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73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一直认为一个有生活质量的女人一定会善待自己的脚,所以他观察女人时一定会注意她穿什么样的鞋子,从而看到她是什么样的生活态度和生存状态,虽然未必全对,却也差不多少。
  李沧海在三楼转了转,看上了一双红色细高跟的小靴子,便打电话问索菲娅脚的尺码。
  索菲娅莫名其妙的问:“干什么?”

  李沧海也不回答,就问多大号。
  索菲娅一头雾水的告诉了他尺码。李沧海付了钱就提着鞋和茶叶出来了。
  李沧海刚到商场门口,却见陈璐走过来,便喊她。
  陈璐听见李沧海叫自己,颇有些尴尬,却还是站住了,却没说话。
  李沧海笑着说:“你这丫头,没时间陪我吃饭,倒有时间逛商场。”
  陈璐笑了笑,叫了句李哥就没了下文。
  李沧海亮了亮手中的茶叶说:“买点礼品去看一个朋友。”
  陈璐看了看茶叶盒,又瞟了一眼李沧海另一个手里提的女鞋的袋子,眼神却更加的冷漠了,陈璐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那你忙吧,我先走了,”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进了商场。
  李沧海一路上都在想陈璐为什么对自己疏远了,又想刚才她看到自己给索菲娅买的鞋子会不会误解,由此便想到莫非她发现了自己和别的女人的关系了?如果陈璐真的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恐怕俩人的关系也有画上了句号了,这个丫头可没有文小文和索菲娅那么开放的思想,真的发现,恐怕对她的伤害就无法弥补了,只是自己名义上和陈璐谈恋爱,却控制不住自己和别的女人保持着暧昧的关系,显然对不住陈璐的单纯,可试问自己有勇气为了陈璐断了和其她女人的关系吗?恐怕没有,那是不是自己不够爱她呢?想了一圈,结果又回到爱情上了,想到文小文说的,爱情和婚姻是两码事,那单考虑婚姻,陈璐会是一个最佳的结婚对象吗?

  李沧海一直到温东明家所在的别墅区也没想出个结果,到了大门口,保安见他开了辆十几万的速腾,连杆都没抬,李沧海坐在里面按了按喇叭,保安才拉开窗户喊道:“外来车辆,禁止入内。”
  李沧海虽然气,却也没办法,只好把车停到路边,到了门口,依然是不让进,需要登记,登记完又打电话给业主核实,好在温东明在家,这才进得门来,李沧海提着茶叶心想,我倒是想来看你,可你住的跟监狱似的,我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来的啊。
  温东明家的别墅李沧海是来过的,要比沈睿那一套大得多,小城市的房价本来就比省会低,加上温东明自己做生意,财力自然要比沈睿强大的多,像他这样的经济实力,本可以轻轻松松的走投资移民出去的,况且儿孙都已经在国外了,可老两口故土难离,温晓明也只好回来接班,不过李沧海总是感觉温晓明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他接班也只是权宜之计,说不定哪一天温东明想开了也就走了,说的再远点,有一天老两口不在了,温晓明也很可能会走的,如果那样,这个公司还有这一班人马的命运,就又不好说了。

  温东明见李沧海来看自己很是高兴,张罗着让老伴儿准备晚饭,又打电话让温晓明回来一起吃饭。
  李沧海笑着问:“晓明总没和您二老一起住?”
  温东明笑着说:“一起住,只是他工作忙,经常不回来。”
  温东明老婆是一个白白净净的老太太,一边往桌子上摆水果一边说:“孩子大了,管也管不住,他在外面忙,你们也多帮帮他。”
  温东明白了一眼老伴,笑着说:“瞧你说的的,好像沧海是老头子一样,他还没晓明大呢。”
  温太太看了看李沧海说:“是吗?那这孩子长的可够稳当的。”
  温东明和李沧海听了都忍不住笑了,温东明笑着说:“你呀,这么多年还是不会说话,你去厨房看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我带沧海去看看喝什么酒”,说完便站起身来往外走。
  李沧海也起来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笑着说:“老板,我开车了,就别喝酒了吧。”

  温东明也不回头,说:“开车怕什么,让司机送你回去就是了”,一边说一边往后走,到了后门边的一个小门前站定,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钥匙打开门便走了进去,李沧海也跟着进来,这才发现下面是宽敞的地下室。
  地下室是里外间,外间中间地上堆满了成箱的酒,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都赫然在目,两边放着两排巨大的酒柜,酒柜里也摆放了各种酒,酒瓶奇形怪状的,看样子都是限量版的,再往里是一个厚重的木门,推开后又是半人多高的台阶,下到里面才看见一排排的红酒柜,地下室内打扫的都很干净,但是横卧的酒瓶上依稀可以看到淡淡的灰尘,让人想到它们在这里已沉睡多年了。
  李沧海早被这一切惊呆了,他没想到温东明会这么喜欢藏酒,更是没想到在他别墅下面竟然还藏了这样一个小规模的酒窖,不禁感叹有钱人真好。像温东明这样的人在中国恐怕算不上真正的有钱人了,他尚且如此,那些亿万富翁又会如何呢?恐怕人家生活的奢华程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了。
  温东明站在过道里有些得意说:“这些是我半辈子的收藏了,最初就是放在地下室,后来买了这套房子,就花钱扩建了地下室,做成了这个酒窖,不过有些虽然看似年份长,却没有得到很好的保存,实在可惜了,你看看,想喝什么酒尽管说。”
  李沧海吐了吐舌头:“老板,这酒有的恐怕比我年龄都大,我怕喝了折寿啊。”
  温东明哈哈哈的笑着说:“你小子”,说完又轻轻的用手拂去一瓶酒上的微尘,露出瓶上的标签仔细的看着。
  李沧海看出温东明的爱恋,更加的不忍去和他分享他最心爱的东西,便说:“老板,红的不过瘾,还是整点白的得了。”
  温东明欣喜的看着李沧海说:“哦?看不出,你小子还挺喜欢白酒。”
  李沧海笑了笑,说:“还是白酒过瘾。”

  温东明笑了笑说:“到底是年轻人,那走,我们拿白酒去。”
  李沧海主动拿了一瓶放了五年的茅台,便扶着温东明上来了,到了餐厅,保姆和温家老太太已经把饭菜摆上桌。
  温老太太又说:“晓明刚才来电话说有事,不回来了。”
  李沧海见温东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却很快又恢复了微笑的神态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今天我跟沧海分一瓶,正好。”
  李沧海陪着温东明整整喝了一瓶茅台,虽然以前也喝过茅台,但是在温东明家喝的却颇有回味,一入口,那股酱香的味道便充斥了整个口腔,把酒浆吞下去后,口腔里依然残存着浓郁的香味,那股香气仿佛有着很强的穿透力,瞬间把大脑的七窍全都打通了,仿佛连呼吸都从鼻息里挥发出酒香来。
  李沧海放下酒杯,笑着说:“您这果然有好东西呀,看来以后我得常来。”
  温东明正要夹菜吃,听李沧海这么说,便用筷子点着李沧海说:“你小子,也是无利不起早?哈哈。”
  李沧海也看着温东明笑,说:“哪能呢”,说完拿起酒瓶给温东明倒酒。
  温东明接着说:“傻小子,你现在喝的,在那个酒窖里只能算是最普通的酒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