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48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沈睿这个女人给李沧海的第一印象也不是很好,但是省城的一亲芳泽,让李沧海见识了她的狂野,而沈睿在湖月山庄主动约见,又让李沧海看到了她的渴望。男人一旦知道女人的渴望,就会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漂亮起来的。
  李沧海带着文桦上午在厂家考察座谈,中午又一起吃过饭,下午就没事了。李沧海觉得有文桦在不方便,就想打发他回去,说自己这边还有别的业务,明天自己安排行政部派车来接就可以了.
  文桦作为下属自然不便多问领导的行程,就自己开车带着厂家的资料回去了。
  李沧海见文桦走了,先到商场买了瓶香水,又到上次来住过的宾馆开好了房间住下,这才给沈睿打电话。
  沈睿接到电话后很高兴:“你忙什么呢?挺好的?”
  李沧海说:“来省城考察,想着沈姐,就打电话问候一下,您要是有时间,就赏脸吃个饭。”
  沈睿听李沧海在省城,便更加高兴了,连忙问:“是吗?你自己来的?”
  李沧海也笑着说:“有同事,我先让他回去了。”
  李沧海说完,便听电话那边沉默了,先是听到沈睿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脚步声,又听见关门声,这才听到沈睿压低了声音说话:“我还没下班,要不你等我会?”
  李沧海说好,便挂了电话,想着一会沈睿来了,还是去楼下西餐厅吃饭。一来可以节省时间,二来避免沈睿抛头露面的不方便。
  见时候还早,李沧海便打开电视看着新闻,看着看着就歪在床头睡着了。等醒来时,看到手机里有沈睿发来的信息:“晚上你自己吃吧,我吃过饭去接你去我家。”
  李沧海见沈睿又改变主意,想必她是觉得单独见自己怕影响不好,也就没再坚持,只说好的。到了晚饭时间,李沧海就在酒店吃了自助餐,继续等沈睿。
  直到7点多,才接到沈睿的电话,让李沧海下楼到宾馆停车场,又说了车号,李沧海也不多言,拿了包便直接下楼,到停车场找到沈睿的车便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上了车,俩人寒暄问好,彼此聊着近况,却都默契的对即将到来的性事保持了心照不宣的态度。
  沈睿把车开出宾馆便直奔开发区方向,这边民居较少,路上车也不多,车子一路飞驰,很快便拐进一个小区里。
  进了小区大门,李沧海才发现,这是一个别墅区,整个小区全部都是独栋或者联排的别墅,有的二层,有的三层。

  沈睿把车停在一栋二层的小楼前,跟李沧海说:“到了。”
  沈睿打开大门带着李沧海走进房子,李沧海不仅感叹这房子真大,内部装修也富丽堂皇,按当前的市价,这别墅加上装修,没有三百万恐怕是下不来的。沈睿也看出了李沧海的疑惑,笑着说:“你也知道,我跟我老公就是对付着过,各有各的事,他的仕途比我走的顺,就更不想离,所以每年都给我三四十万当做生活费,孩子大了,我自己也没什么开销,所以攒了钱就都花在这房子上了,也算是给自己将来留条后路吧。”

  李沧海不禁又想沈睿的老公哪来那么多钱,想必也是个贪官了。转念一想,他贪不贪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便跟着沈睿上楼进了卧室。
  一进卧室,沈睿便急不可耐的抱住了李沧海,主动的去吻他。
  李沧海知道沈睿的爱好,动作就野蛮了许多。
  沈睿被李沧海野蛮的动作和粗俗的语言撩拨的越加兴奋,未等李沧海便自己先脱了衣服。

  李沧海看着平日里冷艳的沈睿变得异常狂野,便越发的兴奋了。
  或许是沈睿的积极主动发挥了作用,第一次,李沧海竟然败下阵来。
  沈睿见李沧海这么迅速的便缴了械,稍有些意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李沧海没想到沈睿功力如此了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说:“太兴奋了,有些着急。”
  “没事,你开车久了,大概是累了,要不你歇会吧?”

  “不用,”李沧海不想就此罢休,便暗示沈睿继续。
  果然,在沈睿的反复撩拨之下,李沧海再次吹起冲锋的号角,这一次,沈睿总算心满意足了。
  再次战罢,李沧海躺下休息,沈睿也钻进李沧海怀里抱紧他依偎着,和刚才的狂野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人。过了会,李沧海想着在她家过夜终究是不安全,便说:“我该回去了。”
  谁知,沈睿却紧紧抱住他说:“你别走了,住这吧。”
  李沧海笑着说:“你不怕捉奸在床啊。”
  沈睿看着李沧海真诚的说:“放心吧,这房子是我偷偷的买的,没有人知道的,就连孩子我都没告诉”
  李沧海这才明白一向谨慎的沈睿为什么敢把自己往家里带,也就安心的住下了。

  沈睿见李沧海默许自己得提议,异常高兴,便再次抱紧他。
  李沧海想起沈睿刚才的样子便又问:“你怎么有这个爱好?”
  沈睿有些不好意思,说:“这么多年了自己一个人,不想点乐子怎么过这么长的夜?”
  李沧海便又抱紧了沈睿,觉得这个女人虽然看似外表光鲜,其实也有很多不幸,又想起买的香水,便拿出来交给沈睿。
  沈睿虽然家境富足,却缺少真正的关爱,见李沧海两次送礼物,自然是满心欢喜,异常感动,就再次扎到李沧海怀里温存起来。只是身体紧贴在一起,少不了再次逗引,又折腾了一次,才沉沉的睡去。
  次日一早,李沧海别了沈睿,回到公司后便让赵跃通知各个评委会成员开会,准备把近期调研的几个供应商的调研报告呈报给评审委员会评审。
  谁知,会还没开,便听到方德信去世的消息,只好又跟着温东明急匆匆的赶往方家。
  俩人到方家时,楼下已经搭起了灵棚,温东明和家人见了面,又递上礼金,在老方遗像前又默默的站了许久,这才悄悄的回来了。
  李沧海看得出来,方德信的离世对温东明的触动很大,每天晚来早走,好像对公司的经营管理失去了兴趣。如果没有了老板的鼎力支持,那战略合作的事,很可能半途而废,这件事做不成,那李沧海的升迁之路,恐怕又要曲折些了。想到自己毕业这些年,一直谨小慎微的,从当时的懵懂,到慢慢开窍,假如因为这个耽误了上升的机会,实在心有不甘。
  李沧海正想着,又接到温东明的电话,依旧是那四个字:“你来一下,”只是那说话的口气,却略显疲惫,明显不如以前那样铿锵有力了。

  到了温东明办公室,方岩已经坐在温东明面前的椅子上,见李沧海进来,便点头笑了笑。
  李沧海也点头和方岩问好,然后却没有像往日那般坐到他对面,而是站在温东明办公桌前等着他发话布置任务。
  温东明疲惫的说:“沧海,方总要去税务局谈一下出口退税的事,本来这事早给我敲定了,可我今天身体感觉不太好,还是你陪方总去吧。”
  李沧海关切的说:“怎么了?要不我先陪您去医院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