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75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背莫名的有一股寒意袭来,这种感觉非常熟悉,每次教官躲在暗处盯着他,准备打黑棍的时候,他就会有这种惊悸的感觉。乔克倏地瞪大眼睛,猛的拔出自卫手枪就地一滚,原本趴着面朝前方的改为仰躺着面朝后方,手枪顺着目光指了过去……
  黑暗中传来撬开啤酒瓶盖的“噗噗”声,膛焰在几米外爆出,尽管非常微弱,但他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这点微弱的火光令他肝胆俱裂————
  袭击者!
  袭击者居然摸到了他们身后!
  特穆尔布下的诡雷没有起任何作用!

  正在与连长通话的特穆尔也在瞬间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杀气,闪电般转身,拔出手枪,扣动板机,他分心与上级通话,发现敌情自然比特穆尔慢了半拍,动作却比乔克还要快,老兵就是老兵,新兵蛋子不经历二三十场血战,永远没有办法与他们抗衡!但是袭击者并非等闲之辈,一团漆黑中,他竟然准确的判断出哪个是老兵,哪个是新兵,哪个强一点,哪个弱一点,第一发子丨弹丨就是射向特穆尔!

  几米外射来的子丨弹丨!
  面对这种距离极近的、快如闪电的袭击,就连老练的特穆尔也无能为力,这发子丨弹丨击中他的下巴,将下颔骨击得粉碎,然后绞烂了气管和食道,撞断了颈椎,强大的冲击力撞向特穆尔身体向后一仰,枪口往上一抬,两发子丨弹丨一发打到了天空,另一发斜斜擦过袭击者的肩膀,犁出一道血槽。袭击者显然不会将这点小伤放在眼里,一枪放倒了特穆尔之后,枪口偏转,照着乔克就是一枪,动作快得无法形容————反正这两位相隔也就一米多一点,打起来太方便了。正好,乔克也朝他开火了,而且连开三枪,可惜有两枪没有打中,第三枪击中袭击者头部,发出“当”一声,一个圆滚滚的东东向后飞了出去————把袭击者的凯芙拉防弹头盔给打掉了!而袭击者在头盔被打飞前朝乔克开了两枪,也有一枪打空了,另一枪击中了乔克持枪的手,削掉了三根手指,手枪自然拿不稳了。

  十指连心,三根手指被一枪打断,乔克可谓痛彻骨髓,发出一声受伤野兽般的狂吼,就地一滚滚出单兵坑,躲过随之而来的那两发子丨弹丨,拔出战术刀猎豹似的扑上去,刷刷刷一连几刀,刺向袭击者的要害!袭击者挨了那一枪,虽说头盔挡住了致命的子丨弹丨,可是巨大的冲击力仍然撞得他眼冒金星,射击失了准头,两枪打空,被乔克扑到面前来,只能扔掉手枪闪避,动作稍慢,胸口便挨了一刀。只是乔克完全感觉不到利刃入肉的穿刺感,该死的,这家伙穿着防弹衣!这一刀没能要对手的命,就轮到他倒霉了,那个眼前金星还没有完全消散的家伙飞起一脚,正中乔克受伤的手,痛得乔克身体微一哆嗦,发出一声狂叫,刺向对手咽喉的那一刀自然落空了。还没有从剧痛中恢复过来,他的胸部、腹部连挨两拳,接着被重重的顶了一膝,撞得他几乎闭了气,向后直飞出去,摔回单兵坑里,溅起一片泥水。袭击者如影随形,乔克刚摔进单兵坑里,他便扑过来重重的压到了乔克身上,膝盖顶住了乔克的腰眼。乔克奋力向后击中一肘,打中了,但是没有用,有厚厚的防弹衣在,这种攻击顶多只能给袭击者挠痒痒。而袭击者狠命一掌斩在他的左肩,发出喀嚓一声脆响,左臂给生生打折了!乔克痛得闷哼出声,受伤右手也狠命的往后撞去。对手没有理会,手一绕,一根细细的丝线套住了他的脖子,只一勒,便深深的勒入肉中,鲜血直流!

