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0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你蠢,你他娘的还蠢起来没完了。”汉子一下一下的抽着小弟的脑袋,“这明显就是来找死的俩神经病,你觉得他们家人会送钱吗?再说了,这里是虎爷的家,堂堂虎爷因为一扇门干出绑票的事情,丢不丢人?王八蛋!老子是你大哥,让你干嘛你就干嘛,要不然,修大门的钱就从你的薪水里扣!”
  那小弟挨了打,不敢冲大哥发泄,只能恶狠狠的看看两边,大吼道:“都特么聋了,没听到大哥的命令吗?赶紧的,打折他们的腿,远远的扔出去!”
  “等等。”萧晋抬手制止住要冲上来的汉子们,低头看看腕表,就叹息一声,说:“不用麻烦了,我们自己走。”
  说完,他竟然真的拉着小钺转身就走。
  汉子们又全傻了,全都呆呆的看向自家大哥,那大哥也感觉非常的荒谬,跟做梦似的,哭笑不得。“他***,这俩人儿跑这儿来消遣大爷来了,虎爷的地盘也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兄弟们,再加一条,把他们的胳膊也都打断!”
  听了这话,汉子们也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于是一个个都收起了枪,摩拳擦掌的狞笑着冲上前将萧晋和小钺围了起来。
  萧晋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八颗大白牙在灯光下泛出森森的光芒。“小钺,现在你可以出手了。”
  唰!寒月一出,便有四个人捂着喷血的脖颈倒下,在所有人再次愣神的功夫中,小钺与她的长刀已经化作了一道道光影。如果这会儿有人从高空向下俯看的话,一定会发现,站在那里的萧晋就像是开出了一朵泛着冷冽月光色的花。
  其实,冲上来围住他们的汉子只有十来个,也就是说,那大哥的身边还有将近十个人站着,他们有时间反应,也有时间重新掏出枪来,可因为萧晋的周围还有兄弟站着,他们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开枪。
  “大哥,怎……怎么办?”小钺大开杀戒的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越是看上去弱小的人爆发出强大能量时,所能带给人的恐惧感就越强烈,之前被打的小弟拿枪的手都在哆嗦。
  那大哥同样也再害怕,刚刚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三观想象,但他毕竟是当大哥的,经验比小弟丰富一点,所以很快就举枪瞄准一直站着不动的萧晋,大声命令道:“开枪!开枪打那个不动……”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一道冰冷的弯月让他的脑袋飞了出去,还顺带割开了那倒霉小弟的喉咙。而在这时,萧晋身周的最后两个人才慢慢倒下。
  砰砰砰……
  枪声终于响了起来,剩下那七八个汉子已经完全丧失了冷静,几乎同时扣动了扳机。然而,在如此近距离且完全没有散开的情况下,要在院子昏暗的灯光下击中身形飘忽不定的小钺简直难如登天,打中同伴倒是要容易不少。
  于是,仅仅只是在十几秒之后,他们就有四个人幸运的中弹倒地。之所以说他们幸运,是因为他们都还活着,就连那四条狗都身首分离。
  唰!小钺挥舞了一下长刀,被甩出来的鲜血溅落在地上,发出“啪”的声响。
  这边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院子和别墅里的其他人。看着突然亮起来的几道灯光,以及呼喊着向这边跑的人影,萧晋脸上终于露出了不耐的表情。

  “他***,在自己家里养这么多手下,这个姚虎臣是有多怕死啊?”点燃一支烟,萧晋冲小钺招了招手,说:“行了,看来所谓的浩州大佬就是个废物,竟然这么久了都还没有从警方那里打探到我的消息,正面强攻现在已经不可取,咱们先走,在外面慢慢找机会吧!”
  小钺一语不发的收刀入鞘,跟在他身后刚要走出大门,忽听院子里有人大声的喊道:“二位请留步!请问是……是萧晋萧先生吗?”
  萧晋呼出一口气,叼着烟转过身来,骂道:“妈蛋的,原来不是还不知道,而是在试小爷儿的成色啊!姚虎臣,你有种,今儿个小爷儿干脆就借你的名头在浩州道儿上也立个万吧!”
  “萧先生,实在抱歉!下面的人不知您的身份,对您多有不敬,还请见谅。”
  姚虎臣家的一楼大厅里灯火辉煌,根本来不及换衣服的他只带着一个亲信低头站在那儿,五十多岁的人了,像个犯了错误的三好学生一样。
  把烟蒂丢在黑白格子样式的高级大理石地板上,萧晋双手插兜走到姚虎臣身前,歪头看着他说:“你没有跑路,也没有把人给绑来,这算是看不起我么?”
  “没有!绝对没有!”姚虎臣忙道,“我已经派了人去抓章文成,只是现在还没回来,请您开恩,再给鄙人一点时间。”
  萧晋嘴角翘翘,说:“我杀了你不少人。”
  “那……”姚虎臣干咽一口唾沫,“那都是鄙人的错,与萧先生无关。”
  “嗯,你还算是有点当人家老大的样子,没有说出‘是他们咎由自取’这样无耻的话来。”萧晋点点头,绕过他随意在大厅里慢慢走动起来,“听说章文成是你女儿的男朋友。”
  “是。”姚虎臣虽然没有直视萧晋,但不管他人走到了哪儿,都始终保持着面向他的姿势,“那章文成相貌人才都很出众,在我们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华医,小女懵懂无知,对他情有独钟,以至于酿下现在这样的祸事。
  萧先生您无端被惊扰,心有雷霆之怒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小女的荒唐源自于鄙人从小对她的骄纵,一切罪责在我,还望萧先生念在她少不更事的份儿上,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不管您有什么惩罚,都由鄙人承担。”

  萧晋闻言眉头一挑,放下手里的雕塑摆件,转过身疑惑道:“讲义气,有担当,还父爱如山,姚虎臣,不管你这两番话是真心有感而发,还是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都能证明你不是一个会冲动行事的蠢货,所以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仅凭章文成的一句话就派人去截杀我呢?难不成这整个浩州已经是你的天下,你可以肆无忌惮,高兴了想杀谁杀谁?”
  这话要一般人说,那就是个讽刺,可从一名国安特工的嘴里说出来,就是在诛心了。华夏没有黑社会,也不能有黑社会,所谓的江湖,说白了就是一条咬人的狗,只要乖顺,万事大吉,可若是敢刺儿毛往主子的头上爬,那就离被杀吃狗肉不远了。
  因此,不管姚虎臣是不是真有萧晋所说的那么猖狂,他都绝对不能承认,除非他真打算跑路,直接把萧晋弄死在这儿。
  “萧先生您……您说笑了,”抹抹脑门上渗出来的汗水,他干笑着道,“我在浩州就是江湖上的一个小人物,占着资历年龄上的便宜,这才腆着脸被人叫声大哥,您这话,鄙人实在担待不起啊!”
  日期:2018-08-18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