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1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雅荷就笑着说:“谁让你酒驾了,你不是带着司机呢嘛?让陈璐开你车送你啊,”说完又给陈璐使了个眼色。
  李沧海知道白雅荷有意撮合,也就不再说什么笑着低头去吃饭。
  赵跃敬完酒去了下一桌,这一桌白雅荷最大,资格最老,便由她张罗着喝酒。
  白雅荷有意借机撮合李沧海和陈璐,便总是把话题往两个人身上引,只是李沧海不接话,陈璐也只能红着脸干着急。

  吃完饭,大家和赵跃两口子道别出来,白雅荷坐黄猛的车走了,临走还特意嘱咐陈璐:“陈璐,这是政治任务,一定要把李总送到家。”
  刘艳在旁边还帮腔:“送到家还不行,还要送上床。”
  众人哄笑着散去,留下陈璐红着脸等李沧海发话。
  李沧海看陈璐娇羞的样子,煞是美丽,突然发觉,这些年下来,陈璐不仅年龄在增长,心智也在日渐成熟,她早已不是当前刚入职的那个青涩女孩了。
  李沧海看了看陈璐,也不说话,径直朝自己的车走去。
  陈璐不知道李沧海是什么意思,只好在后面跟着。
  李沧海走到车前,打开车锁,又把钥匙扔给陈璐,自己则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陈璐这才明白过来,欣喜的上来发动了车子。
  等到了楼下,李沧海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上楼歇会吧?”

  陈璐还是第一次听李沧海邀请自己去他家,便欣喜异常,爽快的答应了。
  上了楼,陈璐转着参观房子,李沧海则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陈璐转完了也坐回到沙发上,李沧海又起身给陈璐到了杯水,看着陈璐,李沧海情不自禁的问:“陈璐今年有30了吧?”
  陈璐看了一眼李沧海,又低下头去,轻声说:“周岁29了。”
  李沧海便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呆呆的看着电视,又过了好大一会,才又问:“这么多年,你觉得值得吗?”
  陈璐显然没有料到李沧海今天会突然谈起两个人的感情,可听他这么问,却马上意识到他说的就是俩人的感情。陈璐犹豫了一会:“终于说,没什么值不值的,白总跟我说过,面子是别人的,做人不能靠面子,遇到喜欢的,就要去追,追到了就是自己的,追不到也没什么损失,我没本事追,就只能等。”
  李沧海听陈璐这么说,便愈加的感动,心想:“傻丫头,万一等不到,你损失的可是你一辈子那为数不多的青春年华呀。”一想到这,便越发的自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璐见李沧海沉默了许久,便放下杯子,说:“李哥,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李沧海便也起身送陈璐,送到门口,陈璐却没开门。李沧海见陈璐呆呆的站在那里,便情不自禁的低声叫道,:“陈璐……,”

  陈璐也转过身来,四目相对,终于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无尽的柔情。
  李沧海情不自禁的把陈璐抱在怀里,俩人便拥吻在一起。
  陈璐期待这一刻多年,今天终于等到,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酥软在李沧海怀里。
  李沧海吻的兴起便揉弄着去脱陈璐的衣服。
  陈璐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抵抗着,却终究还是被李沧海就在门口脱掉了外衣。
  李沧海一把抱起陈璐往卧室走,陈璐红着脸娇羞的不敢看他的眼睛,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就是今天的新娘了。

  李沧海把陈璐放到床上,便再去吻她。
  陈璐本想拒绝,又怕扫了李沧海的兴致,就在这犹豫之间已经被李沧海将仅有的防线解除了。
  完事后,李沧海翻身看着床单上殷红的血迹发呆。
  陈璐也起来看着斑驳的床单,不好意思的说:“弄脏你床单了李哥,对不起。”

  李沧海呆呆着看着,想着俩人相识数年的过往,更加觉得这个女孩值得珍惜,便情不自禁的说:“我们结婚吧。”
  陈璐被李沧海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的大脑一片空白,想来自己等待这么久,不就是等待这个结果吗?便冲动的留下了眼泪。
  李沧海见陈璐落泪,便更加的心疼,愧疚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是……。”
  陈璐摇了摇头,擦干眼泪起来穿衣服,一边穿一边说:“李哥,你别说对不起,我是喜欢你,但是我不想用这种方式得到你,刚才的话,我听到了,我感动,但是可以不算数,你要是真心喜欢我,我继续等你,如果你只是为了这个,那我希望你忘了它。不管怎么样,给了你,我就不后悔。”
  陈璐说完,便起身开门出去了,李沧海呆呆的想着刚才这一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直以来,李沧海觉得自己是没有处丨女丨情结的,但是当他看到陈璐留在床单上的血迹,还是充满了感动,只是陈璐出门前的那一席话又让他多少清醒了些。他不仅问自己,之所以求婚,到底是真的爱陈璐,还是因为感动,这样一想,便又纠结了,脑子乱的心烦,加上中午几杯酒的作用,竟然歪在床上睡着了。
  等李沧海醒来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想到宴会上听到的祁薇离职的消息,便再一次伤心起来,对于祁薇,李沧海有着难以说清的感情,尽管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俩人很难冲破世俗走到一起,但是依然还是经历了一段美好而难忘的岁月,回想俩人曾经的过往,再想到祁薇的不告而别,李沧海不仅在内心里充满了痛楚,竟然情不自禁的落下泪来。
  李沧海拿过手机翻出祁薇的号码,呆呆的看了足有三分钟,却终究没有鼓起勇气去拨打那个号码,又想了半天,而是登陆了QQ,只写了“我想你”三个字发了出去,发出去后又愣愣的看着对话框等了许久,却没见祁薇回复,便默默的关了QQ,又躺回到床上发起呆来。
  李沧海正发着呆,却接到白雅荷的电话:“在家?”
  “嗯。”李沧海懒洋洋的答道。
  “心情不好?”
  “呵呵,”李沧海情不自禁的想笑,却又否认说:“没有。”
  “我请你喝茶去,正好也有话跟你说。”
  李沧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白雅荷单独在一起了,所以对她的邀请也不像以前那样充满戒备,便爽快的答应了。
  白雅荷依旧是带着李沧海来到上次足疗的那个神秘的铁门里。
  李沧海好奇的问,这是什么地方,连个名都没有。
  白雅荷笑着说:“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名,我还是听我在市委办公室的同学说的,他们都管这叫文房路一号,据说是老政协主席的儿子开的,最初就是不对外的,都是市里的各级领导来,慢慢的通过互相介绍这才也逐步对外接待,不过还是要熟人介绍才行,你要是来就提我的名就可以了。”
  李沧海也没说什么,依旧是跟着白雅荷往后走,进了一个二人包间。
  进来坐定,白雅荷却没叫足疗,只让服务员沏了一壶普洱端了上来,然后又挥了挥手手让服务员出去了。
  李沧海一看白雅荷的架势,就知道她有话要说,便默默的喝着茶,等着她开口。
  白雅荷喝了口茶笑着说:“咱俩也有段时间没这么在一起聊天了。”
  李沧海也笑着端起茶喝了一口说:“是啊,工作都忙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