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3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璐怕李沧海生气,便偷偷的看他,见他脸上露出笑容,便也扭过脸偷偷的看着窗外,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车厢里虽然沉默下来,却出现了一种只有恋爱才有的暧昧气氛。
  李沧海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和陈璐这么晚一起回宿舍,便把她放在公司大门口就开车回家了。
  回到家里,李沧海想到这一晚上的经历,也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和白雅荷、和祁薇都不曾有过。
  这会是恋爱的感觉吗?李沧海默默的问自己,却不知道答案。
  自从那一晚情感萌动,陈璐偶尔会约李沧海吃饭,有时跟她咨询装修房子的事,李沧海有时候会请她,有时候也会拒绝。毕竟董办主任和组长不一样,不如原来那么自由了,李沧海更多的时间是跟着温东明,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少。李沧海越来越感觉自己想一个秘书,没有什么是他的职责,又好像所有的事都是他的职责。
  李沧海偷偷的在QQ上和祁薇抱怨:“你还费什么心思写我的岗位职责?干脆就一句话,完成董事长交办的各种工作。”
  祁薇就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说:“你别不高兴,董事长就是一面大旗,就看你怎么用,用好了就是令旗,用不好你就只能挂白旗了。”
  “我知道,但是拉大旗作虎皮的事我可不干,我就想本本分分的把自己的工作干好,现在每天跟着董事长后面当应声虫,完全没有体现个人的思想和能力,没什么意思。”

  祁薇便骂李沧海身在福中不知福:“全公司上下有多少人惦记这样的机会,你却还嫌没意思。别看你这个主任就领导一个人,可你说法分量却是不一样的。”
  李沧海想起现在董办就一个赵跃,有些事的跟踪落实光靠自己和赵跃恐怕还是有难度,便催祁薇赶紧给自己招两个能干的人,或者干脆调两个过来。
  祁薇说:“干脆把我调过去跟你干得了。”
  李沧海便回了个色色的表情说:“你不一直跟我干的吗?”
  祁薇便又骂李沧海下流。
  李沧海刚要回信息,却听桌上电话响,一看是温东明的,便赶紧接起来说,“老板。”
  “你来一下。”
  李沧海赶紧放下电话起身去温东明办公室。
  温东明看李沧海进来,便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他坐下。
  李沧海坐下后便摊开笔记本看着温东明,等着他交代任务。
  温东明却没说什么事,只说:“沧海来时间不短了吧。”

  李沧海笑着说:“是,有几年时间了吧。”
  “你来了一直在研发中心?”
  “是的,那时还是陈总在呢。”
  “嗯,环宇还是不错的,只可惜辞职了,否则现在也该是副总了,他现在怎么样?”
  李沧海不明白温东明怎么会突然问起陈环宇,便小心翼翼的说:“他辞职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现在的情况不太清楚。”

  “你来公司一直跟着他吗?”
  “那倒没有,那时陈总已经是研发中心总经理了,我刚来是到一组,那时白总还是一组组长。虽然理论上说也在陈总领导之下,可我的直接领导是白组,所以,我跟陈总接触的机会其实不多。”
  温东明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对李沧海的做法表示肯定还是认可他说的话。
  “哦,白雅荷,她这个人怎么样?”
  “挺好的。”
  温东明看着李沧海笑了笑:“你小子,说话干嘛那么外交?”
  李沧海见温东明说自己,便憨憨的笑了笑说:“是挺好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都很好的。”

  温东明听了也点了点头,说:“雅荷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我是信得过的,所以当初才让她来做研发中心总经理,但是她是否具备更高的领导能力,我现在还不确定。”
  李沧海听温东明这么一说才想明白,原来温东明东拉西扯的说了这么说,是在考虑要不要提拔白雅荷为公司副总经理的事。李沧海本想说破,可又不确定温东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板,便装傻说:“我来了就一直跟着白总,她的领导能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温东明闭上眼睛一副很是疲惫的样子,一边揉太阳穴一边说:“就目前来看,她领导研发中心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她是否具备更高的领导能力呢?做一个团队领导,不光是做一个技术专家就可以了,更重要的还是要能够带领团队,团结大家,让每个人都发挥自己的优势,这才能让这个团队迸发出最大的潜力,可以说自知之明、知人之智、容人之量可是缺一不可啊。”
  李沧海听温东明这么说,便怀疑他是对白雅荷在用人上的安排有些不满,如果此时自己适当的说上几句话,也许温东明就打消了提升白雅荷的念头,那将来白雅荷很可能也要走陈环宇的路子,那时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再回到研发中心去搞自己的技术工作。
  李沧海听温东明没有征求自己意见的意思,便沉默着不说话,小心的揣度着他话里的意思,尤其是自知之明、知人之智和容人之量这三句话的意思,慢慢的便觉得刚才自己的想法有些肤浅了。
  李沧海想既然温东明问白雅荷的领导能力,那自己的领导能力又当如何呢?假如这个时候自己在背后说白雅荷的不是,不仅会让老板觉得自己没有容人之量,甚至有挟私报复之嫌,那就不是领导能力的问题,而是人品的问题,这样的人,老板怎么可能信任和重用的?想到这,便为刚才自己的想法感到后怕,所幸自己没有急于说话,否则这样的印象一旦形成,想改就难了。
  “你觉得她怎么样?你跟她共事也有几年时间了,对她应该还是比较了解的。”
  李沧海见温东明问自己,再和老板打太极便说不过去了,如果让老板知道自己和他有所保留,就永远都不可能建立信任,只是这话到底该如何说,才能不影响自己的形象,又让老板感觉到自己的真诚呢?
  李沧海想了想说:“白总技术能力肯定是没什么问题,就研发中心的管理,我个人感觉也没什么问题,可以说在目前岗位上还是非常胜任的,至于您说更高的岗位,我不清楚是什么,也不太清楚有什么样的能力要求。不过您刚才所说的自知之明、知人之智和容人之量,我倒是有些看法。当初白总提熊大伟的时候,我确实曾经怀疑过她,觉得她缺少知人之智和容人之量,但是现在我明白了,这恰恰是我缺少自知之明,一个人的想法是很容易被他所站的立场所左右的,现在跳出来看,白总的做法没什么不妥,所以我也就释然了,假如你让我给一个更加明确的答案,我还是倾向于给她更大的舞台,毕竟用人是不能光考虑能力的。”

  温东明显然对李沧海最后一句话充满了兴趣,便看着他问:“那你说说还要考虑什么?”
  “考虑她和公司利益的平衡,如果只考虑能力,往往只看到她能给公司带来什么,但是如果不用她呢?她一定也会从公司带走什么,就像陈环宇,我相信他的离开,对公司是有损失的,那现在如果白总如果得不到这个舞台,是否也会离开,她的离开,会给公司带来什么损失呢?公司能否承受这个损失?这都是要考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