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42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继续往前面走,似乎有这酒劲头了,她走到马路对面的河边,迎风扶面偏头看着远处的河景,缓缓的在散步。
  我快步的跟了过去,便是开口问,“你应该知道你们术门大概二十多年前始失踪了一个长老吧?我之前看到他了,他现在变成了旱魃,他现在跟着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你认不认识?”
  她没有理我,继续缓缓走路。
  我再问了一遍,她还是没理我,算了,我自己去找答案不行?
  非要问她?
  “那属下先告退了。”我拱了拱手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我让你走了?”唐曼撇头看了我一眼。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她继续往前面走,目光平静的看着远处的河景,她嘴唇微动,淡淡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你说的这个人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他是我术门第一任长老,以一身超绝的炼尸术成名,如果他不失踪,第一长老的位置轮不到曹三的,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什么原因突然失踪了。”
  她这么说让我诧异,连唐曼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失踪?那这只旱魃莫非是被那面具男炼成了旱魃?
  “他变成旱魃了?”唐曼回头看着我问。
  我点头,唐曼“哦”了一声。
  她走了没几步便是继续问,“你在何处看到他的?”
  “在这条河里面,他坐着一艘木船,朝那个方向而去了。”我没有隐瞒的说道。
  唐曼看向了我手指的方向,她看了一会,继续悠悠的朝前面走,我跟着她身后,感觉她是不是喝太多了?虽说走路很正常,但一阵酒香味从她身散发出来,而且脸的潮红还没退去。
  我也不好去问她。
  “说说,你之前在什么地方遇到他的?”唐曼起了一丝兴趣的问。
  既然她感兴趣了,说不定我能从她嘴里面套出一些有关面具男的事情出来的。
  我也没有隐瞒的将旱魃偷龙珠的事说了出来,说得还挺仔细的,整个过程她静静听着,也静静走着。
  说完之后她安静很久才说道,“你说的那个面具男我见过一次,但是谁我不清楚,不过我现在感兴趣了,他一声不吭的把我的长老炼成旱魃,炼成他的奴隶,这点我不喜欢。”
  我听得心一喜,以唐曼的实力估计对那面具男也有一战之力吧?那等她把面具男打败了,我趁机问问他知不知道有关我的事不行了?
  我现在突然觉得将这件事告诉唐曼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唐曼说完这话,一双平静的眼眸看向了远处,我也看了过去,漆黑一片的我是什么都没看到,但唐曼双目隐隐射出一缕精光,随即她说了一句,“找到了。”
  我看得一惊,莫非她修炼了什么“夜眼”神通?
  她继续朝前面走,既然她说找到了,那么我自然得跟着,她走的不急不缓,好像是在散步,我更加不好催她,只能无声的跟着她身后。
  一路没有任何的交流。
  不过好在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这条路基本看不到人之后,唐曼从栏杆跃下去,继续踩着鹅卵石在河边走。
  我也跳了下去,大半夜的一点灯光也没有,走在不断有水花声的河边,还是真有些诡异啊,走在前面的唐曼习以为常的缓缓走着,她这淡定的性格我算是佩服了,见所有人女皇都是平静的,甚至那时候要我杀了她自己的时候,目光依旧是平静的,这个女人真是怪了。
  走了一会,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自然心警惕的将气涌进双目,虽说没有太好的夜视能力,但至少能让我发现隐藏在黑暗之的危险。
  而这时候,唐曼停了下来。
  我听到远处有水花声而打斗的声音,我目光一凝的看了过去,正好看到那木船旱魃已经显露出原形,正跟一条人形的白色鱼精在激斗着,刚才我果然猜测得不错,这河神已经注意到旱魃了。
  这旱魃露出原形有两米多高,他从木船一跃的跳到了岸边,这只鱼精自然追了过来,继续的与这旱魃激斗在一团,我看了一眼漂浮在水面的木船,难道那面具男真的在里面?
  心疑惑,唐曼目光淡淡的看了木船一眼,平静的双目射出一缕杀机,随即看向了激斗的旱魃。

  我跟唐曼都现在河边的草丛后,他们应该发现不了我们,估计木船里面的面具男觉得拖太久了,里面传出一声冷哼,随即木船的木屋门打开,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目光一凝的看了这个已经站在船头的人,他带着彩色面具,还身穿一套高质的西装,正是我在鬼市见过一次的面具男。
  他居然真的在木船,一旁的唐曼这样淡淡的看着他。
  面具男看着激斗的旱魃与白鱼精,当木船缓缓靠近岸边的时候,面具男从木船走下来,他似乎觉得两只手空空的,于是四处看了一下,蹲下来捡起一块石头来,缓缓的朝白鱼精走去。
  似乎要仅仅用一块石头来砸死这鱼精一般。

  那只白鱼精估计感觉到了危险,一脚的踹开了旱魃,然后转身朝面具男冲了过来,这只鱼精已经化形了,但双脚却是还是如同鸭掌一样,而且手还是鱼鳍,应该道行不算深。
  白鱼精为了安全起见,他低吼了一声,浑身下冒出拳头大小的坚硬鱼鳞,然后双手冒出利爪,朝面具男飞快的扑了过去,动作也是飞常快。
  面具男也没有一丝闪躲的意思,直接扬起手的石头朝鱼精的头砸下去,以我的目力只看到了一晃,鱼精也后退的闪躲了一次,躲过去了,但面具男再一晃,一声惨叫响起了。
  只见这鱼精用两只鱼鳍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他的额头赫然已经凹陷下去一个深坑,鲜血冒出,他完全想不到一块石头居然能砸开自己坚硬的鳞片。
  他露出惊恐的神色想跑,面具**本不给他一丝机会,扬起手又砸了下去,这鱼精拼命的闪躲,侥幸的躲过去了几次,也被面具男一石头砸倒在地。
  面具男走过去,用石头继续的砸这鱼精的头,这只鱼精整个身体都在抽搐,惨叫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他整个脑袋都被石头砸碎,他不再动弹。
  很快他身体表面冒出白烟,他好不容易化出的半人形缓缓退化般恢复了鱼的原样。
  我看得心震惊了,我听我妈说过,这个面具男跟我妈父亲打了三天三夜也没分出胜负,这样的实力,杀一条道行很浅的鱼精虽说是牛刀小试,不算什么,但让我目睹了全部过程,他也太云淡风轻了一些吧。
  一块石头在他手发挥了最大的力量啊。
  他将石头扔了,拿出纸巾将手的鲜血擦掉,动作熟练而又轻柔,好像刚才只是了个厕所洗手了要擦手一般。
  旱魃恭敬的朝面具男走去,“多谢主人出手。”

  “废物,一只不到三百年的鱼精还要我出手?真不知道当初你们门主看了你什么,如果还有下次,你自己断自己一只手吧!”面具男冷冷说道。
  旱魃吓得一哆嗦,差点跪下来,急忙说道,“多谢主人开恩!多谢主人开恩,不会有下次了。”
  面具男冷哼了一声,“哼,耽误了我大事,我让你死!走,这条河的龙珠好像在……”
  我听得心一惊,他到底用什么办法找到每条河的龙珠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