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62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袓庭的脖子被掐住的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男人手上传导到了自己的身上,身上原本的大火也在霎那间熄灭。白发男人向前两步,直接踩在了袓庭焦尸的身上,用带着刻薄的语调说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说,邵家姑娘哪去了?”
  看到最后的机会已经流失掉,已经好像焦尸一样的袓庭瘫软在了地上。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做的……”

  “我没问是不是你做的,听清我的问题----邵家姑娘哪去了?”说话的时候,吴勉一脚将袓庭挑了起来,随后将他踢到了归不归的身边。随后白发男人对着老家伙说道:“救他,现在他还不能死……”
  归不归明白吴勉的意思,当下从怀里面摸出来一粒丹药塞进了袓庭的嘴里。如果不救治他的话,一时三刻之内袓庭就要变成一具真正的焦尸了。用手指将丹药捅进了袓庭的嗓子眼之后,归不归回头笑咪眯的对着小皇帝朱允文说道:“陛下,我们几个要借你的宫殿一用。别惊扰到陛下和众位大人,还是请回避一下的好。”
  小皇帝明白归不归的意思,当下冲着那些还在看热闹的官员们说道:“你们去议事处商议讨伐朱棣的事宜,商量出来一个结果再来上奏。杨总旗,你陪着几位大人去议事处。这些侍候的宫女、太监和侍卫们也跟着一起去服侍。”
  杨军明白这是要自己去封住这些官员们的口,有吴勉、归不归陪伴身边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当下行礼之后,这位总旗大人带着十几位大臣走出宫殿。
  归不归的原意是想连这位小皇帝一起请出去的,没曾想朱允文会留在这里。既然他这个皇帝想要留下看热闹,老家伙也只能由着他。这个时候吴勉已经走到了缓过来一口气的袓庭身边,说道:“死之前先回答我的问题,邵家姑娘哪去了?”
  “邵家的姑娘与我无关……”袓庭自己操控磷火虫烧了自己的身体,此时他的内脏已经大半都被烧掉。原本以为一击不成,自己也要马上命归黄泉的。想不到一颗丹药下肚,竟然将自己马上就要逝去的性命又吊了回来。
  吴勉面无表情的看着焦尸一样的袓庭,说道:“那就说说和谁有关,说出来我让你安安心心的死。说不出来,你就这样一直煎熬的活着。”
  之前吴勉在乾清宫陪伴着小皇帝的时候,突然收到消息邵家出了事情,请他马上赶过去看看。和邵家的女人们相比,小皇帝自然也算不得什么了。当下白发男人没有丝毫犹豫,施展遁法到了邵家。
  到了之后才知道,半个时辰之前邵家姑娘邵南华突然失踪。邵清淼正在和女儿说话聊天的时候,只是起身倒茶的功夫,坐在旁边软榻上的女儿便不翼而飞。一旁服侍的还有两个丫鬟,三个人竟然都没有发现邵南华是怎么消失的。
  现在邵家已经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邵南华的踪影。就在她们这些女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这位白头发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听到不是这些女人想办法去宫里找的自己,吴勉便明白了这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现在宫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白发男人已经顾及不到那位小皇帝了。当下他也施展术法在南京城各处寻找邵南华的气息,不过在城里找了几圈,也没有找到那个小姑娘的气息。
  最后吴勉直接回到了皇宫,只要抓到那个调走自己的人,便还有机会能找回邵南华。好在归不归已经替他找出来了这个人,剩下就等着他自己说出来了。
  这时候,归不归笑咪眯的蹲在地上,对着袓庭说道:“你不说的话,那老人家我只能去问大术士了。到时候这个掳走良家少女的罪名就只能扣在那位术士爷爷的头上了,袓大人你好手段啊,刚才差一点一把火烧死了大术士的儿子,现在又给他背上了这口黑锅。我老人家要是教出来你这样的弟子,早就自己憋死自己了……”
  “安道陵……他说会替我调开你们的,不过我并不知道他会这么做。”听到了归不归要把席应真牵扯进来,袓庭也没有了办法,只能将自己的同伙供了出来。喘了口粗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安道陵现在藏在我儿子袓元方的私宅当中,你们去那里找他吧。他在……”

  说出来自己儿子的私宅之后,吴勉再次原地消失,施展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原地。看着白发男人消失之后,袓庭艰难的转了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可以了结我了吧?”
  “该说的都说了?老人家我怎么没有听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弄明白,邵家姑娘生死未卜。你就这样死了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吧?这些事情都没有说清楚,你怎么可以说死就死?比方有人说你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不过那位大术士只收一名弟子,现在大术士弟子的帽子扣在广孝和尚的头上,那你这个弟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袓庭明白这个老家伙是要拖到吴勉回来,当下他只能强忍着身体内外的痛苦,对着归不归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刚才袓庭说的不假,他的确是洪武十六年的榜眼。所有的事情都要从他父亲袓德当年讨了一方小妾说起……袓家也是洛阳的富豪之家,他的父亲在袓庭六岁那年给翠云楼的一名**赎身,娶她做了一房小妾。这样的事情当时看来也没有什么,不过袓庭父亲不知道的是,他这个小妾当年有个叫做席应真的老相好。
  大术士当年和小妾的关系交好,曾经许诺过如果有朝一日,有恩客替她赎身娶为妻妾的话,他便会送上一份厚厚的贺礼。后来听说自己的老相好已经找到了归宿之后,便讹了自己弟子姚广孝的一大笔钱。趁着夜色将这笔钱交到了那女人的手中。
  大术士虽然生性风流,不过对有主的女人是绝不沾染的。送了钱财之后马上就要离开,却在无意当中发现了晚上起夜,正站在院子里撒尿的袓庭。大术士看出来这孩子有慧根,调教几十年必定也是当地有名的术士。
  不过当时姚广孝还占着自己弟子的名分,大术士留他还有用处。当下看着这孩子的慧根深厚,却不能收之为徒心里难免可惜。都走出了洛阳城,心里也一直在纠结这件事。最后大术士想了个主意,他教授袓庭术法,却不以师徒相称。有朝一日和姚广孝师徒缘分尽了,再马上去回头将小祖庭收到门下。
  这么多年,大术士一直是趁着无人的时候教授袓庭术法。而且叮瞩他不可以在外人面前显露,故而过了这么多年,周围的人只知道那位洪武十六年的榜眼袓庭,却不知道还有一个修士袓庭。只是后来大术士一次酒醉,无意当中说漏了还有一个后备弟子的存在。
  日期:2018-10-19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