  是勒喉丝!凯芙拉勒喉丝!
  凯芙拉材料制成的勒喉丝一大特色就是柔韧,只比头发丝粗的那么一根,却可以承受极强的拉力,怎么拉都拉不断,一旦被它勒住,再怎么训练有素的士兵也很难挣脱了。最可怕的是,勒喉丝最常见的用法并不是把人活活勒死,而是把人的脑袋生生切下来!
  那个死死压制住乔克的家伙显然非常擅长使用这种武器,只听到他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双手交叉一叫劲,乔克的头颅便掉了下来,鲜血直直喷出几米远!
  转瞬之间干掉了两名狙击手,那名强悍的战士连气都不喘,就趴在无头死尸旁,将乔克的狙击步枪捡起来架在尸体上,瞄准了四百米外的战场。与此同时,他的身后悄无声息的冒出了一个幽灵,一支SVD狙击步枪在夜色中暴露出狰狞的一角。

  那边,萧剑扬已经打光了子丨弹丨,一名卢旺达士兵冲到了他的面前。他发出一声嘶哑的怒吼,咔一声上好刺刀,拼尽全力就是一个突刺!这名卢旺达士兵显然没有接受过拼刺刀训练,惊慌失措,毫无招架之力,被他一刺刀刺穿腹部,刺入肾脏,吭都没吭一声便倒在地上,伤口处鲜血狂喷。
  一只大手箍住陈静的脖子将她往后拖,侧面的敌人已经冲上来并且绕到陈静背后了。萧剑扬拔出别在大腿上的战术刀奋力掷出去,冰冷的刀锋擦过陈静的脸颊刺入这名卢旺达士兵的喉结,他登时便瘫倒在地。陈静把手枪对准他疯狂扣动板机,然而却一发子丨弹丨都打不出来————没子丨弹丨了,一发都没有了。
  嘭!
  由于分心去救陈静,萧剑扬胸部被重重的撞了一枪托,他分明听到胸骨开裂的声响,撞得真够重的。但他也没让那家伙好过,拧腰,刺刀探出轻轻一拨,将那名卢旺达士兵照着他的头砸下来的枪托拨开,然后突刺,刺刀齐柄捅入这家伙的左胸,鲜血顺着血槽狂喷而出,心脏长右边这种奇迹并没有出现在这名士兵身上,他被刺刀贯穿心室,生命只能用秒来计算了。
  冲上来的卢旺达士兵都红了眼,也不开枪,纷纷拔出刺刀装上,有十几个人甚至拔出了砍刀。刚才一轮血战,他们死在萧剑扬枪下的人竟多达三十多个,一个个都杀气冲天了。
  萧剑扬发出疯狂而沙哑的笑声,他扔掉步枪,手往那名被刺穿心脏的家伙腰间一抹,便多了一枚高爆手雷。再往那个被刺穿肾脏的家伙腰间一抹,又多了两个弹匣。他将手雷和弹匣捏在一起,一只手扣住了手雷的拉环,不无嘲弄地盯着准备将他碎尸的卢旺达士兵:来啊,有种就上来冲我动刀子啊!
  卢旺达士兵鼻孔喷着粗气,却迟疑的停下了脚步。一枚手雷的爆炸威力算不了什么,两个弹匣也算不了什么,但是两者组合就让人头疼了,手雷在爆炸的同时会引爆弹匣里的子丨弹丨,六十发子丨弹丨天女散花似的四处激射,百米之外找不到一个安全的角落!他们离得这么近,如果这个不要命的家伙真的拉响了手雷,只怕这么多人,一个都活不成!

  萧剑扬满嘴都是血沫,声音沙哑、微弱:“来啊,来啊,你们这帮杂碎,有种就再上前一步!”
  卢旺达士兵齐刷刷的后退。
  法国外籍军团中队长不耐烦了,叫:“怎么还不干掉他!?”
  前线指挥官回答:“他手里有手雷,如果我们开枪他会马上拉响手雷,和我们同归于尽的!”
  中队长骂了一声:“操!你们自己解决吧,老子不管了!”
  日期:2018-10-21 09: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