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1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电话里跟你说的什么,还记得吗?”萧晋冷冷的回应,“现在已经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可我依然还没有看到章文成的影子。”
  对呀!那姓章的不是跟女儿在一起么?为什么女儿回来了,他却不在?
  姚虎臣这才反应过来,慌忙看向门口那两个带回女儿的手下,就见其中一人惶恐道:“虎爷,我们见到小姐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发现章文成,已经安排人去找了。”
  姚虎臣神色一凛,又看向女儿,姚丽欣却把脸转向一旁,一语不发。他咬了咬牙,只能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欣欣,萧先生出身国安,位高权重,今天这件事是章文成引起的,如果他不出现,那我们姚家就会万劫不复,就算你不在乎我的死活,也多想想自己好吗?”
  姚丽欣咬着嘴唇沉默片刻,忽然抬头怒视萧晋:“国安怎么了?国安就可以为所欲为,草菅人命吗?文成是你的师兄,平日里对你百般照顾,你对他毫无尊敬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在师父面前诋毁他的名誉,企图夺取本属于他的素问医馆,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欣欣!”听着女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姚虎臣急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想要捂住女儿的嘴,可眼前那把寒光闪闪的刀却让他不敢有丝毫妄动,只能用哀求的目光望向萧晋:“萧先生,我女儿就是一个蠢货,她什么都不懂,求求您,千万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啊!”
  萧晋却根本不理他,起身来到姚丽欣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这些都是章文成告诉你的?”
  “对!”姚丽欣仿佛已经破罐子破摔了,梗着脖子大声道,“你也不用费劲污蔑他骗我,姑奶奶有脑子,这些话我可都是找素问医馆刘老的亲生女儿求证过的,句句属实!”
  萧晋笑了起来,点头说:“你确实有脑子,但很可惜,你的脑子不是用来思考的。姚丽欣,原本我对你被那样一个垃圾利用还有些同情,现在看来,你分明是咎由自取,臭鱼找烂虾,活该走到这一步。”
  “人蠢不可怕,蠢而不自知也不可怕,但若是还自作聪明,那就是找死了。”说着,萧晋转过身,又寒声命令道:“小钺,砍掉她一只脚,给她长点记性。”
  “萧先生!”姚虎臣闻言,顾不上杵在眼前的长刀,一把扑在女儿身上,牢牢地护住,“萧先生我求求您,要砍就砍我的脚吧!放过我女儿,她今年才二十五岁,人生刚刚开始,求您了!”
  “你滚开,我用不着你保护!”姚丽欣再次用力的推开父亲,像是疯了一样的大叫道:“姓萧的,被姑奶奶说到了痛处是不是?还国安,我呸!华夏就是因为有太多像你这种只会拿着权力欺压良善的官员,才会变成如今这副乌烟瘴气的样子。你不是要砍我的脚吗?有种亲自来砍,让一个小姑娘替你动手,你不觉得很丢你们帽子上那个国徽的脸吗?”
  萧晋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用如此大义凛然的态度臭骂,更加荒谬的是,他从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在别人眼里会成为“主流官员”,还他娘的根本无力反驳。
  当反派打恶人的感觉很爽,可反派扮的太像,被自以为正义的蠢货指责时,感觉可就一点都不爽了。萧晋的脸皮没有“主流官员”们那么厚,动手不是,不动手也不是,一时间倒左右为难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姚虎臣的手下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虎爷,荆老先生到了。”
  姚虎臣大喜,爬起来激动道:“快!快请进来!”
  听到“荆老先生”这四个字,萧晋的眉毛就高高挑起,心说不会这么巧吧?!那荆老头儿到底什么来头?年轻那会儿能被爷爷救下还可以说是运气,可跟杏林山乾长老称兄道弟,一身真气雄浑,还能让浩州江湖大佬当作救兵对待,就不单单是“运气”二字能够解释得了了。
  “虎臣,大半夜的这么着急忙慌的把我叫来,在浩州的地界上,还有你惹不起的人?”人未到,声先至,不大,却浑厚如钟,震得人心不由为之一颤,显然是特意用内息发出来的,也就是古武界常见的“先声夺人”。
  “荆叔!”门口老人的身影刚刚出现,姚虎臣就冲过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求荆叔救命啊!”
  门口的老头儿自然就是荆修平,只见他花白的眉毛蹙起,低头看看姚虎臣,抬头再往大厅里一瞅,顿时便呆住,惊讶道:“萧晋?”
  看在师父的面子上,萧晋规规矩矩的弯了下腰,但口气却远比下午在医馆时生硬疏远的多:“荆老先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都说人老成精,荆修平要是看不出萧晋不悦的态度,六十多年就算是白活了。心思一转,他的脸上就多了几分愠怒,抬脚将姚虎臣踹翻在地,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萧先生是素问医馆刘老的高足,姚虎臣,你可别说你已经胆大包天到了什么人都敢动的地步!”

  刚刚听荆修平喊出了萧晋的名字,姚虎臣就有点傻,此时再看老头儿的态度,心就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沉。完蛋了,救命稻草竟然跟姓萧的认识,而且看上去好像还很尊敬的样子,明显自己所拥有的情分根本不足以让局势反转呀!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看来,如今也只有实话实说,求个公平对待了。
  瞬间打定主意,姚虎臣爬起来重新跪好,态度懊悔且诚恳无比地说道:“荆叔,是我错了,我财迷心窍,受章文成那个王八蛋的蛊惑,冒犯了萧先生。虎臣不敢奢望谅解,认打认罚,只恳求荆叔帮我说几句话,请萧先生放欣欣一条生路。”
  接着,他就将今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然后低头跪在那里,等着荆修平做出决定。
  荆修平听完眉毛都快拧成麻花了,问萧晋道:“你和文成那孩子以前有过什么过节吗?”
  萧晋摇头:“应该没有,但前段时间网上针对晚辈‘玉颜金肌霜’的谣言风波就是他一手策划的,所以,晚辈现在也很想知道自己跟他到底有过什么仇怨。”

  “你放屁!”姚丽欣大骂道,“文成只是一个医生,一个月的薪水也就几万块而已,有什么能力去策划那么大的一场舆论风波?荆爷爷,你别听他颠倒黑白,他要抢应该文成继承的素问医馆和刘老的‘五运六气针’,准备加害文成,我们只不过是先下手为强罢了!”
  一听这话,荆修平就叹了口气,满是怜悯的望着她说:“孩子,虽然爷爷还不知道萧晋和章文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爷爷可以确定,你们都被他给骗了啊!”
  姚丽欣呆住,心中渐渐升起一股冷彻入骨的恐惧,颤声道:“爷爷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荆修平走过去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顶,说:“爷爷我和刘老是多年的至交好友,我很了解他,在医术传承方面,他从没有过丝毫藏私的想法,对于什么‘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之类的话更是嗤之以鼻。事实上,他的每一个徒弟都学到了‘五运六气针’的全部针法,根本不存在谁和谁抢的问题。
  日期:2018-08-19 0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