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49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东明摆了摆手说:“没事,你还是先办正事,一会要是还不行,我让雯雅陪我去就行了。”
  李沧海这才陪着方岩出来,俩人一起上了方岩的车,直奔税务局。
  方岩作为财务老总,和税务局一直是有人脉关系的,事情谈的还算顺利,李沧海本是来充数的,加上对财务又是外行,也就没怎么说话。临近中午,方岩本想请领导吃饭,却被拒绝了。知道机关中午规定不许喝酒,方岩也就没再坚持,便又带着李沧海出来了。
  李沧海跟着方岩刚下楼,竟然遇到文小文也从走廊那边出来,便喊了声文姐。
  文小文疑惑的问:“沧海?你怎么在这?”说完又看了看方岩。
  李沧海跟方岩说:“方总,您先上车,我和朋友说两句话,马上就好。”
  方岩和文小文笑着点了点头便先去停车场了。
  李沧海扭头又和文小文说:“我陪公司领导来谈出口退税的事,您怎么在这啊?”

  文小文笑着说:“我就在这工作啊,你不知道啊?”
  李沧海心想,我和文小艺才相处多久,哪能把你全家的底细都摸清,便说:“还真不知道,您这是要下班了?”
  “下班,没事就早点回去呗。”
  李沧海笑着说:“还是机关好啊。”

  文小文马上笑着说:“你少来吧,对了,你跟薇子分手了?”
  李沧海听文小文这么问便是一惊,祁薇从来没和他说过文小文知道俩人的事,可一想既然她这么问,显然是知道底细的,也没必要再瞒,便说:“我也不知道,感觉她现在对我不冷不热的。”
  李沧海见文小文还想再说,可一想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加上方岩还在车里等着,便赶紧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文小文,说:“文姐,这是我电话,这事咱们改天再说,我们领导还等着呢,我先走了。”
  文小文看着李沧海的名片,才知道李沧海已经是董事长助理,不仅感叹这个男人进步真快,又想祁薇这样的女人能对他死心塌地,他必有过人之处了,想来小艺和他无缘,便又觉得惋惜,否则现在这李沧海恐怕早已是自己妹夫,哪又轮的上祁薇这个离异的女人呢。
  周六,李沧海正在张雯雅身上耕耘,又接到文小文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问好。

  电话接通,文小文听见李沧海呼吸沉重,便笑着说:“你小子,是不是约会呢?”
  李沧海赶紧轻轻的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气息,这才说:“哪有,您别逗我了。”
  张雯雅见李沧海也电话,也不管是谁,却故意撩拨他,搅得他心神不宁,连文小文说什么都无心去听了。
  李沧海本想搪塞一下文小文赶紧挂了电话,谁知文小文竟然问了一句:“沧海,祁薇怀孕的事你不知道?”
  李沧海被她这一问吓了一跳,马上坐了起来,可一看张雯雅在身边,又不好细问,便含糊的问:“是吗?这样吧,我在外面不方便说话,一会我联系您咱们当面说吧。”
  文小文说好的,便挂了电话。
  李沧海听文小文跟自己说祁薇怀孕,便觉得这孩子一定是自己的,否则文小文也不可能跟自己说这事,可看祁薇的状态却丝毫不像有孕在身的样子,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祁薇休假,难道她是自己去医院堕胎了?难怪她回来后气色不好,想必是年龄大了堕胎伤了元气。

  一想到祁薇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跟自己说,看来她是真的打算结束这种关系了,回忆起俩人曾经的快乐,不禁有些惋惜。
  张雯雅见李沧海有些心不在焉,便更加卖力了,她最近也爱上了这个游戏,尤其是明知道丈夫就在外面等着,让她很是兴奋,每次都要故意大声呻吟着,她说不上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总之,每次李沧海走后,吕涛进来都显得异常兴奋,总是急不可耐上来。她虽然无法理解吕涛的心态,却不想深究,反正她只顾享受就行了。
  张雯雅问过吕涛:“既然你喜欢,要不要我找机会求求李助理,让你直接伺候他?”
  吕涛却总是拒绝,说:“不喜欢那样,毕竟自己不是同志,直接给他弄和在你这里的感觉不一样。”
  张雯雅见吕涛拒绝,也就不再坚持,只是每次李沧海走后她都尽量配合吕涛,慢慢的竟然喜欢上他的这个游戏。
  李沧海见张雯雅身下卖力,不忍心驳了她的兴致,况且客厅还有一个男人在等待他的成果呢,索性就既来之则安之,又起身把她按在身下。
  完事后,李沧海光着身子去卫生间清洗,来的多了,他在这里仿佛已经有了主人的意识了,在房间里进出,完全无视吕涛的存在。
  吕涛仿佛很享受这种被践踏尊严的感觉,见李沧海光着身子的出来,也不说话,只是谄媚的笑着点了点头,继续等着,没有李沧海发话,他是不敢进屋去的,他生怕李沧海稍有不满,便不再给他这接受欺辱的机会了。
  从张雯雅家出来,李沧海就赶紧给文小文打电话,想着找个地方当面问问祁薇的事,不成想文小文刚到健身房,只好约到下午到上次去过的那家茶楼去见面。
  中午,李沧海随便吃了点饭,便出门去茶楼等文小文,等了半个多小时,总算见到文小文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
  李沧海迫不及待问:“薇子到底怎么了?”

  文小文笑着说:“你俩的事,你不知道?还来问我。”
  李沧海哭丧着脸说:“我确实不知道,她从休假回来就不怎么搭理我了。”
  文小文喝了口茶说:“你呀,冷落了人家,还倒打一耙,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个小丫头叫陈璐?”
  “对呀。”
  “你们是不是在谈恋爱?”
  李沧海听文小文这么问,就明白了,只好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谈恋爱,我们是一起被薇子招进来的,一直没什么感觉,后来白总和温总都给我撮合,也就稀里糊涂的那么处着呢,也不知道算不算正式恋爱。”
  文小文指着李沧海说:“这就对了,薇子是不想耽误你,你小子,有什么好,薇子对你可是一往情深了。”

  李沧海沉重的点了点头,说:“是我疏忽了她的感受了。”
  文小文却很轻松的说:“疏忽什么呀?你又不能娶她,她也没打算嫁给你,这种结果还不是迟早的事?只能怪薇子太投入了,就你这样的,身边女人少不了吧?她为这个伤心,那哪伤心的过来?我看这样也好,早点断了,省的耽误了薇子,你还年轻,她可是耗不起了。”
  李沧海点了点头,觉得文小文说的有道理,又想起祁薇怀孕的事,便又跟文小文求证。
  文小文叹了口气说:“所以我说她太投入,她明知道没结果,却还是要怀上你的孩子,怀完了又不能要,这不是作践自己的身子吗?”说到这儿,文小文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却总是不经意间偷偷地看李沧海,像是在观察他的反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