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0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么?”萧晋顺势在一张大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看他,“也就是说,你派人杀我不仅仅只是为了满足女儿的要求喽!”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姚虎臣就知道再隐瞒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于是便上前一步,腰又弯了一些,诚惶诚恐的说:“萧先生洞幽烛远,今晚发生的这一切确实是因为鄙人的贪心作祟。章文成许诺:如果我替他解决了您,他愿意将他师父刘青羊老先生的毕生心血‘五运六气针’拿来作为酬劳。”
  萧晋眼睛缓缓眯起:“这么说来,你刚才的话很对,确实一切罪责都在你。”
  姚虎臣干咽一口唾沫,脑袋又低了几分:“是。”
  “那依虎爷来看,见财起意,滥杀无辜,按照江湖规矩,该怎么办呢?”
  姚虎臣身体一僵,面色就慢慢变得苍白如纸。
  一般人都知道,见财起意,滥杀无辜几乎就是江湖人的标志,就不说仁义早死的现代江湖了,连水浒好汉们都要下山屠杀过往商客来做投名状。然而讽刺的是,在传统江湖中,这两条却是实打实的禁忌和规矩,毕竟他们口口声声宣扬的是“义气”和“替天行道”。

  当然,所谓的规矩从来都是上位者统治下面人的工具,对他们自己是没有丝毫约束力的,可现在情况不同,在萧晋所代表的国家暴力机器面前,姚虎臣上位者的身份,就是个渣渣。
  “唉……”见他半天不吭声,萧晋就叹了口气,一脸惋惜地说:“现在的江湖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之前我认识的两位老爷子,虽然手上也都沾满了人血,但就气魄而言依然不失为真正的爷们儿,再看看你,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竟然连江湖规矩都不清楚,业务生疏到这个地步,也好意思出来混?”
  说到这里,他忽然话锋一转,对姚虎臣身后的亲信命令道:“那个谁,去给爷儿倒杯酒来,说了半天话,嗓子都干了。”
  “对!快去拿酒!”姚虎臣眼睛猛地一亮,赶忙吩咐亲信道,“去拿我书房里收藏的那瓶好酒,最好的那瓶。”
  亲信小跑着去了,他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心里琢磨着萧晋突然要酒喝的行为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刚要开口试探一下,却听身后大门被人用力推开,紧接着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刁蛮腔调就传入了耳中。

  “爸!你的手下是不是疯了?他们竟敢抓我,我可告诉你,今天晚上你要是不把他们的手砍下来,我……”
  姚虎臣转身冲过去,用一记重重的耳光打断了女儿没说完的话,然后瞪着眼大骂:“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非要害死你老爹我才开心,是吗?”
  他女儿完全被打懵了,捂着脸做梦一样看了父亲好一会儿,才流着泪尖叫起来:“你……你打我?你竟敢打我!姚虎臣,你终于装不下去了对不对?你害死了我妈妈,有种你现在也打死我啊!来呀,不动手你就不是个男人!”
  看着女儿脸上毫不掩饰的憎恨,姚虎臣的心又怒又疼,手臂再次高高举起,却终究狠不下心再打一次。

  啪!他不舍得打,有人舍得,萧晋一个眼神,小钺就走过去,一刀鞘狠狠的抽在他女儿的脸上,抽出了一口鲜血,里面还带着三颗牙。
  “欣欣!”姚虎臣痛叫一声,俯身抱住女儿,眼中厉芒一闪而没,口中却哀求道:“萧先生,一切罪责在我,要罚就罚我好了,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女儿。”
  他闺女姚丽欣只是刁蛮任性,但却不傻,听了父亲这话,再看看眼前拎着把长刀浑身杀气四溢的姑娘,虽然心中无法相信有人竟然能把父亲压制到这种地步,却也不敢再乱发脾气,只是用力推开了父亲,捂着肿起来的腮帮低头落泪。
  “虎爷,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萧晋瞅着姚虎臣闺女牛仔热裤下洁白的大腿,微笑道,“老子没罚你闺女,而是在替你教训她。为人子女,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对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如此无礼,难道不该打么?”
  姚丽欣猛地抬起头,不管不顾的大声道:“你是谁?凭什么管我的事?”
  萧晋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我姓萧,就是你今晚要杀的那个萧晋,你说我管不管得了你的事?”

  姚丽欣呆住,眼珠子瞪的溜圆,看看他,再看看低声下气的父亲,要是还不知道踢到了铁板,那脑子就可以直接挖出来涮火锅了。
  这时,姚虎臣的亲信抱着一个精美的木头盒子从楼上跑了下来,恭恭敬敬的放在桌子上打开。
  萧晋第一眼看到那是一瓶红酒,紧接着发现酒的牌子竟然是罗曼尼康帝,再看年份,眼珠子就直了。
  身为一名曾经的合格浪荡公子,他对于世间各种顶级美酒自然如数家珍,而罗曼尼康帝这个牌子,纵然是他,在京城也不是时常能够品尝到的。
  首先,很多人都知道,法国葡萄酒名产地有两个,一个是波尔多,一个是勃艮第,但是,世界十大酒庄有九家在波尔多,勃艮第只有一家,那就是罗曼尼康帝。也就是说,仅凭它一家酒庄,就让勃艮第达到了与波尔多齐名的地位,可想而知,“酒中之王”的美誉放在它的身上一点都不夸张。

  其次,罗曼尼康帝每年的产量只有几千瓶,随随便便一瓶都能卖到十万华币以上,而且一上市就会被抢购一空,名符其实的百万富翁喝得起,亿万富翁才能常常喝。
  最后,姚虎臣收藏的这瓶居然还是1990年份的,属于顶级中的顶级,有价无市的那种,大部分有钱人买回去也会收藏起来,想喝得看缘分。
  当然,这瓶酒的价值再高,那也是相对于爱酒人士而言,单纯用金钱来衡量的话,撑死几十万,跟詹青雪父亲送给萧晋的那瓶六十年窖藏的麦卡伦差远了,所以,在短暂的见猎心喜之后,萧晋的表情就恢复了平静,冷冷的望着姚虎臣问:“虎爷这是要看我的笑话么?”
  姚虎臣一呆,茫然道:“萧先生何出此言?这瓶酒是鄙人收藏中最好的一瓶,还是两年前从一个红酒商那里半抢半买过来的,至今都不舍得开封。”
  “你这么懂酒,那应该知道年份长的红酒喝起来会有多么繁琐麻烦吧,老子刚才说渴了,你给我拿来一瓶要等半天才能喝的酒来,不是想看我笑话是什么?”
  很明显,萧晋这就是在故意找茬儿,可形势比人强,姚虎臣的心里就是再清楚,也只能默默的大骂两句,脸上还得堆出谄媚的笑容来。

  “哎呦!是鄙人糊涂了,只想着能让萧先生高兴,完全忘记了这茬儿,实在是该死……”
  “既然你自己都认为自己该死,那就去死吧!”
  淡淡的一句话,就像是一柄大锤砸在了姚虎臣的脑袋上,完全把他给砸懵了,搞不懂一切都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翻脸了呢?就因为拿来的酒不合心意,姓萧的就要杀人?国安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啊!
  他想不明白萧晋的行事风格,小钺却不管那么多,呛啷一声就拔出了长刀。
  姚虎臣身躯一震,大喊:“等等!萧先生你就算要杀,也总得给个理由吧!”
  日期:2018-08-1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