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35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是数据!”萧鹰心的郁闷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神采奕奕,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明白了,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七号毒药的数据只有几个人见过,而且只有我才有完整的数据,所以我才能利用这些数据计算出符合市场需求的剂量。其他人没有这些数据,他们有没有办法进行测量,只能采用最为原始的办法------将一小部分投入市场,用来测试人群对于七号毒药的反应和兴趣,从而进行计算下一步投入多少进入市场才能够获取最大了利益。这是一个好办法,虽然很原始,但是很有效。”萧鹰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一种兴奋地颤抖,成功的颤抖。

  答案出来了,萧鹰高兴了。切拉维也很高兴,她不为出来答案而高兴,她为萧鹰高兴而高兴。
  萧鹰在那里仰天大笑。
  我们常常困惑于自己为什么生,为什么死。这些问题的答案,谁也不能回答,连自己也不能给出一个满意大答案。我们有时会恐惧死亡的来临,这种恐惧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们是后悔自己这一生连一丝一毫都没留下,在自己之后的人,怎样才知道我在这个世界来过?
  我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在生前我们幻想自己会怎样出人头地,怎么受人膜拜,怎么样辉煌的度过一生,当这一切都化为泡影事,我们的内心又怎么能狗不恐惧?
  要想在这一生不留下遗憾有些不可能,我们能做的只是减少自己在临死之际那些长吁短叹而,为了让自已少留下些遗憾,现在我们要趁着年富力强,改变世界,正如乔布斯对可口可乐总裁斯卡利说的那样:“你是想一辈子卖糖水,还是跟我一起去改变世界?”人生人生,不仅仅是生下来,活下去,活的怎么样才是人生的真谛,也是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最好的答案,只有活的好,才对得起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来到这个世界;拿破仑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而我要说:不想改变世界的人,不配来到这个世界。

  每个人都是传,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部历史,只不过这部历史的书写者,是自己罢了。
  萧鹰的传由萧鹰来缔造。
  “亲爱的,我要怎么做?”切拉维知道萧鹰下一步肯定要制定一个计划,但是她不知道她在这一个计划里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想一想,”萧鹰抬着头,思考着:“你这么做,你去跟他们说,把我们刚才的谈话告诉他们,然后 让他们去查,去查谁到底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谁把七号毒药流出去了,一定要查出来,即使查不出来,那把所有可能的地方来一个大清洗,我相信,一定能找出来的。我在海帮着这帮丨警丨察查,七号毒药能这么轻易地来到海,一定有人在帮着那个幕后主使,无论他是谁, 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萧鹰此时变得非常可怕,眼睛里似乎有一团黑气在不断的绕,连他露出的微笑也显得那么冰冷,死寂。切拉维看了,心里也是凉凉的,这种眼神她是见过的,曾经萧鹰有过今天这样的眼神,然后死了很多人,那么今天萧鹰又露出了这样的眼神,那么海要变天了。

  告别了切拉维后,萧鹰躺在沙发享受着片刻的惬意。
  曾经的萧鹰,每天都在忙碌,休息对他来说像是一种奢望,他不能像普通人那样每天吃完饭后,舒服的躺在床或者是沙发,静静的看着报纸,或者是和自己的爱人相拥,在耳边说几句动人的情话,这种生活,在普通人看来,是很普通的,似乎是想放弃能放弃的;可是萧鹰做梦都想要这样,现实每每却抽他一个耳光,想什么呢!
  萧鹰选择了这条路,要把它走完。可这条路,不是萧鹰选择的,萧鹰从来不想做这些东西的,即使是继承他老爸的衣钵也行啊,总做这些强吧。萧鹰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过。
  生活像是被**,如果不能反抗,那去享受。这条至理名言不知道被多少人拿来自我安慰和教训别人,它虽然难听,可是道理是杠杠的。萧鹰听到这句话蛋疼,谁说的这一句话啊,萧鹰想杀了这个人,什么不能反抗去享受,萧鹰的工作那是被**吗?如果是被一个美女**还不亏,甚至有些赚了,可是一个相貌其丑无的人**了你呢?萧鹰是属于这种情况,想想觉得恶心。
  萧鹰也是很无奈,但是生活还要继续,毕竟还要活下去么。既然生活给我下了一个这么大的绊子,那我一定要还回来,苍天不饶我,那我逆天而行!
  所以萧鹰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从洛杉矶出来,先到了伦敦玩了一会儿,又去了巴黎,在那里转了一转,还去了凯瑟琳的老家,见识了她家乡的风土人情;除此之外,在北非的撒哈拉,抓过响尾蛇,骑过骆驼远途旅行;在东和当地的武装分子打了一仗,然后又去了莫斯科,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见识到了战斗民族的恐怖,然后,来到了海。

  萧鹰在这趟旅途,见识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有痛苦,有欢乐,还有刻骨铭心的教训;在这么唱的时间里,萧鹰忘记了自己是谁,到底为什么来到这里,唯一知道的,是他是一个游客,一个要游览尽人间悲欢离合的游子,一个孤独的在天地间寻找自己的浪子,一个出现在每一个大型晚会的绅士。
  但是到了海,一切都变了。萧鹰本以为自己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是他没有。命运的诅咒一只笼罩在他的头,所有的一切,在之前萧鹰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回到海,为了接五年前从海离开的断层。
  萧鹰不止一次的想过,到底是什么在操纵他的命运。
  或许,只有萧鹰在这里走完五年前没有走完的路答案才能得出来。

  “先生,我能问一下,我的名字的来历,是因为切拉维小姐吗?”切瑞是计算机不假,但是她是人工智能,拥有自己的思维。
  “对,是的。我把你创造出来的时候,会像很多发明家一样,面对着自己的作品,怎样命名才能让自己的发明能够夺人眼球,所以我选择了切拉维的简称---切瑞来命名你,你的声音和形象都是我根据切瑞来设计的。”萧鹰对切瑞对自己的名字好显得很自然,既然切瑞被创造出来,那么该有人的思维,一个人对自己的名字有疑问显得很自然了。
  “谢谢你,先生!”
  萧鹰笑了,“我很高兴,你能把我当做你的朋友。”
  “先生,您永远是我的朋友,我永远对您忠心。我也很感谢您能把我当做朋友,而不是一台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
  萧鹰低着头,没有说话。
  在海市的某栋别墅里,一个男子穿着睡衣在大厅里跟人打着电话。那个男子我们也认识-----杜宇飞。
  “什么事,说。”杜宇飞带着些许倦意。

  “少爷,今天我手底下的宁浩和阿虎被人打了,对面出手还挺重。”电话那头是一道沙哑的声音。
  “谁打的?查出来了没有?”杜宇飞脸一股不耐烦,但是还不得不听他说完。
  “不知道,但是听宁浩说长得挺秀气的一个男人,他身边还跟着两个漂亮的女人。那个人出手极重,几乎手手都想把人打残废。”
  “啊?还有这样的人?”杜宇飞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但是他还不确定。

  “听宁浩的描述,那个人穿的很好,但是背后没什么势力,是有俩钱,对人的口气还挺大,出手又快又狠,宁浩带了二十几号人,全都打倒了,有的人直接被废掉了,甚至有些人差点对了性命。”
  “这不是宁浩招惹的人吧?”杜宇飞冷笑道,他的心里已经可已确定那个人是谁了,但是他知道那个人不会无缘无故会打人的,所以这次冲突的发生,肯定是自己这方面出了问题。
  “杜少爷,的确不是宁浩,是阿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