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12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鼠精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我妈,“你跟我吵了那么多年,没想到今天你会救我。”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妈摇头。
  老鼠精想说什么,但似乎无法开口的样子。
  唐曼却站着没有下去的意思,我妈目光一转的看着她,“怎么,不想遵守诺言了?”
  “我当然会遵守这约定,老鼠精我也放了,但这老鼠精会不会回去,这我管不了了。”唐曼淡淡说道。
  我妈看了老鼠精一眼,然后眉头一皱了,“你什么意思?”
  “因为我跟她之间也有一个约定,她输了要供我驱使一年!”唐曼说道。
  我妈神色骤然变冷了。
  “所以我会答应你,不会再来这里,也放了老鼠精,这算是我完成了赌约。”唐曼接着说道。
  我妈看向了老鼠精,“你一句话吧,你说不走,那么我会留下她,不管她是谁也带不走你。”
  老鼠精深深的看了我妈一眼,摇头,“好不容易想讲一次信用,你让我继续下去吧!”

  我妈沉默下来。
  “小家伙,你跟我之间会再见面的。”
  唐曼说完这话,迈动着大长腿往下面走去,老鼠精沉吟了一下,跟着唐曼身后走去。
  “妈,留下这坏女人行了,干嘛还放……”
  我姐撇了撇嘴的走到我妈身边,我妈摇头也没有说话,我走过去后,下意识的看着我妈,发现她的疾厄宫,突然冒出一股黑气,并大有蔓延到命宫的趋势,我看得心惊胆战了。
  我妈受伤了!而且是伤加伤!
  刚才那一掌,我妈赢了也算是输了。
  这个唐曼这么强吗?
  我心大急,但我妈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没敢继续说出来。
  “丫头你先回去,我跟你弟去叶灰灰的洞府找你弟的兄弟。”我妈说道。
  “怎么又让我一个回去?”我姐撇了撇嘴,一脸不乐意。

  “不听话了?”我妈脸“一板”。
  “好了,我听话回去是了。”
  我姐点头,然后看了我一眼,“那我回去了,记住这里,我修炼完一次会来一次的。”
  我点头,等我姐走后,我妈深深的吸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出来,我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扶着我妈。

  “妈,你怎么样了?”我急忙问。
  “没多大事。”
  我妈摇头,“刚才那一掌我重伤了,但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的,你先给小展打一个电话问他能不能脱身,不能我去救他。”
  我点头掏出手机给天展打了过去,响了很久,天展才接,“我艹,那死女人把老鼠精给抓走了,你小子可别去拦啊,她真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万一拦了,她可把你秒杀了!”
  “我知道了,你现在能脱身吗?”我急忙问。
  “当然能了,要不是我不想伤这些家伙,不然我早出来了,现在要要晚一点,你要是跟你姐聊天聊完了,那你先回去。”
  天展急匆匆的说道,但我能听到电话里面传出打斗与老鼠大叫的声音,随后天展低吼了一声,似乎在施展什么道术的样子。
  “那好我在店里面等你。”
  电话挂断,我扶着我妈下山,我仔细的问了一下我妈的情况,她说她这几天在疗伤,大概也才恢复五层的样子,但感觉到了我姐有危险所以出来了,我是听得心一惊,我以为我妈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了,没想到才五成。
  以五成的实力去硬接唐曼全力一掌,这算是重伤之后再重伤了,难怪我妈也要吐血。
  很快我扶我妈下山,打开店门后,我问我妈需要什么,我妈没有说的让我带她去后院,我点头。
  我妈在我房间里面盘坐下来,但我愣愣的看着我妈皮肤缓缓变化,一根根白色的皮毛缓缓的冒了出来,我心大惊,这是要恢复原形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妈会在唐曼一掌之下伤得这么重,眼看我妈身的毛发越来越多,而且气息越来越薄弱,我心焦急无。
  但我妈现在正在自己疗伤,我也不敢去打扰,只能在店里面来回走动,等了半个多小时,我突然听到我妈在里面叫我。
  我急忙跑了进去,看到我妈体表的已经回缩了进去,但脸色却苍白无,特别是我妈的疾厄宫黑气围绕,这是元气大伤的征兆。
  看到我妈这样,我拳头紧握,唐曼,这个女人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妈,你感觉怎么样了?”我赶紧问。
  因为我看到我妈命宫虽说没有死气,但是气色瞬间衰老了许多,这般返璞归真的模样,我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了。
  我妈睁开眼睛,一双晶眸充满了疲惫,声音轻柔的说,“没吓到吧?妈可能伤到了体内的真元,所以人形都不太能维持下去了。”

  “妈你别这么说,我不会被妈吓到的,那妈你需要什么?丹药吗?我这给你去找!”我眼睛通红的说。
  我妈用手摸着我脸颊,冰凉冰凉的,我心都颤抖起来,我妈温柔的看了我十多秒,才缓缓说道,“妈需要一种“分元草”来稳住真元。”
  “分元草?”
  我听得一惊,因为这个名字我以前听都没听说过,这是草药吗?
  “对。”我妈点头。
  “好,我现在马给妈去找。”
  我急忙站了起来,我妈却拉住了我,“小展应该知道什么地方有,你跟他一起去,不然妈不放心。”
  我点头,赶紧的叫果果出来,果果出来之后,看到我妈的样子也是面露担心的神色。

  “果果,好好照顾我妈。”我看着果果说道。
  “天哥,果果知道了,果果一定会好好照顾阿姨的。”果果点头,然后立马蹲了下来。
  看着我妈再次闭眼睛,她脸色苍白如纸,前几天的气质蜕变已然变化成痛苦,我心急跳了几下,赶紧跑了出去。
  到了店门口我给天展打电话,很快接通,我问天展在什么地方,他说已经下山了,马回去,我说让他直接去村头,我在村头等他。

  电话挂断,我撒腿朝村头跑去,在村头焦急的等了十多分钟,看到天展小跑的跑了过来,他看我一脸焦急,便是急忙问怎么了,我将我妈现在要显露原形的事说了一下,天展也是吓了一跳。
  他忙着问怎么我妈会伤成这样,我将我妈与唐曼对掌的事也说了,天展脸色难看,他来回的在原地踱步,掏出电话给一个人打了过去,应该是天展找朋友问什么地方有分元草。
  我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如果天展也不知道,那么我只能厚着脸皮去找张强了。
  他挂断电话说了起来,“阿姨现在这种情况,的确只有分元草才能缓解了,但分元草是一种很特殊的灵草,跟天山雪莲一样十分的罕见,而且年份有五百年以的才对阿姨的伤势有用,所以小天你等等,让我朋友查一下,他会知道的。”
  我点头,我跟天展大概等了七八分钟,天展手的电话响了,天展忙着接听,很快天展将电话挂断,他神色有些变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