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51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他瞬间将脸的阴冷收起来,继续一副淡淡笑脸,“我天黄宗在阳间名头虽说不算太大,但也不小的,更何况在下继承了开派祖师的一件宝贝,如此实力应该可以入得了门主的法眼的。”
  唐曼喝了一口茶说道,“嗯,也是因为你的那件东西你才有资格进来这里,说吧。你三番五次的约我到底想做什么?”
  天黄宗掌门缓缓说道,“我来这里是有四件事想让门主帮我处理一下,四件对于门主来说都是小意思,头两件是有关茅山正宗的,另外一件也是对门主有几分好处的,而最后一件则是想让门主派人帮我杀两个人。”
  我听得神色微变,杀两个人?

  “哦?”
  唐曼淡淡的点头,却是瞟了我一眼,接着说道,“你先说说。”
  天黄宗掌门继续说道,“门主知道我们正道的门派很多,但通通都是一些三教九流,我天黄宗传承天师道剑,却一直屈居在茅山正宗之下,我想让门主帮我天黄宗成为与茅山正宗肩的正道门派,这点以门主的人力来说应该不算难吧?”
  我听得诧异,不是诧异其他的,而且诧异这天黄宗掌门太不要脸了,自己门派那样自己不努力,居然想让别人帮他,这跟拔苗助长有什么区别?这种无耻的话恐怕也只有他能说出来了。
  唐曼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茅山正宗是你们正道第一门派,有什么底蕴你应该清楚,你想跟他并肩,我帮你也做不到。”
  “那屈居他之下呢?”天黄宗掌门沉吟了一下问。
  唐曼摇头,“你们正道不是马要举行一次道果大会了吗?如果你天黄宗能夺下道果,还怕没有人才吗?”
  我听得诧异了,道果?我这算是第一次听说过的。
  天黄宗掌门眉头一皱,“那门主的意思是助我天黄宗夺下这道果?”
  “你说第二件。”
  唐曼显然不答应,直接问他第二件来。
  天黄宗掌门脸闪过一丝怒气,一旁的江一北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微微一愣,随即神色恢复正常,“既然门主这么说了,那么有关茅山正宗的第二件事我也没必要说了,直接说第三件吧,其实这第三件也不是什么其他,而是在下给门主送人才来了,我听说门主最近在寻找算命师?”
  我听得一愣,撇头看了唐曼一眼,她神色淡然,“对。”
  “那在下身边这位是一名标准的四级算命师,他一身卜卦之术已然超绝,通晓天,精通地理,在下可以担保,国内现在的算命师属他卜卦之术最准,命算最神,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拟,绝对可以达到门主的要求的。”
  天黄宗掌门微微一笑的介绍起一旁的江一北来,江一北走出来,拱了拱手道,“在下江一北,见过门主。”
  “哦?最准?”
  唐曼喝了一口茶,目光淡淡的看着江一北一眼,又有意无意的瞟了我一眼。
  我听得神色一动了,甚至一急起来,如果唐曼将江一北招入术门,那么我这个区区三级算命师岂不是解脱了?
  江一北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对,在下对卜卦之术研究深透,可算天地,下可算阴阳,卜卦来说,在下自认为第二,那没人敢认第一。”
  他这番话把我恶心了,他一个四级算命师居然敢说这种话?

  唐曼好像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似乎被江一北的自夸逗乐了,我看得一愣,她也会笑?
  真是让我意外啊。
  “你在想什么?”
  唐曼瞟了我一眼,脸的笑容已经消失,我刚才明明看到她笑了啊,难道是幻觉??
  我摇头,这女人有读心术吧?
  唐曼也没有继续问的意思,回过头去。
  江一北看唐曼没有说话,以为唐曼想让他展示一下,于是说,“如果门主不介意的话,那在下地给门主算一卦吧。”
  于是他也拿出一套龟卜出来,他放四枚铜钱在里面,一阵摇晃以后,铜钱掉了出来,是两个阳面,两个阴面。
  我微微沉吟了一下,这卦像应该算不出唐曼的性别,唐曼有她自己的掩盖方式,江一北应该算不出来的。
  但他这卦像是算整个场,告诉他这个地方有几个人,那么我会被他算出来,而他算不出唐曼,应该会着重的算我,来显示他卜卦的高明之处。
  江一北看了一眼后,几秒钟成竹在胸的露出一丝笑意,“一百三十八卦“解卦”,门主虽说没有露面,但卦像显示门主主阳,也是说门主现在并不是一个人,身边有一个男人在,而且这个男人还算年轻还应该颇有本事,勉强能算是一个人才吧,但卦像显示这人……唉,有句话在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江一北说道一半惋惜的叹了口气,好像从这卦像知道了我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我嘴角抽搐,这家伙果然在算我!
  真拿我当垫脚石了?
  唐曼瞟了我一眼,似乎起了几分兴趣淡淡说,“哦?你说说,这人怎么了?”
  江一北惋惜的说道,“这人能出现在门主身边,应该是门主的心腹吧,但卦像显示这人对门主存有杀心啊,要不得,要不得……”

  “哦?他想杀我?”
  唐曼没有看着江一北了,而是将淡淡的目光看向了我,我眼角一跳,这混蛋!
  江一北点头,“对,卦说阴阳,阳者为忠,阴者为奸,在下以点说人心,这两面阴是指这个人,一阴为轻奸,二阴为重奸,这人阳奉阴违,阴人心毒,潜伏在门主身边可以说是一个定时丨炸丨弹啊,因为他随时都会对门主你起杀心,只要他有任何机会,门主会被他所害,这样的人太危及门主的安慰了,我劝这样人,门主还是要早点处理一下。”
  “处理,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他呢?”
  唐曼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只是淡淡的看着我,继续说了一句。
  江一北犹豫了一下问,“这个人现在已经被门主制服了?如果没有,我认为门主应该先断他两只手,因为卦像显示这人攻击力主要在身,断他两只手,那么他可以随便门主处置了,当然,最好杀了,因为这样的人要不得!”
  我听得心火大了,这江一北应该真的算出我一点什么东西出来了,不然他应该不会这么说,但我现在要杀唐曼??
  她目光平静,我真怀疑她下一秒会对我动手,但让我诧异的是,唐曼不再看我,她继续喝了一口茶,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她目光一凝的看着江一北,平静的目光微微波动起来。
  我盯着江一北,他脸已经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似乎已经认定了唐曼已经被他说服了一般,他当然可以如此自信了,他自己认为自己的卜卦之术高超,这点事他怎么可能算不出来?
  感觉唐曼没有声音,江一北继续问,“不知门主认为我说得怎么样?如果对了,那么门主还是赶快杀了这个人吧!不然以防有变啊!”
  唐曼继续喝着茶,没有一丝回答的意思了,我心也不清楚唐曼是什么想法,大不了直接翻脸是了,没什么好怕的。!
  如果是之前,那么我估计凶多吉少了,但她现在也是重伤之体,我全力对她未必会败给她的,至于全力逃,那么更加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过能跟她做一个了断,那么我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