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0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那之后,我就潜心武学,四十多年来一边拜访名师,一边寻找恩人的下落,可遍寻整个华夏,无论多么知名的医家,知之者都少之又少,即便有所了解的那些人,也都信誓旦旦的说救我性命的针法早已失传,以至于让我一度怀疑那位医生就是传说中的仙人。”
  老头儿说的唏嘘,萧晋却听的心里一个咯噔,试探着说道:“老先生仙缘深厚,真是让人羡慕,不知晚辈是否有幸一闻那神奇针法的名字?”
  荆姓老者一脸肃穆的点点头:“你是医者,告诉你也无妨,那针法叫做‘阴阳灵枢针’,传说可以逆转人体阴阳气血,生死人,肉白骨,是古时道家修仙不传之秘,称之为‘仙法’,一点都不为过。”
  “是嘛!那可真是名符其实的仙法了。”
  萧晋附和的口气中充满了该有的好奇和惊讶,心里却在苦笑。爷爷当年走遍大江南北寻找各种罕见药草,身为医者的责任感自然也让他走一路治一路,有的人知道他的名字,有的人只知道他的医术,更有很多人什么都不知道,但世事因果循环,当爷爷的种下了因,他这个当孙子的只能乖乖的去承受随之而来的果,还一点脾气都不能有。
  好在萧家一向低调,在京城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治病救人,从来都没有对外公开过有关于《养丹诀》和“阴阳灵枢针”的事情,外界一般都像荆老头一样只知针法神奇,却不知道它与萧家的关系,否则的话,他是京城萧家少爷的事情恐怕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好啦!仙法不仙法的回头再说。”这时,刘青羊不耐烦的开口道,“小子,实话跟你说,师父就是知道你今天要来,才把荆老的治疗约到今天的。
  我的五运六气针对他只能治标,无法治本,隔个一年半载的就得施针一次,而且,随着他年岁变大,治疗的效果也开始折扣,你小子一身医术繁杂,无门无派,脑子也够机灵,赶紧好好琢磨琢磨,看能不能想出个什么法子解决掉荆老的后患。”
  这话一出来,萧晋就犯了难。因为在刚刚为荆老头把过脉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能治,如果没有听到“阴阳灵枢针”的名头的话,估计这会儿已经明确表态了。
  可是,现在事情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若是他用针为荆老头治疗的话,必然会暴露针法,到时候要怎么解释?怎么阻止荆老头找他爷爷报恩?总不能用咒爷爷已死的方式来搪塞吧?!那可就太cao蛋了。
  治,有可能暴露身份;不治,违反医者的职业道德和见死不救的家训。一时间,萧晋陷入了两难的纠结,好在俩老头都以为他在思考病情,所以并没有怀疑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对荆姓老者说:“老先生,对于您的身体状况,晚辈确实有了一些想法,但其中还有许多不明之处,需要与师父好好商讨一下,因此,不知可否劳烦您多等一天,待我和师父今晚定下了治疗方案,明日再请您过来?”
  荆老头一听这年轻人竟然真的有办法,顿时就激动的胡子都开始颤抖。“萧小……先生,你真的有办法治好我的病?”
  萧晋慌忙弯下腰:“哎呦!老先生您可千万别这么称呼晚辈,您是师父的好友,那就是我的长辈,要是敢接您‘先生’的称呼,师父肯定饶不了我的。另外,我仅仅只是有了一些想法,还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您,但想来在几年内维持住您的健康应该还是问题不大的。”
  “好!”荆老头用力的握住他的手,大声道,“老头子几十年都等了,没理由一晚上都等不了。萧晋,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只要你能让我别一刮风下雨降温就浑身难受,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我荆修平有债必偿,说到做到!”
  “这可是老爷子您说的,”萧晋笑呵呵的凑趣,“回头要是晚辈太贪心,您可不能反悔哦!”
  荆修平哈哈大笑:“木德兄,你的这个关门弟子确实不错,有才,知礼,关键是还很讨人喜欢,你个老鳏夫,临到死了又摊上这么一个好晚辈,运气真是好到让人嫉妒啊!”
  “放屁!”刘青羊破口大骂,“老子一辈子治病救人,功德无量,哪像你,缺德事做的太多,连个儿子都没生出来,老天爷罚你呐!”
  骂的很恶毒,可荆修平却一点都不生气,还笑嘻嘻的反驳:“是么?那你的儿子又在哪儿?可别说你正准备续弦,老蚌生珠。”
  或许是想起连自己的外孙都不是刘家的血脉,刘青羊一下子就蔫儿了,坐在椅子上郁闷的挥挥手,没好气道:“滚滚滚!赶紧滚!惹急了老子,不让萧小子给你治了,病死你!”
  荆修平冲萧晋挤挤眼,意思是你师父骂不过我就开始耍横,人品也就那样了。对此,萧晋只有无奈赔笑。
  待荆老头儿离开,刘青羊立刻就问他:“小子,你真的有办法治好那姓荆的老王八?”

  萧晋微笑:“您让我治,我就能治好,不让我治,我就治不好。”
  刘青羊一呆,接着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由哭笑不得道:“臭小子,我跟老荆几十年的老伙计了,刚认识那会儿架都打过,互骂几句更是稀松平常,别说关系本来就好,就是真不对付,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啊!”
  听到“见死不救”这四个字,萧晋就叹口气,扑通一声在老头面前跪下:“师父,弟子不孝,当初拜师时由于一些蛋疼的原因没有向您坦诚师承,请您原谅。”
  “哎哎,你这孩子,好好的跪下做什么?”刘青羊诧异的去拉他,“华医传承多有密辛和苦衷,隐姓埋名的大师不知凡几,你不说也是谨守师命的缘故,师父怎么会怪你呢?”
  萧晋苦笑:“弟子跪下就是因为当时骗了您,教授我医术的人从来都没有要我保密过什么,是弟子为了自保才不肯说的。”
  “自保?”刘青羊蹙眉思索片刻,脸色就阴沉了下来,“难道你曾经做过欺师灭祖的事情?”
  “您想哪儿去了?弟子就算再混蛋,尊师重道的道理还是知道的,怎么可能欺师灭祖嘛!”萧晋一脸黑线,生怕这持身一辈子的老头儿再胡思乱想,连忙竹筒倒豆子般的将自己其实是丧家之犬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磕了个头,闷闷地说:“弟子家住京城,一身医术和功夫都是跟家祖学的,因为担心暴露行踪引来杀身之祸,这才隐瞒和欺骗了师父,请您责罚。”
  “你姓萧,家住京城……”刘青羊喃喃自语片刻,忽然一惊,抓着他的脖领子就将他给提溜了起来,显然一身功夫也是不俗。
  “你爷爷是一代华医宗师,萧泰,萧闲安?”
  “呃……宗师不宗师的,弟子不知道,但我爷爷确实叫萧泰。”
  “好你个臭小子!”刘青羊把萧晋丢到一边,激动地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突然又冲回来在他脑袋上抽了一巴掌,笑骂道:“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一身惊人医术,只看老子三针就能窥破针法关键,感情是出身医家名门,可怜老子还以为捡到了宝,沾沾自喜那么多天,说!你个小王八蛋是不是没少偷偷的笑话老子不自量力?”

  日期:2018-08-1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