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8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好,在白翎看来他是刻意怜惜,没有完全发力,感觉既愉悦又放松,在毫无负担的情况下美美享受了一回。
  事毕,方晟继续呼呼大睡,白翎则是两天里飞了个来回,加之连夜听取回报,再与施罗德勾心斗角的谈判,也疲倦万分,在方晟的鼾声中进入梦乡。
  第二天上午白翎和反恐人员“陪同”罗伯特去省城,目送他登上直飞华盛顿的航班。
  方晟睡到临近中午才懒洋洋起床,全身骨节、肌肉酸痛不已,还是提不起精神。
  色是刮骨刀啊,方晟深切体会到这一点。
  慢腾腾踱到机关食堂,吴郁明正坐在第一排埋头吃饭。方晟胡乱挑了几样菜坐到他旁边,主动说:
  “向吴书记报告,省委组织部原则同意招商局升格和增加副厅编制两项申请。”
  吴郁明顿时展颜笑道:“就知道方市长出马肯定成功,瞧你脸色很差,这趟辛苦了,辛苦了!”
  方晟暗想是蛮辛苦的,小命差点送在床上!
  接着两人商量不能枯等韩青回国走程序,那样起码得两个月后,还是边等边干,立即启动招商局全员竞聘方案和宣传活动。
  食堂里来来往往的机关干部们见书记市长并肩窃窃私语,都忐忑不安,不知两位均以胆子大、有魄力著称的领导又闹什么妖蛾子。
  见方晟吃完饭去办公室,成刚一溜烟拿了厚厚的材料尾随其后。市长外出两天半,急待处理的事务和审批项目、活动、会议等积压如山,必须觑着空儿回报。
  好不容易把成刚打发走,于正捧着笔记本和文件夹进来,说南泽厂的情况基本调查清楚了,需要详细回报。

  方晟掩住嘴连打两个呵欠,说不要太细,提纲挈领抓住主要矛盾就行。
  于正点点头说好,下面我简要回报南泽厂资不抵债和破产拍卖等真实情况:
  近五年来,南泽厂主营业务即农用机械和配件的生产、销售、维修维护等稳中有升,客户粘着度保持七成左右,资产质量优良,是鄞峡地区为数不多的能够正常经营的国企。
  使南泽厂走下坡路的是领导层错误的经营理念,误信个别市领导怂恿,搞所谓“混合经营”,居然把申请用于生产经营的流动资金贷款搞房地产开发!
  地是市里特批的,变更贷款用途也得到市领导和银行默许,然而鄞峡的房价却没能如愿上涨,在绵兰、舟顿涌现大批商业房后,房价反而有所下跌,南泽厂亏得鼻清脸肿。
  房子卖不动,贷款一再展期,银行不肯增加额度,反过来影响南泽厂生产经营。至去年,南泽厂甚至不敢接金额大的订单,因为买原材料的钱都凑不齐。这种情况下加上扎口销售,合作多年的老客户纷纷转投别处,南泽厂愈发陷入泥沼。
  此时如果南泽厂壮士断腕,把开发楼盘挥泪甩卖或拍卖,起码能维持车间生产,逐步挽回客户。然而以余厂长为首的厂领导却死活不肯处置,宁可承认南泽厂资不抵债宣告破产……
  “那个楼盘还有其它人入股,想熬到房价上涨?”方晟连喝两大杯咖啡,振作起精神问道。
  “楼盘开发商新鄞房地产公司最大的股东是南泽,其他还有五个自然人股东,经调查身份颇为诡异,要么是从没出过山的老山民,要么是家境很一般的普通职员,根本不象能拿出几千万的样子,照常理推测幕后另有其人……”于正说。
  南泽厂宣告破产拍卖,新鄞房地产公司的股权也打包在内。厂房、设备保持正常生产能力,技术力量全市首屈一指,还有诱人的职工宿舍区,刚开始很多企业和个人闻风而动,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余厂长等厂领导接洽了几家后,对方纷纷打退堂鼓,价格一降再降也无人问津。市领导担心最终成交价连职工安置费和相关税费都缴不起,遂出面请国腾油化协议收购。

  根据南泽厂中层和探听到内情的员工反映,国腾油化的收购价比刚开始的价格便宜很多,但比后来卖不动的价格又略高些。
  价钱肯定有点亏,总比卖不掉好。
  余厂长等厂领导们都这么说,工人们觉得这话没毛病,虽然心里堵得慌也勉强接受。然而安置方案出台后,工人们炸了!
  明显不合理,压根无视工人们的利益和诉求!再联想南泽厂其实能维持下去,是厂领导们执意要破产,于是一直沉默压抑的火山爆发了!

  之后余厂长等人为拉拢、分化上丨访丨工人们,几次大幅修改安置方案,始终没被工人代表接受,直到市领导班子大换血。
  仔细听完于正的叙述,方晟问道:“你提到的市领导具体是谁?不必讳言,实事求是。”
  于正犹豫片刻,道:“祝市长……”
  “南泽厂是鄞峡颇有影响力的国企,破产、拍卖、收购每个步骤都要经过慎重研究、反复讨论,区区副市长能说了算?”方晟质疑道。
  于正道:“市委高层运作的情况……我,我不太清楚……南泽厂申请破产和拍卖的报告上有前任市长签字,相关部门签单也是齐全的,其中并没有祝市长参与的痕迹。”
  “市长同意拍卖,那就应该面向社会公开招标,为什么变更为协商议价方式?”
  “毕竟是国企,市领导担心社会影响不好。”
  方晟默然良久,道:“这么短时间内能把南泽厂破产来龙去脉摸得清清楚楚,很不容易,回头根据我的问题把材料完善一下,打印出来提交常委会。”
  得到夸奖,于正受宠若惊,连说:“好的,好的,我立即去办。”
  “还有,国腾油化向法院提请诉讼要求强制执行南泽厂收购案,你怎么看?”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如果你是法官,怎么反驳它的诉求?”
  对此问题于正早有准备,不假思索道:“市委领导同意拍卖,而国腾油化是采取议价收购方式,程序不合规。”
  “还有呢?”
  于正一愣:“还有……”见方晟脸上高深莫测的微笑,念头一转,道,“国企并购国企需要省国资委批准,在此之前即使预订定金也没用。”
  方晟颌首:“因此不是市长批不批准的问题,权限在省国资委。”
  于正恍然大悟,难怪外面传得沸沸扬扬,方晟却稳坐钓鱼台,原来早已想好对策。

  一级就是一级的水平,做领导的考虑问题高瞻远瞩啊!
  第二天上午,朝明市市长朱勤亲自率队到访鄞峡,阵容非常强大:宣传部长、分管经济的常务副市长、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国资委、发改委、经贸委、财政局等要害部门负责人,还有多个上市公司老总、全国百强企业老板。
  架势很明显,就是来结对帮扶,给鄞峡提拔经济活力!
  吴郁明深知天上不可能掉馅饼,朝明市主动上门且表现并十足诚意,肯定得到省长爱妮娅授意。
  爱妮娅与方晟的关系,京都圈里传得沸沸扬扬,不敢说两人有暧昧关系,交情肯定不同寻常。如果说以前爱妮娅只是暗中相助,现在似乎已没有顾忌,不在乎外界闲言飞语。

  日期:2018-09-18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