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8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郁明率领全体常委参与接待并全程陪同,详细介绍了鄞峡的基本情况和面临压力,明确指出目前当务之急是发展工业,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提升服务业水平。
  朱勤会意,现场指示相关部门和企业老总们分成几路实地考察,争取最短时间内拿出切实可行的援建方案。
  吴郁明兴奋得满脸红光,主动提出带队下基层,分组时朱勤刻意和方晟在一起。
  “爱省长十分关心鄞峡的经济发展,指示我们必须实实在在拿出措施,全力推动,还要保证短期内初见成效,老实说我的压力也很大呀。”朱勤笑道。

  实质是暗示此事完全由爱妮娅安排,作为朝明领导的一项政治任务。
  方晟诚恳地说:“作为落后地区,我们要学的东西很多,更重要的是经济发展和企业治理理念,只有从里到外脱胎换骨,才能赶上时代发展潮流。此次援建项目,不管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生产线、项目投资,我会安排年轻的、有管理经验的、素质优秀的干部负责接口,加强协调和沟通。如果兄弟单位觉得不符要求可以直接告诉我,立即换人!”
  果然是做实事的,爱省长没看错人!朱勤听了这番话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
  作为发达地区的朝明市,每年都有结对帮扶任务,经历哭笑不得的事太多了:把辛辛苦苦提供的优质种猪、种羊吃掉;挪动甚至贪污援建资金;伙同不良企业从基础设施建设中捞取好处等等。

  损失点钱不要紧,朝明市家大业大,根本没指望收回结对帮扶资金或从中获取收益,关键在于爱妮娅要求的“初见成交”四个字,让朱勤心里沉甸甸的。
  以前结对帮扶从没有这项要求啊!
  所以,资金的使用者和项目实施具体负责人,即鄞峡市长的能力决心很重要,他想干出名堂就能推动整体工作的进行,反之他只想浮光掠影搞宣传、做形象工程,结对帮扶八成泡汤。
  两天高密度、马不停蹄的实地考察结束,当晚在方晟和朱勤的主持下,两个城市相关部门签署了十多项战略合作协议。说是“合作”,其实就是朝明市出钱,鄞峡出土地、政策和劳动力,说白了就是扶持。
  签完协议,朝明代表团花十分钟时间吃了简单的工作餐,随即趁大巴奔赴潇南机场,乘坐最晚的航班飞回朝明市。
  目送大巴消失在夜幕里,吴郁明感慨说两天时间代表团没喝一滴酒,五顿饭总共不超过一个小时,把时间真正用在工作上,人家这种作风怎能不发展,怎会不赚钱?相比之下我们的理念太落后了。

  方晟接道因此要选拔一批素质好的干部参与朝明援建项目,用足用好援建资金,坚决杜绝滋生**等违纪违法行为。
  吴郁明点点头说是啊,凡是想通过援建项目发横财、捞好处的干部给我靠边站!
  听到两人对话,常委们面面相觑。
  两天来鄞峡市直机关、各县区干部闻风而动,通过种种渠道说情打招呼,想参与援建项目或捞点油水,或成为晋升资本。
  不料书记市长已提前觉察到这个问题,看来又没戏了。
  在吴郁明不断催促下,马天晓提交了市招商局全员竞聘初稿,第一行字就被吴郁明否决:
  “竞聘范围限鄞峡市区?太狭隘!我们要招聘人材,不是内部福利!”
  马天晓道:“好,改成鄞峡全市范围含各县区公务员均可报名。”心里盘算这样的话竞争太激烈,不太好内部控制,但只要在后面具体条件上做些文章,仍能保持几分胜算。
  然而吴郁明的话尤如泼了盆冷水:“还嫌小!干脆面向全省,凡愿意报名的都张开双臂欢迎!”
  震惊之下马天晓竟有点结巴:“这这这……情况太复杂了吧?人家市组织部愿不愿意放,省委组织部是否同意,来了之后住宿等等怎么安排?鄞峡没有这个先例,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操作……”

  吴郁明道:“不会可以学习嘛,我记得方市长在红河搞过面向全省招聘人材,也干过组织部长,这方面经验丰富,你可以多请教。”
  马天晓哪肯让方晟参与制订方案,搪塞道:“好的好的,我再多方了解。”
  几易其稿,提交到常委会又免不了一番唇枪舌剑。以窦康为首的本土派,以成槿芳为首的国腾系都对“面向全省”极度不满意,打算通过投票否决该方案。
  因为招商工作关系到后面一系列措施方针的贯彻,吴郁明态度非常强硬,说如果各位不同意面向全省招聘,那我干脆建议省委组织部直接安排局长人选!副厅领导干部可以由省里直接任命!
  方晟缓颊道不是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吴书记的本意也不是非要外地干部不可,而是通过这样一个举措表明鄞峡开放开明的态度,同时激励本地干部拓展思想,拓宽眼界,主动适应和迎接新挑战。

  这样一说常委们还能接受,均想副厅位置不争也罢,这两尊神要求高花样又多,很难讨得了好。
  窦康道:“我的看法是局长面向全省招聘,副局长还是从本地干部里选拔,一来有意识培养鄞峡干部,二来便于同级部门沟通协调……”
  吴郁明道:“方市长说得对,方案本身并没有排斥本地干部,面向全省竞聘,咱鄞峡干部就出不了头吗?起码比外地干部熟悉情况嘛,而且在综合评分过程中,如果分数相同或差距不大,还是倾向任用本地干部的。各位不要觉得‘面向全省’四个字刺眼,实际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们思贤若渴,说不定人家根本不愿意来,连个报名的人都没有,对不对?”
  常委们发出含混不清的笑声,暗想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啊?肯定有长期困在正处位置急欲突破的干部,鄞峡虽然落后贫困,副厅就是副厅,好歹迈入厅级干部行列。

  “既然吴书记坚持面向全省,那就面一回吧,不过中层名额得把机会留给咱鄞峡干部,成年累月在大山里奋斗的干部们不容易。”慕达划出了本土派的底线。
  吴郁明脸一沉要发火!
  厚厚二十多页招聘方案,为正文第一段第一行就争论了半个小时,这种效率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
  方晟脚尖在桌底下轻轻踩了他一下,扬声道:“全部还是部分面向全省招聘,可以暂且搁置争议,先讨论后面内容吧。”
  经方晟提醒,吴郁明顿时醒悟过来。
  窦康、慕达等人表面上围绕“面向全省”寸土必争,实质想采取近于无赖的拉锯战激怒自己,通常人被激动情绪左右时会说些过分的言辞,正好成为他们攻讦的话柄。

  想到这里吴郁明不由暗自惕然:论担任厅级干部时间,自己比方晟多一倍有余,怎么养气功夫反而略有逊色?
  接下来又围绕报名资格里的学历、任现职时限、年龄、加分项等激烈争论,然后研究笔试、面试出题人和主考官问题,窦康为首的常委们建议由组织部会同人事局出题并主考,吴郁明则坚持方案所提的“招商管理领导小组具体负责”。
  僵持了四五分钟,一直没开口的方晟道:
  日期:2018-09-1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