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21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睿惊讶于李沧海年纪轻轻竟然对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女人如此感兴趣,又感慨白雅荷想得开,懂得享受生活,言语中竟然多有艳羡的意思。
  白雅荷也知道沈睿夫妻都走仕途,婚姻名存实亡,虽然为了前途维系着夫妻名分,却早已分居多年,想来倒是比自己还要可怜了,便劝她不妨找一个。
  沈睿又感慨江湖险恶,走了仕途,更是要处处用心,随便找一个说不定就毁了前程。
  白雅荷也不住点头称是,又突发奇想,说:“要不我借你用用吧?”

  沈睿便笑着骂道:“变态,男人还能借用。”
  白雅荷说:“用倒是无妨,我还觉得是便宜了这傻小子了呢。真的,咋样?”
  沈睿不禁羞涩的说:“便宜啥,我都一个老太婆了,谁能看得上。”
  白雅荷听沈睿这话,便知道她动心了,就积极劝说她:“今晚没别人,放纵一次怕什么?”
  沈睿本来是谨慎的人,见白雅荷如此主动,加上有利益交织,倒多了戒备,又严肃的说:“那样不好,还是算了。”
  白雅荷知道她多心,就不再提此事,只是聊俩人如何温存,这一聊就到了九点多,白雅荷见沈睿好奇的打听,却不提出回家,总觉得她还是有想法的,这才偷偷的给李沧海发了短信。
  白雅荷见李沧海问自己什么意思,便说:“你沈姐姐知道咱俩的事,她自己也一个人多年了,让她今晚陪陪你如何?”
  李沧海见白雅荷说这话,总觉得是把自己私相授受了,便说:“这样不合适吧?”
  白雅荷也感觉到李沧海的矛盾,便故意说:“不合适就算了,我好心帮你,你倒拿了架子。”
  李沧海见白雅荷这么说,心里舒坦多了,又想起周末白雅荷幻想祁薇兴奋的样子,便突发奇想,说:“陪陪也可以,不过她一个人不行。”
  白雅荷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就问他何意。
  李沧海就说:“你俩一起陪我还差不多。”
  白雅荷没想到李沧海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本想骂他,可转念一想,若不参与其中,沈睿未必能信了自己,况且与其自己在隔壁听房幻想,还真的不如现场直播了,竟然也有些兴奋和期待。
  打定主意,白雅荷便把手机交给沈睿,让她从头至尾,把短信看了个遍。
  沈睿看了笑着骂白雅荷:“亏你想得出来。”可骂完了,依然是没有走的意思。
  白雅荷见她没有明确拒绝,便说:“那我让他过来。”
  沈睿羞红了脸,却默不作声。
  白雅荷就知道她是默许了,便发信息让李沧海过来,然后拉着沈睿把她推进卫生间,让她先去洗澡。

  沈睿被白雅荷推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红红的脸蛋,内心的兴奋难以遏制,连脱衣服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过了一会儿,沈睿听到开门声,便知道李沧海已经过来,一想到那个男人就在外面,她就有些不知所措,任凭热水冲刷着身体,不敢出来。
  李沧海走进房间,却没见到沈睿,便用眼神询问白雅荷。
  白雅荷指了指卫生间,示意在洗澡,过了会,听到水声,便让他进去。
  李沧海也觉得事到如今,自己作为男人再不主动就显得矫情了,索性脱了衣服去推门。
  李沧海推门进来时,沈睿已经洗的差不多了,见李沧海推门进来,吓得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他。

  李沧海上前轻轻抱住沈睿叫姐。
  沈睿不知道如何作答,便呆在那里不说话。
  过了会,李沧海说姐,咱们出去吧,说完就关了水,拿了毛巾来帮沈睿擦身子。
  门外,白雅荷已经躺在床上看电视,见李沧海抱着沈睿出来,便带着醋意说,:“还真会疼人呢。”
  沈睿羞的把脸埋在李沧海胸前,不好意思去看白雅荷。

  白雅荷便笑着说:“你们先玩吧,我也去洗洗,”说完便爬起来躲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白雅荷看着自己的样子,有点不可思议,坦白的说,她对李沧海还是有感情的,可她却把这个男人拱手让给了同学,特别是看到李沧海把沈睿从卫生间里抱出来的时候,她就想,臭小子还从来没这么抱过我呢。可又想,这不也是自己促成的嘛?况且自己这般丰满,他还未必抱得动呢,便情不自禁的想笑,又开始偷听他们外面的动静。
  李沧海和沈睿毕竟是第一次,和谐不足,兴奋有余,很快便结束了战斗。完事后,俩人仰面躺着休息,白雅荷又出来和李沧海折腾了一次,这才罢休。
  李沧海笑着在下面说:“我怎么感觉我被你们两个女人轮了似的?”
  白雅荷拍了他一下说:“你小子别得了便宜卖乖,让你免费玩了,还矫情,再不老实让你明天起不来床。”
  沈睿毕竟是第一次和女同学在一起玩,慢慢理智下来,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便扭过脸去,不敢看白雅荷的脸。

  倒是白雅荷经历了一次真正的体验,显得兴奋异常,只是见沈睿沉默不语,觉得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自己,便推说自己累了,去隔壁睡了,就穿了外衣拿了房卡开门出去了。
  白雅荷离开后,沈睿明显放开了许多,又折腾了一次,总算有了尽兴的感觉,却把李沧海累的够呛,很快便昏昏睡去。
  俩人依偎着睡到后半夜,沈睿担心影响不好,便悄悄的起身穿衣服,想自己打车回家,没想到还是惊醒了李沧海,说什么还是起身要送她。
  沈睿便有些感动,笑着说:“体力不错,还能起得来床,看来还有体力跟你白姐再战。”
  李沧海一边笑一边说:“拉倒吧。”
  沈睿就笑着问:“你们多久了?”
  “一年?具体时间不记得了。”
  俩人悄悄的推门出来,上了车,沈睿又问:“你还没结婚,怎么会喜欢上老太婆了?”
  李沧海便说,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看到成熟的女人就容易冲动,大概是动物本能吧?还有我没觉得你们老啊,只是熟的比较透罢了,就像水果,熟透了往往有特别的味道。
  沈睿便靠在座椅上感叹,这世道真是变了。
  送完沈睿,李沧海又独自开车回来,刚一进门,又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正是白雅荷,不由得心中叫苦。

  白雅荷长着哈欠问:“送回去了?”
  “嗯,估计是怕影响不好吧。”
  “就那样,她们当官儿的都谨小慎微的。”白雅荷说完便躺倒在床上。
  李沧海也脱了衣服爬上床,不过令他庆幸的是,白雅荷只是过来和他同睡,并没有再要的意思。

  回来的路上,白雅荷没让李沧海开车,还笑着说:“怕你腿软的踩不动刹车。”
  李沧海还不服气:“就算腿软,该硬的地方还是要硬。”
  白雅荷笑着骂他:“你呀,就是嘴硬,估计别的地方都软了。”
  李沧海便要让她来摸摸,说完真的要伸手去拉白雅荷的手。
  白雅荷笑着打开李沧海的手说:“你别闹,高速上太危险,”又劝说李沧海:“你赶紧买车吧,买了车就能去省城和你沈姐姐约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