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29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只是我猜测的其一个可能,或许这个人想要的是孟婆汤呢?又或许还有其他目的呢!”
  天展接着说道,“你小子别发愣,明天晚出发了,你算算我们这行的吉凶。”
  我也赶紧将灯打开,将龟卜拿了出来,放进去三个铜钱,一阵摇晃后,铜钱掉了出来,一字排开,两阳一阴,我脸色一变起来。
  天展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

  我想了想说道,“这是九十六卦,暗卦,吉凶未卜的一种卦像,也是说变数很大,很有可能顺利,也有可能突发意外。”
  “说清楚一点。”天展急道。
  我尴尬的摇头,“道行不太够,所以算得不算清楚,这暗卦也可以理解为,我算不出此行的吉凶,一般出现暗卦是这件事根本卜算不了,这跟算的人道行有关,也跟事情的变化有关。”
  “这么说此行的变数真的很大了?”天展目光闪动起来。
  “也可以这么说。”我点头。
  安静了几分钟,天展躺了下去,闭眼睛说,“行,我知道了,睡吧。”
  既然天展这么说了,那我只能将东西收起来,关灯睡觉,但天展应该想好了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发生吧。
  第二天一早,我跟天展起床,既然用第三种方法了,暂时熄灭一盏灯算是简单,但牛眼泪得去买才行了,三杯牛眼泪可算是一个大剂量了,天展身只有一小瓶,自然不够的。
  吃了尹芳做的早餐后,我们三个出门去特殊市场买牛眼泪与冥币。。
  尹芳开车到了这个市场,也算是死人用品的市场,我店里面是做这个的,对于这些东西我自然清楚了,不过这里天展和尹芳都我熟,因为这个市场我根本没来过。
  跟着他们两个身后,我也饶有兴趣的看着一些东西,如元宝蜡烛,纸人用品之类的,这里如果要是我那边的进价便宜,那么我在边定一个点进货算了。

  很快到了一家店铺,老板是一名清瘦的年人,看去还不错,有点奸商的气质,天展一说要十瓶牛眼泪,这老板立马屁颠屁颠的跑进仓库去拿货了。
  毕竟一瓶质量好的牛眼泪的价格那都是一千起步的,十瓶少数也是小一万了。
  我无聊在他店里面看其他的东西,标价居然我村子附近的市场还贵,这不是扰乱市场吗?我无语。
  等了几分钟,这老板没出现,却出现一名看去有五十岁出头的女人,这女人是这老板的老婆,我一眼看出了这个女人跟老板有夫妻相,但她出来之后,让我跟天展都有些诧异,因为这个女人气质很好,更加关键的是,她的五官气质依稀像一个人。

  这老板娘好像平时不怎么出来做生意,所以一出来看了几眼,走了进去。
  我跟天展互望了一眼,天展压低了声音问,“像不像?”
  我点头,这个老板娘五官居然与术门的门主唐曼有几分相似,眉宇之间,一颦一动,虽说人也有相似的,但这老板娘主要是清冷的气质,与唐曼无限期的接近,这是别人不能模仿的,难道这老板娘是唐曼什么人不成?
  “太像了,我感觉是那死女人的妈妈,那死女人那么有钱,居然把她妈妈放在这里。”天展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听得无语,这女人看去近五十岁吧,撑死五十,但唐曼多少岁了?说说看去年轻,但最低三十六了,这怎么可能是唐曼的妈?
  我白了天展一眼。
  “你们说她像谁?”尹芳一脸好的走过来。
  尹芳没见过唐曼,跟她说了也不知道,只能说这个老板娘像术门的门主,尹芳听了之后也是很吃惊。
  首先她惊讶术门的门主居然是个女人,其次惊讶的是,她看我们的表情这么认真,也大致的可以从这个老板娘脸想出唐曼长什么样子。
  “这世间没有那么巧的事,这老板娘绝对跟你们说的唐曼有关系。”尹芳肯定的说道。
  听她这么说,我跟天展更加好了,自然想进去问问这个老板娘,这时候老板拿着牛眼泪走了出来,尹芳拿出现金递了过去,将牛眼泪收起来。
  我跟天展也走到了柜台前。
  我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老板,很快神色一动。
  天展笑着问,“老板生意怎么样?”
  这老板也客气的说马马虎虎,天展继续问他怎么称呼,他也没必要隐瞒,说了叫他老岳行了,天展是个“聊天”的高手,几句话下来,几乎将这老岳的底给套出来了。
  这老岳说自己老婆叫张馨,一起认识快四十年了,而结婚则是快三十年了,这老岳和张馨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从小一起认识,后来出去工作了在一起,感觉还不错一起结婚了,后来工作不太顺利,两口子商量着用积蓄开一个小店,这样也轻松一点。
  第一年的时候,那真是巨亏,因为没有生意,所以亏房租,亏压货,搞到一年到头不但两口子的所有积蓄都赔进去了,而且还欠了银行大概五六万块钱。
  当时两口子都不太想开下去了,准备出去工作还钱,但在两口子准备结业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一下子定了三四万的货,将两口子结业的心一下拉了回来。
  经过这个人的大单后,接下来的生意好像被开光了一样,居然慢慢的做了起来,而第一个定大单的人,每个月也固定的定一次,有时候两万,有时候四万,甚至有时候十万,每个月光这个顾客将老岳的店运转活了,加其他一些零零散散的顾客,一个月也赚得马马虎虎了,也一直做到了现在,也有十五六年了。
  老岳说这事的时候挺开心的,这对于他来说是人生的起伏,他也是一个话匣子,估计平时跟清冷的张馨一起过日子太闷了,天展简单的一问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说道最后的时候,老岳叹了口气,他说他这辈子唯一的遗憾是这么久了膝下无子。
  “你们两老年轻的时候没去医院检查一下吗?”天展忍不住问。
  “检查过,我跟我老婆子都没问题,但是怀不,土方子也试了不少,到现在这个年级也看开了,只是老了死了缺一个送终的人啊。”老岳叹了口气。
  老岳说完这话,听到里屋里面张馨叫他,也说了一句抱歉后走了进去。
  天展急忙问,“怎么样?这老岳面相怎么样?”

  天展这么问,尹芳也一脸好你凑过来。
  我想了想问道,“这么跟你们说吧,这老岳现在生活不错,他在市区有房有车,跟张馨的生活也幸福,算是小康家庭了,但你们知道这老岳的面相是什么样子的吗?”
  “怎么这么问?难道这老岳的面相,跟他的现在生活不一样。”天展问。
  我点头,“对,很不一样,首先这老岳是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他的面相显然是他的生活会很清淡,也是一辈子都是普通的打工一族,不太可能拥有店铺的,而且他到老了会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你的意思是老岳在外包小三?”尹芳眉头一皱的问。
  我摇头,“不是,老岳这个人不会做这些事,我这么说的意思是,老岳之所以现在拥有了他面相没有的东西,房子车子,店,那是因为有人用断了老岳后代的代价帮他换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