已晚,实在挣脱不开,便无奈的接受了,只是身体的扭动却更加剧烈了。
  李沧海弄好这一切,便正式进入了主题,虽然仅有个把小时,却令沈睿终生难忘。
  完事后,李沧海帮沈睿解开手铐,一边帮她揉弄着手腕上的勒痕一边说:“刚才喷了,是不是很爽?”
  沈睿疑惑的问:“是吗?”
  李沧海见她不信,便指着床单笑着说:“你自己看吧。”
  沈睿有些不好意思,便又扎到李沧海怀里不说话,只是手上却没闲着。

  李沧海被她弄得兴起,便又想再战,只是湿漉漉的床单有些烦人,便拉着她到窗前。
  这个窗户是半圆形的,内部有一个半米多高的窗台,上面被沈睿铺了毯子,想必是平时可以坐在这里晒晒太阳。
  俩人激战正酣,李沧海便一把拉开了窗帘,沈睿被他吓了一跳,但是身体却紧张而兴奋起来。
  李沧海看着对面的别墅在这个位置也有一个窗户,窗台上正坐着一个长发女人,靠着墙壁在玩手机。李沧海便问沈睿,看见对面的女人了吗?你认识她吗?

  沈睿一边哼哼一边说:“看到了,不认识。”
  “想象一下她是你的同事,或者是你的下属,就坐在对面,一扭头就可以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是什么样子?”
  “不好,太羞耻了。”
  李沧海便弯腰托起她的头说:“睁开眼看着她,告诉我你下属里有没有年轻漂亮的女同事?叫什么?”

  “有,叫小周。”
  “叫什么名字?说全了!”
  沈睿被他弄得没了理智,便把平日里和自己关系很好的下属周颖说了出来。
  李沧海听了周颖这个名字,便说:“好啊,对面那就是周颖,她一扭头就能看到她的领导趴在窗台上被人干,而且干的那么爽,她知不知道你这样?你想不想让她看到你被干?”
  沈睿虽然嘴里说“不知道,不想,”可身体却异常兴奋。俩人便在幻想中结束了战斗。
  李沧海转身去卫生间冲洗,沈睿则拉上窗帘,瘫软在窗台上休息,过了会,李沧海冲洗完出来,见沈睿依然躺在窗台上休息,便过来抚摸着她的头说:“累了?”
  沈睿看着李沧海温柔的笑了,说:“累,快被你弄死了。”
  “累了就去床上躺会吧,我今天还得回去,就不陪你了。”
  沈睿依依不舍的抱住李沧海的腰,把脸贴到他裸露的肚皮上说:“太晚了吧?要不你明天再走吧?”
  “明天一早还要开会,明天走太匆忙了。”
  沈睿看了一眼李沧海,说:“你也累了吧,要不我找个人送你?”
  李沧海笑着捏了捏沈睿的脸说:“傻了吧?还是小心点吧,放心吧,我没事。”

  李沧海说完便转身去穿衣服,刚穿到一半,却被沈睿从后面抱住了,低声说:“要不你到这边来工作吧?我来安排。”
  李沧海笑了笑,没有说话。
  沈睿便有些着急的说:“要不你别工作了,我每年给你三四十万都没问题的。”
  李沧海便转过身来看着沈睿,笑了笑,依旧是没说话,继续穿着衣服,穿好衣服,又抱了抱沈睿,低声地说:“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沈睿便光着身子一直送她下楼到门口。
  李沧海刚要开门,沈睿再一次紧紧抱住李沧海,低声说:“沧海,刚才的话你别介意,我就是太舍不得你了。”
  李沧海抚摸着沈睿光洁的后背,低声说:“没事,放心吧,我会尽量多找机会陪你的,”说完又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

  沈睿这才轻轻的松开李沧海,闪到门后帮他打开了门。
  周一的会议很是平淡,临近年底,工厂的工人已经放假回家了,行政楼里虽然有人上班,却早就没了工作的心思。
  温晓明也意识到大家人在曹营心在汉,便直接在会上定了,从腊月二十五放假,过了初十再上班。
  只是没等到放假,李沧海便听到了陈璐辞职的消息,消息是白雅荷告诉李沧海的,奇怪的是,李沧海除了一点惋惜外,仿佛没有特别的感受,那种痛苦远不及祁薇不辞而别所带来的震撼力。

  李沧海便安慰自己,或许自己确实是不爱陈璐的,这样一来,倒是对彼此的解脱了,只是有些后悔当时不该一时冲动,可惜事到如今,想什么都晚了。
  其实陈璐找白雅荷辞职时,白雅荷曾经劝过她:“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为什么不主动争取一下呢?”
  陈璐却觉得这么多年自己的意思都很明了,李沧海却一直没有明确求婚,加上近来感觉他和其他女人有交往,便越发的没了信心,既然如此,还不如放手,假如李沧海真的心里有自己,暂时的消失,也许能唤起他对自己的珍惜,如果真的没有自己,也就解脱了。
  白雅荷听陈璐说的那几次经历,心里暗自感叹,李沧海的女人又岂止你感受到的那几次?只是现实就是这么可笑,李沧海经历那么多女人都没有暴露,却因为几次看似误会的鸡毛蒜皮闹得陈璐要分手,不得不说现实就是这么滑稽,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现实,而你没看到的现实,却异常残酷。
  白雅荷无奈的叹着气,又继续劝慰陈璐。
  “你呀,别那么傻,男人本就是喜新厌旧的,况且你已经感觉到李沧海身边有别的女人,此时离开,岂不是成全了别人?就算是他身边没有别人,人走茶凉的道理你不懂?他就算一时念着你的好,还能念你几天?”
  陈璐无奈的摇了摇头,略显沧桑的说:“交往了这么久,我怎么越来越感觉他不懂女人了呢?”

  白雅荷对李沧海的了解远比陈璐深刻,听她说李沧海不了解女人,便脱口而出:“是不懂女人还是不懂你这个女人,”说完便又后悔了,怕陈璐多心,好在陈璐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纠结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白雅荷话里的深意,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气氛便沉默下来。
  白雅荷还想劝陈璐再考虑一下,哪怕反过来向李沧海求婚也未尝不可。
  只是陈璐一门心思要辞职,根本听不进白雅荷的劝。
  白雅荷见她去意已绝,也就不再多说,虽然答应她替她保密,却还是忍不住跟李沧海说了,她本意是希望李沧海能挽留陈璐,在她看来,陈璐的离开,不仅对李沧海是损失,对研发中心同样是损失,只是她没想到李沧海听了这个消息,竟然没有任何表示,她内心里对李沧海的绝情有些失望,却越发的琢磨不透这个男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