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33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头马面走到一边低声说着什么,我低头看着这封信,似乎觉得这字迹越来越熟悉了,难道??
  这是刘伯温写给地府的?因为这字迹似乎跟刘伯温法书的字迹很像啊!
  我心惊疑,牛头马面走了过来,马面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真是十级算命师的话,那么你跟我们来吧,在大概四五百年前,一个陌生人来过我们地府一次,他当时说自己是十级算命师,想给阎王爷看看相……”
  我急忙问,“刘伯温?是刘伯温?”
  马面摇头,“他没说,他的名字只有阎王爷知道,因为当时这个人在给阎王爷看相的时候,阎王爷都不知道他是谁,当阎王爷看了一下生死簿才知道,但阎王爷没说,好像有点惊讶的样子。”
  “因为当时是我们两个将这个人带去见阎王的,所以我们当时在场,只是阎王爷知道这个人是谁之后,让我们两个出去了,这个人在阎王殿呆了三天三夜,谁也不知道里面在说什么,但这个人最后出来的时候,阎王爷让我们带这个人去一个地方,他呆了一天回阳间了。”
  说道这里,马面的语气依旧是带着几分啧啧称,似乎对这个人很崇拜的样子。
  “那你们要带我去的地方,是这个人最后呆的地方?”我喃喃自语的问。
  马面点头,“对,这个人出来的时候,他给我们两个算了一卦,他说“天”字是我们的福气,让我们以后遇到了要好好接待,我想他这个接待是让我们带你去他最后呆过的地方。”
  我愣愣的点头,只把李天入地来,这句话是说我的目的是要去这个地方?

  牛头马面点头,然后说了一句,“那跟我们过来吧!那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人去了。”
  我愣愣的跟了去,这个人居然几百年前推算到我来了,而且特意的给我留了一点东西?
  我现在真是迷茫了,我的出生是不是被人推算在其了?还是我为了这个推算才出生的?
  我无法想像这一切了,只是跟着牛头马面后面走,四周到处都是阴气,寒冷无,我却感觉不到什么了。
  浑浑噩噩的。
  牛头马面带我去的地方我在有关地府的介绍完全没听说过,因为现在我们好像走在沙漠里一样,不是什么奈何桥,也不是路两边有彼岸花的路,很迷茫的沙漠里。

  一路牛头马面都没跟我说什么,一路都是安静的。
  走了不知道多久,我可以在远处看到一座黑色的小房子,在沙漠里显得格外的显眼,这是那个人呆过一天的地方?
  靠近这小房子之后,牛头马面两个回头看我的目光更加古怪,甚至带着一丝惊疑,我有些茫然。
  “到了,你进去吧,我们两个在外面等你。”马面说道。
  我点头,缓缓的朝黑色小屋走去,但马面犹豫了一下叫住了我,我好的回过头来怎么怎么了?
  马面继续问,“我们以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一愣,我什么时候见过牛头马面了?几乎没有想的摇头,“没有。”
  马面与牛头互望了一眼,均是沉默下来,顿了顿后,马面才继续说道,“行我们知道了,这个地方知道只有我们两个再加阎王爷,你快点吧,以防出什么变故。”
  我点头,转身朝小屋子走去。
  越来越靠近,我心在想这个人会在里面给我留什么,这个人会是寄给尹芳那本邪性书的人吗?
  带着这些疑问,我走到了门口,发现这里真是很久没有人进过了,到处都是蜘蛛,估计也是一般鬼差也不能到这个地方吧。

  我走过去推开门,发现里面黑漆漆的,我正准备用手机灯照照有没有蜡烛之类的东西的时候,没想到漆黑的屋子里面,缓缓的接连自动亮起微弱的蜡烛灯光,缓缓的,我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
  发现这屋子跟书房差不多,正间是一个书桌,面留着几幅字画,这或许那个人给我留的东西,他想通过字画告诉我什么,我好的走过去。
  首先第一幅是一个男人双手倒背,站在山头仰望天空的画,这个男人一身古装,脸寥寥几笔勾勒出坚毅的神色,似乎要与什么做对抗的样子。
  这个男人是牛头马面口说的,阎王爷谈了三天三夜的人?心好之下,我看着这人的脸,他脸几笔勾勒,但画得格外传神,很熟悉的样子。
  是刘伯温吗?
  当初得到山御医那封刘伯温法书的时候,打开法书,里面走出一个画人出来,也是一身的古装,这么看来的确是有几分相似,不过仅仅是相似而已,毕竟画像的脸都只有寥寥几笔勾勒,“撞脸”也有几分可能的。
  不过,历史成为十级算命师的刘伯温和诸葛亮两人,诸葛亮的画像我在诸葛城看到过,这副画的不是诸葛亮,但如果又不是刘伯温,那又会是谁?

  不管是谁,反正这五官我真的感觉熟悉。
  如此一来,我继续看第二幅,这一副画的不同了,是这个男人加另外一个没有脸的黑袍人,他们两个坐在一起,似乎在喝茶聊天,这黑袍人浑身漆黑,微低着头,浑身下有股妖异的气息,我在想这是画像啊,为什么这个人画画你时候,不把这个黑袍人的五官画出来。
  但茶桌有一幅没下完的象棋。
  这残局很怪,红方是这个男人,黑方是黑袍人,但以我普通的棋技来看,怎么都是黑方可以将死红方,而且没有救,是死局。
  这黑袍人又是谁?莫非这残局的意思是这个黑袍人可以杀了这个人?
  第三幅是另外一个场景了,是一个森严的地方,如同朝堂一般,正襟危坐的坐着一名带着珠帽,身穿官服的威严男子,他脸色暗黑,眉心有一个月牙,应该是阎王爷无疑了。
  而这个人双手抱拳的在跟阎王爷说着什么,应该是牛头马面说的,四五百年年钱,这个人给阎王算命的场景了。
  不过这阎王爷的脸色十分怪异,好像很犹豫不决的样子,这应该是这个人跟阎王爷说了有关看相的另外一些事。
  而这个“事”是有关什么的?
  联想起第二幅图,难道是这个人给阎王爷看相是虚,实则是知道自己要被黑袍人杀死了,所以去找阎王爷?
  但找阎王爷有什么用?

  心疑惑,我接着看第四幅图,这副图有点温馨,是这个男人手拉着一名扎着小辫子的女孩的画,这女孩看去十分可爱,应该也十岁左右吧,她微微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是期待。
  我盯着这个女孩看了一会,发现越看这个女孩我怎么越熟悉啊?好像我认识的人一般,只不过模样太小了,脸肉嘟嘟的,我一下子分辨出来是谁。
  只是感觉这女孩的五官轮廓,特别是眼睛很熟悉,但脑海里一片模糊,无法将这张脸跟谁扯关系,这个画的女孩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被画去,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画里面??
  或许只是巧合吧。
  我翻到下面的一页,却发现只有没有画,只有几句话留下了:
  今与他人弈千回,

  浑身解数不得救,
  去得地府换生机,
  终能投胎再轮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