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24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得好快把分元草给我妈才行。

  天展边走边问,“你说我们今天这么一闹,算是犯了术门的大忌了,那刘伯温的法书还会不会给你?”
  我摇头反问,“你说呢?”
  唐曼不叫人过去追杀我都算是好了,还把法书给我?
  “我估计着吧,有可能给,也有可能不给。”
  天展顿了顿继续说道,“按照常理来说,不会给,毕竟咱们今天打了她术门的脸了,术门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组织了,这脸面什么都重要。不过也有可能给!毕竟术门之前那么极力的邀请你加入术门,连一人之下万人之的长老曹三都对你客客气气的,甚至不惜用传说的刘伯温法书来吸引你,很显然你对术门很有用,而且这个“用”,没你不行。”
  “你这么说我之前还信,但今天我差点杀了那个门主,她没杀我都算好了。”我摇头。
  天展眼珠转了转,好的问,“那门主到底是谁啊?”

  “唐曼。”我说道。
  天展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你没开玩笑?……啧啧,我说这个女人厉害的很,连你跟我都能秒杀,没想到居然隐藏得这么深啊,不过这女人也太年轻了,身材还那么好,说是一个尤物也不为过的,这谁会想到她是术门的门主啊?”
  我心苦笑了一声,我也没想到唐曼是术门门主的,因为我之前听曹三说,术门已经成立了二十六年,那么作为门主,也不管男女了,至少都是四五十岁起步了吧?
  但唐曼哪里看去有四五十岁?我第一眼看去觉得她我大不了几岁,也二十三四的样子,毕竟她身材样貌跟三十岁都扯不关系。
  但怪怪在,按照唐曼的手下薛老所说,她跟着唐曼三十六年了,估计应该是唐曼很小的时候被那薛老照顾长大了,算刚出生被薛老带着吧,那按最小的算,唐曼也有三十六岁了。
  可术门已经成立二十六年了,那唐曼多少岁开始创建术门的?十岁?可能吗?咱们十岁在干什么?还在玩泥巴吧?
  越这样想下去,我心慎得慌,这唐曼到底是太会保养了,还是有什么其他秘密在她身?
  难道说她也是精怪?那自然不会老,也不会显老,但不可能吧?我妈也没看出来啊。

  这个女人一身的神秘感啊!
  天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对唐曼的印象是冷,狠,还有腿长……至于其他的,没有了。
  反正这女人我是不想再见到她了,她的冷,她的狠,她的手段,还有完全不惧生死,在我心算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但她口口声声说我是她属下,好像女王一样,要把我当奴隶一样驱使,对于这点我自然很排斥的。
  可她手的刘伯温法书,我真是用得着的。

  因为我心的预感越来越近了,这封属于我的法书,我要用了!
  跟天展边聊边走,大概走走跑跑的花了三个多小时才找到一条路,当然,途不可能遇到唐曼的。
  在路拦了一辆车,直接三千块一甩,这司机带我们回村子,坐车大概坐了七八个小时,才在晚十点多的时候到村子口。
  我急忙的朝店里面跑去,刚到店门口,门打开了,是果果开的门,我跟天展跑进去,天展在店里面等我,我快速跑进房间。
  看到我妈依旧是盘坐着,但已经真的露出原形了,恢复了白狼的样子。
  我妈疲惫的睁开眼睛,我赶紧说分元草已经找到了,并盒子打开,我妈看了以后,一脸吃惊。
  我也没怎么说话,将分元草给我妈后,说了一句我在外面等,跑了出来。
  既然分元草已经找到了了,那么让我妈尽快的用才是最重要的。
  我跟天展都在店里面等,果果去厨房给我们准备一点吃的,也算是饥肠辘辘了,简单的炒饭我都吃了四碗,吃饱后,我也睡不着,直接地的盘坐下来,呼吸吐纳。
  天展也受伤了,不得不找个地方自己疗伤,所以这一夜也算是安静的度过。
  相对于次用了一次力量让我直接进阶到了三级算命师,这一次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但体内好像被洗髓了一样,气却凭空增加了一倍,感官也更加敏锐起来,这样下去,到突破四级算命师应该不会太远的。

  这样也让我放心不少,毕竟我最大的底牌已经在一次用完了,下次遇到很强的对手,我怎么办?
  我想,只有加强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吧!
  早醒来的时候,我妈还没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我想这个巩固真元的过程异常的艰难吧。
  果果已经准备了早餐,我跟天展吃了之后,他继续的疗伤,我则是也没有开门做生意的打算,在店里面不是呼吸吐纳是研究卜卦,这样时间也过得很快,三天算是转眼过了。
  这天晚,我跟天展都闭眼入定,却突然听到后院有脚步声响起,我跟天展同时睁开眼睛,看到我妈恢复人形的走了出来,我心大喜,急忙跑了过去。
  我妈这时候的气色好了很多,虽说跟之前还是有差别,但是至少已经可以重新化为人形了,那么说明我妈的伤好了不少。
  这种伤及真元的伤也不太可能那么快好的。
  看着我妈脸露出她的笑容,我也是松了口气,我妈微笑的对天展说了一句谢谢,并看出了天展也受了内伤,翻手的拿出一颗药丸出来。

  天展刚才还一脸不好意思,看到我妈手的药丸以后,大吃一惊。
  “阿姨,这太贵重了,我……”
  天展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摆手。
  “相你为我做的,这点不算什么。”
  我妈摇头,笑着塞进天展手里,“咯,拿着吧,吃了这颗,你应该可以突破到五级道术师的。”

  天展沉吟了一下点头,“那多谢阿姨了。”
  天展拿了这个丹药之后,在我妈的意思下,走进后院去疗伤,也借这丹药看能不能突破。
  我都知道天展卡在四级道术师这个境界很久了,能否突破真讲究一个契机与机缘,希望他能成功突破吧。
  看到天展进去后,我妈拉着我问,“儿子,你会解梦吗?”
  “妈你做梦了?”我好了。
  我妈点头,然后露出一丝回忆的说道,“妈在这三天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刚才才醒过来。”

  听我妈这么说,我自然好的让我妈坐下来,给我妈倒了一杯热茶。
  “那妈你先说说,看我能不能解。”我沉吟之后说道。
  这解梦不算是我算命的范畴的,虽说古有周公解梦,但跟我们算命师扯不多大关系的,因为梦是虚无缥缈的,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是说我们平常会把我们看到的化入梦境里面,或许梦里面真实的是某些环境,某些人,其他的情节不好说了。
  我只能尝试破解一下,毕竟我连自己的梦都搞不清楚,次我梦到我用石头砸死张强,结果真的是“我”砸死了张强,其实当时的梦境已经告诉我情况了,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一点而已,因为我梦到的是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砸死张强,而真正的我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旁观者。
  我妈喝了一口茶之后,缓缓说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