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63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不是无名将他带回来,弟子都不敢相信袓庭师弟会变成这个样子。
  之前归不归曾经挑拨过姚广孝和灌无名师徒之间的关系,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师徒二人的关系并没有出现裂痕。自己的师尊说完之后,灌无名继续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刚刚找到袓庭先生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在装傻避祸。后来才发现袓庭先生的魂魄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这样的魂魄投胎已经不能再转世为人了,下一世他恐怕要投畜生了……”
  “他们为什么要对袓庭这样?还是说有谁利用这孩子?”席应真看了姚广孝和灌无名师徒俩一眼之后,刚刚想要再说两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小道士从外面跑了进来。他满脸惊恐的说道:“大事不好在外办事的安道陵等九名修士的本命符纸已经自然。现在京城当中已经没有修士内线,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道陵先生的本命符也被烧了吗?”姚广孝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灌无名说道:“无名你辛苦一趟,去京城打探一下消息。不要惊动吴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尤其是任叁师兄,你万万不能伤害到它。”
  灌无名领命之后,再次施展五行遁法去了京城。没过多久,灌无名便再次出现在了自己师尊和大术士的面前。他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吴勉、归不归已经杀死了安道陵道长和其他八名修士。现在殿下在京城没有了耳目,不会再有消息传出来的……”
  “好啊,他们几个终于舍得杀人了……”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突然将目光停留在了姚广孝和灌无名的身上。顿了一下,随后大术士对着他们师徒俩继续说道:“袓庭这件事和你们俩没有关系吗?那娃娃是朝中大员,平白无故的怎么会被伤害到这种样子。”
  姚广孝和灌无名默不作声的对视了一眼,随后这名白发方士说道:“刚才我去京城的时候,听说安道陵他们绑架了吴勉的后世子孙。吴勉、归不归应该迁怒到了袓庭大人的身上,这才将他们父子二人抓到了皇宫里。我听说他们在袓庭大人父子俩身上动了死刑,一片一片的割下来袓庭大人公子的皮肉,按着原型摆在了袓大人的面前……”

  说到这里的时候,灌无名顿了一下,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不过话到了嘴边又开始犹豫了下来。还是姚广孝皱了皱眉头,对着自己的弟子们说教了起来:“无名,无凭无据的话你不乱说……”
  “说……大术士我就想听听无凭无据的事情。”席应真打断了姚广孝的话之后,继续对着灌无名说道:“你说你的,还有什么说不出口吗?”
  “是,我这就说……”灌无名答应了一下以后,继续说道:“听说袓庭大人是因为被安道陵拖下水了,吴勉、归不归因为急于套出吴勉后世子孙的下落,这才在袓庭大人身上使展了手段。最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哦。”
  “吴勉……归不归……”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袓庭这孩子虽然算不上了术士爷爷我的亲传弟子,也不瞒你们,姚广孝再过几年我们师徒缘分断了之后,术士爷爷我就会将袓庭收为弟子……现在这弟子还没有正式拜师,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席应真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面前的两个人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不能算完……你们来安排一下,术士爷爷我要亲自去见吴勉、归不归。要问问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是,弟子这就去安排。”姚广孝冲着大术士行礼之后,带着自己的弟子从这里走了出来。

  走出了北王府之后,姚广孝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说道:“收手吧,继续下去的话小心引火烧身……”
  灌无名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这次安道陵的事情和弟子无关,是他自作主张掳走了邵家的孩子……”
  “安道陵和你无关,祖庭呢?他总和你有关了吧?”和尚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是谁和他说大术士要了结朱允文的?如果不是这么说,祖庭还是那个户部侍郎。他们父子也不会这样。”
  听了姚广孝的话,灌无名低头不语。和尚再次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起你不要再出手了,让燕王和朱允文在战场上定胜负吧。你我为燕王出谋划策就好,再不要搞这种小动作了。”
  “那师尊您呢?”听到姚广孝说完之后,灌无名突然抬起了头。表情怪异的对着自己师尊继续说道:“您把大术士弟子参与进来的消息透露给外人又是什么意思?虽然您没有直接说出来他的名字,可是这点把戏能瞒得住吴勉和归不归吗?”
  说到这里,灌无名深深的吸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祖庭现在这个样子,师尊您是不是多少也要担点责任?祖庭是被灌无名拉下水的,不过变成这个样子却并非我的过失。”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灌无名师徒俩的目光对视,二人眼中已经看不到昔日的师徒情分了。
  对视了良久之后,姚广孝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心里还在记恨京城那件事……”
  “师尊说的是哪件事?弟子记不得了。”灌无名直接打断了和尚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燕王殿下还在等着弟子,给吴勉、归不归传话的事情就麻烦师尊了。您没有什么事情的,弟子这就告辞了。”

  说完之后,灌无名对着和尚施礼,随后就头也不回的向着城外燕军大营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着自己弟子的背影,姚广孝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该舍掉的一定要舍掉……方士舍了,同门舍了,现在终于轮到弟子了……最后就是这一身的皮囊……”说完以后,他开始施展遁法消失在了北平王府的门口。
  皇宫大内当中,祖庭失踪的风波很快便平息了起来。各地征调的大军陆陆续续的集结在了城外,此时,粮草、辎重也都已经准备完毕,只等着皇帝定下征讨北平的日期。
  这几天当中,小皇帝忙得连用膳的时间都在接见大臣。归不归则一直守在朱允文的附近,始终没有离开小皇帝的视线范围。而吴勉则住在了邵府对面的一间空置民宅当中,经过之前邵南华被安道陵掳走这件事,白发男人再也不放心邵家母女俩。
  吴勉暗中在邵家摆下了阵法,邵府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在这个白发男人的心里,自己的后代要比朱允文和他的江山社稷要重要的多。

  而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则回到了它们自己的府中,在皇宫待得久了,这两只野惯了的妖物实在受不了。反倒是回到了府中,被高如柏和焦大郎服侍着要自在的多。如果皇宫或者邵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它们俩的本事眨眼之间便能赶到。
  日期:2018-10-21 09: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