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2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猛的坐起来,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太大了,甚至远超过他没有当上副经理这件事本身。一直以来,他觉得白雅荷是非常信任自己的,自己在业务上的能力有目共睹,而且工作态度和责任心都没什么可说的,更何况,俩人还有那么一层特殊的关系。退一万步讲,就算不考虑自己,也不该考虑熊大伟这种人吧?白雅荷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看来,白雅荷这个女人,实在是心计太重,以后和她交往,更要多加小心了。

  李沧海越想心越乱,连祁薇的爱抚也无心应对了。
  周一,李沧海照常上班,却好像没有任何积极工作的热忱,此时此刻,他仿佛突然理解了陈环宇的心情了。
  白雅荷不知道李沧海能从祁薇那里得到内部消息,只道是他没得到晋升,心中不悦,还幻想着好言安抚,让他尽快从低谷中走出来。
  李沧海知道白雅荷没有推荐自己,更觉得人心难测,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他担心一旦自己表现出对白雅荷的不满,以她的为人是很可能想到自己和祁薇的关系非凡的,便依旧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尽量表现的对人事变迁超然一些,倒是陈璐几次私下里和李沧海嘀咕,抱怨白雅荷重用小人。
  白雅荷见李沧海没有对提拔熊大伟表现出巨大的波动,心里便踏实了一些。虽说她担心李沧海进步太快影响自己的地位,但是在业务和为人上,她还是更喜欢李沧海的,见他整日忙于工作,和自己日渐疏远,便又有些不忍,就叫住谈完工作即将转身出去的李沧海:“坐会吧,咱俩挺长时间没谈心了。”
  李沧海便坐到白雅荷的对面的椅子上,尽量表现出积极向上的状态,等着白雅荷说话。

  白雅荷看着李沧海,淡淡的说:“你最近瘦了。”
  李沧海看了看对面的白雅荷:“是吗?谢谢领导关心啊。”
  白雅荷幽怨的说:“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没有啊?”李沧海故意笑了笑。

  白雅荷也不追问,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李沧海表白:“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副经理的人选,客观的来说,你最合适,但是沧海,有的时候很多事情我们并不能左右的了。”
  李沧海听白雅荷的话说的模棱两可,假如自己不是从祁薇那里知道实情,听了她的话恐怕还真的以为是她力荐自己却被否决所发的感慨了,不由得暗自佩服这个女人的演技。
  白雅荷见李沧海不说话,又安慰道:“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你在公司走到今天不容易,做任何决定都要慎重,你明白吗?”
  李沧海意识到白雅荷是怕自己离职,就又笑了笑说:“没事,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
  白雅荷便如释重负的说:“那就好,我相信你的能力,好好干就一定有机会的,”本想再说下去,却见熊大伟站在门口要敲门,便说:“你先回去吧。”
  李沧海站起身,笑着和熊大伟点了点头,便侧身出了门儿。
  熊大伟看了看李沧海的背影,心里满满的得意。
  李沧海从白雅荷办公室出来,便慢慢的有所醒悟。
  客观的说,白雅荷此举,站在她自身的角度,确实是一步妙棋。白雅荷提拔业务能力和人品都不怎么样的熊大伟,对自己是不会构成任何威胁的,而熊大伟自己没什么本事,也就会更加的紧跟白雅荷,这样只会增加她在研发中心说话的分量;而有了熊大伟这个副职在那挡着,其他几位组长的进步就多了一个台阶,矛盾就集中到了熊大伟身上,组长们想进步,就必须先跨上副经理的台阶才会对白雅荷构成威胁;想的再长远点,如果白雅荷将来有机会当上副总,那她一定也是把熊大伟扶正,以便她在研发中心继续保持绝对的影响力。

  如此一分析,李沧海便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甚至坚信设立副经理的职位也一定是白雅荷找温总申请的。
  李沧海感慨白雅荷行事的高明,自己原本以为可以跟着她观察学习就好,只是现在,她已经把自己看成威胁,甚至针对自己了,那自己再一味沉默,显然是无法独善其身了。
  正想着,李沧海看QQ里白雅荷的头像闪动,打开一看见正是白雅荷:“还在芙蓉那边住吗。”
  李沧海说:“偶尔,工作日很少去。”
  白雅荷便说:“今晚去那住吧。”
  李沧海明白白雅荷的意思,有心回绝,但是又担心拒绝了白雅荷的主动示好会让她以为自己依旧没有释怀,便说:“行,我下班直接回去。”
  白雅荷又回了个害羞的表情。
  李沧海见了,默默的关掉了她的对话框。

  今晚的白雅荷显得格外主动,她在李沧海身上忙碌了半天,可李沧海想着心事,却总是提不起兴致,白雅荷爬上来问:“怎么了?还生我的气?”
  李沧海看了看白雅荷无辜的表情,笑了笑说:“没事。”
  白雅荷便故意逗他:“那就是有别的女人了,没有弹药了?”
  李沧海听她这么一说,就笑着翻身起来说:“那就让你看看我的弹药充足不充足。”说完便将白雅荷狠狠的掀翻在床上。
  完事后,白雅荷看着被李沧海搓红的胸口说:“冤家,那么用力干嘛?让人家回去怎么见人?”
  李沧海也觉得刚才有些失态,毕竟这个女人曾经陪伴自己走过许多欢乐的时光,虽然在那件事上她做的令人寒心,但是客观的站在她自己的立场上说,她做的无可厚非,而且作为男人,自己从内心深处并不是很乐意接受女上司的提拔,尤其是和这个女上司暧昧不清的情况下,即使自己真的有这个能力,也是胜之不武。

  想到这里,李沧海便释然了许多,轻轻的抚摸着白雅荷的胸口问:“疼吗?”
  白雅荷见李沧海再次柔情起来,又有些感动,说:“没事,我们现在分房睡,一个月都不见得有一次,发现不了的。”
  “那就好,以后我注意点。”
  “刚才怎么那么疯?”白雅荷笑着问李沧海。
  “不知道,就是感觉很刺激,那次和沈睿她就说她喜欢,还鼓励我让我用力,我还怀疑她有受虐倾向呢。”
  白雅荷就来了兴致,问:“那次我走后你们又做了?”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是,有你在她还是放不开,你走后明显不一样了,看得出她挺渴望的。”
  白雅荷也点头说:“是,她们两口子都走仕途,一年到头也没几天在一起,能不渴望吗,想想她也是,为了争权夺势,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又何苦呢?”
  李沧海嘴上不说,心里暗想,“你虽然没有走仕途,不照样为了权力和地位在费尽心机?”
  白雅荷也觉得刚才自己有些道貌岸然,有了刚才的温存,又越发的觉得对不住李沧海,就情不自禁的说:“不过,小睿也是身不由己,人活在世上,又能有多少事能随心所欲呢,沧海,假如有一天我也身不由己,你不要怪我好吗?”
  李沧海听她没有直说,便想到她是不知道自己和祁薇的关系的,又看了看白雅荷,故意装傻说:“我怪你干什么?”
  白雅荷笑了笑:“我是说假如,”说完就又爬到下面去。
  李沧海也没有追问,但实在没有上马再战的兴致,便说:“不早了,你回去吧,太晚了他该怀疑了。”
  白雅荷本来就是担心李沧海追问才爬到下面转移视线,听李沧海这么说,乐得就坡下驴,便穿好衣服离开了。
  李沧海没有升职,一组和二组的人最不平衡,尤其是陈璐,但是事实也无法改变了,她能做的也唯有叹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