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19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的力量很怪,强是很强,不知道能不能接我一掌!”
  唐曼一双眼眸瞟了我一眼,站起来,她修长的手掌抬起,微微一摆动,骤然间,一掌拍了出来。
  我心一惊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手掌的力量,我低喝了一声,疯狂的调动体内的气到手掌,下一刻是砰的一声闷响。
  我跟她都纹丝不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妈会重伤吐血了,她这一掌的威力太强了,我手掌没有什么感觉,但明显的感觉一股气突然涌进我身体,好像要撕碎我内脏一样,我体内的气一挡,这股气才消退。
  如果不是我激发力量,她这一掌必定让我这只手断掉!
  唐曼脸色瞬间苍白,她紧闭着双唇,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我手掌再用力,她后退出几步,我身子一动,想顺势捏住她的脖子。
  她双眼始终是平静,却是冷笑了一声,“想抓我?”
  她一掌再次拍了出来,依旧的迅猛至极,这死女人是伤不了?
  我一咬牙,再次对轰了出来。
  砰!
  唐曼后退了一步,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出来,我看了地的鲜血一眼,居然有块瘀血,难道她也被我妈一掌震伤了?
  “我再说一遍,将分元草交出来我马走!”我盯着她说道。
  唐曼摇头,“我也再说一遍,分元草已经被我毁了,况且走?你走不了了,我说过了,你对我不敬,我会责罚你的!”
  “那这是你逼我的!”
  我冷哼了一声,手掌再次朝她脖子抓了过去,唐曼咬牙的侧身一转,她另外一只手也朝我拍了过来。

  速度很快,可以说让我都眼花缭乱,我心一惊,急忙后退的闪躲,唐曼的近战经验异常丰富,她手掌更加快了几分,一副要将我一掌拍死的样子。
  我心暴怒,只能赶快将手掌朝这边拍过来,又是砰的一声,唐曼后退出三四步,狠狠撞到了桌子边,桌子立马四分五裂的爆射开来,她脸色一白之后,又吐出一口鲜血。
  我看了她一眼,大步的走过去。
  “李天,你是我属下,你以下犯,接二连三的对我不敬,我说过了我会责罚你的!”
  唐曼将嘴角的鲜血擦去,双眸依旧是平静如水。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朝她脖子抓去,这个女人不逼她,她不可能说的。
  唐曼嘴角翘起,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我心一惊。
  正想她这笑容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听到咔嚓一声,感觉脚下一空,原本结实的地面突然出现一个深坑,我一个不注意,根本避无可避的一脚踏空了。
  整个人正要落下去,我手一伸,抓住了唐曼的手,她平静的双眸终于露出一丝惊色。
  我死死抓着她,只感觉眼前瞬间一黑,耳边轰鸣,身子以极速坠落。
  “扑通,扑通!”两声!
  我感觉身子一凉,自己坠落进了一个冰窟,冰冷的水拼命的灌进我的鼻子嘴巴里,这种窒息的感觉让我瞬间脑海空白,坠落得力量太大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身子往下面沉。
  越沉越深,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我紧抓的唐曼不见了,我心一惊,赶快的往面游。

  在在我用力游的时候,发现远处的水下,唐曼还在缓缓坠落,鲜血不断的从她嘴巴里面冒出,她好像没有知觉一样没有反抗的往下面沉,她被摔晕了?
  我吓了一跳,赶紧的朝她游去,她要是死了,我还怎么逼问她?
  等我游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以防她偷袭我,但我发现她气息很薄弱了,我赶紧拉着她往水面游。
  “噗呲……呼,呼……”
  我冒出水面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也将唐曼的头提出水面,视线很微弱,我只能拉着唐曼朝一个方向游,幸好走了两分钟,我看到了石头,也是到了岸边了。
  我一把抓住岸边的石头将唐曼拖了去,到了岸,我大口的喘了几口粗气,我从背包里面拿出强光手电,照射着躺在地的唐曼。

  她脸色苍白至极,我蹲下来按着她的脖子,她的血管还有微弱的跳动,她没死,我松了口气。
  不用去管她了,这女人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水淹死?
  我开始用强光手电来打量一下这里的环境,一圈扫视之后我心缓缓沉入了谷底。
  这里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山洞,大倒是很大,但完全没有任何出口,跟一个花瓶一样,我现在在花瓶底,而这个花瓶深入地下。
  按照我刚才摔下来的时间来看,我估计着至少是深入地下一百米了,我将强光手电照射去,却发现掉下来的通道都是光滑至极,而且很宽,可水井大很多,这完全没有什么可能徒手爬去的可能,而且在这种地方根本没有手机信号,怎么出去?
  我被困在这里没事,但我妈要急着用分元草啊!
  我心愤怒,低头看着昏迷的唐曼,这个女人我真的想捏死她,我蹲下来按住她的人,估计用力太大了,她长长的睫毛微微跳动了几下。
  但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我再次按住她的脖子,发现她血脉的跳动已经到了薄弱的边缘,我当即心一惊,这死女人可不能死啊!
  难道她刚才接了我三掌已经将她直接重伤了,再加我妈之前在她体内留下的重伤隐患,让她在这时彻底的爆发,到了死了的边缘?

  如此一想,我掐了一下的手腕,气息的确是薄弱至极,我沉吟了一下,调动体内的气往手指而去,感觉手指炙热无,我伸手点在了她的脖子,缓缓的移。
  她估计是胸腔里面有水了,我用气将里面的水逼出来可以了。
  噗呲!
  她张口吐出一口夹杂着鲜血的血水,她连续咳嗽了几下,眼皮跳动之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眼睛转动的四处看了看,疲惫的眼眸深处,缓缓浮现出一抹杀气。
  “李天,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她声音嘶哑而尖锐,没有之前的平静,有的只是怒火。
  我看了她一眼,直接一手朝她脖子抓了过去,掐住她的脖子后,我用力一捏,她苍白的脸瞬间猩红起来,我盯着她问,“说,分元草在什么地方!”
  “你,李天,我会杀了你的,一定会杀了你的!”唐曼双眼杀气闪动的盯着我。
  “好!这是你逼我的!”

  我神色冰冷,掐住她脖子的手徒然用力,便是狠狠一捏!
  唐曼没有挣扎一下,任凭我手指用力,她死死盯着我,甚至连眼皮也没有跳一下,好像我现在要她的命她不会眨一下眼睛。
  我心惊讶了,这唐曼到底是不是女人?
  要看她双眸飞快的充血,我眉头一皱,“你不怕死吗?”

  唐曼只是盯着我,紧咬牙关,直到她整个眼睛都血红了,我不得不松开了她,现在她还不能死!
  她干咳了几声,却是躺着吐出一口鲜血出来,她苍白的脸滴了几滴猩红的鲜血,将她映衬得更加苍白。
  她扭动着身体,似乎动弹不了了,她盯着我问,“李天,你说,你刚才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心怪,是不是刚才落水的时候撞到了什么地方了?怎么会动不了?
  见我没有回答,唐曼眼睛通红的再问了一遍,声音异常的沙哑,“李天,你刚才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说!你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