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8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惊讶地说:“我还以为这回二叔会教导和指点,没想到……”
  与FBI局长助理施罗德的会谈是在京都反恐中心秘密会议室举行,中方代表是樊伟和白翎。
  说起他俩,没出世就被白樊两家老爷子指腹为婚,之后由于国内形势、军队格局等发生巨变,非但这桩婚约不能履行,两家还反目成仇对峙了数十年。
  但受累于娃娃亲牵制,樊伟、白翎的感情生活一波三折,直到樊伟秘密女友意外怀孕,樊老爷子出于延续香火考虑拍板生下来,僵持局面才被打破。此后白翎公开与方晟的别扭的爱情,跑到秘密训练基地生下了小宝,震惊京都子弟圈。
  如今同样出于政情需要,白樊两家化干戈为玉帛,但樊伟和白翎相遇难免尴尬异常。
  樊伟将抵达时间精准到秒,在会谈开始前三十秒才出现在门口。白翎不动声色与他简单握了下手,双双坐到施罗德对面,助手随即关门,秘密会议室里只有樊伟、白翎、施罗德和翻译。

  实际上施罗德本身精通中文,但出于安全制度规定和语言表达的精确性,需要有翻译陪同。
  白翎开口说:“施罗德先生,首先请允许介绍我旁边的樊先生,曾是今天会谈主题鱼小婷的上司;其次这属于秘密会谈,不准录音,不准笔录,无论所有细节都不得公布于众,施罗德先生同意么?”
  施罗德耸耸肩:“深有同感。”
  “最后请施罗德先生向樊先生复述此次会谈的背景和原因。”
  对于樊伟,施罗德其实早就掌握详细资料,也知道他是樊家杰出子弟,甚至知道他和白翎有娃娃亲之约,但表面上要装作毫不知情的模样。
  “尊敬的白女士、樊先生,下面我简要通报过去几天FBI员工在东亚各个城市遇袭的情况……”
  虽然宣称“简报”,施罗德却事无巨细地介绍香港、澳门、大阪等分部遇袭的细节,包括具体时间、搏斗过程和伤亡情况,甚至手术方案都有描述。
  樊伟和白翎都提前读到了通报,还是耐着性子听完冗长的叙述。
  最后终于提到要点!
  “根据人像分析和资料佐证,FBI有充分理由证明制造多起袭击事件的是中国公民、原高级情况员鱼小婷,此外她还与FBI退役特工詹姆士的失踪存在某种联系,”施罗德顿了顿,“鉴于上述情况,我代表FBI向贵方提出郑重请求,尽快采取一切措施阻止鱼小婷疯狂的杀戮行为,否则将引起难以预料的恶劣后果!”
  樊伟与白翎交换下眼色。
  樊伟打开投影仪,边操作边介绍道:“这是鱼小婷女士办理的退役手续;这是她被安排到地方任职的介绍信;这是……警方关于她从医院逃逸的通报,还有相关医院出具的情况说明;这是我签发的通缉令……”
  “她女儿目前在国内吗?”施罗德问。

  樊伟道:“鱼小婷是一名优秀的情况员,懂得隐藏自己的薄弱环节,我敢打赌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她女儿的下落,除了她自己。”
  施罗德颌首:“我明白樊先生展示这些图片资料的用意,事实上FBI从未怀疑过鱼小婷的杀戮行为是执行公务,否则不但是情报界的灾难,严重的话会引发战争!不过她毕竟是樊先生的老部下,她的家人、她的女儿都在中国,如果樊先生还有白女士肯出面劝说,让她放下屠刀接受和解,FBI不会忘记你们的付出。”
  “施罗德先生,中国有句老话,解铃还须系铃人,在处理这桩麻烦之前,我们想知道鱼小婷异常行为的原因,”白翎道,“据我所说鱼小婷是位冷静、淡定和稳重的情报员,突然针对FBI分部必定另有内幕。”
  “刚才我提到詹姆士失踪事件,”施罗德道,“FBI有确切信息表明詹姆士失踪前的那段时间,鱼小婷正好在香港,而且活动轨迹与詹姆士存在过于巧合的雷同。FBI很想找鱼小婷核实一些疑点,当然以温和而友善的方式,或许她误解了我们的意图,觉得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因此做出一系列过激行为……”
  白翎讽刺道:“身为资深情报员,鱼女士当然知道施罗德先生所说的‘温和而友善’的实质。”
  樊伟接着说:“FBI训练手册里有句话,说解除威胁的最佳手段是干掉对方,我的引用没错吧?”
  施罗德摊开手道:“FBI职责还包括协助当地警方监视极端恐怖组织、防范恐怖活动等,我们的分部是半公开性质的,如果被鱼女士这样的人当作报复对象,那么后果就糟糕了——据我所说贵方在海外也有类似机构,对吧?”
  “所以我方同意会谈并提供协助,”白翎道,“不过如施罗德先生所知,鱼女士几年前已经退役,后来发生潜逃、被通缉等意外,实际上与樊先生的关系不如想象的那么融洽。”

  “我理解两位的难处,”施罗德搓着双手说,“为表示FBI的诚意,此次会谈我得到局长充分授权,被允许在一定范围内作出一些承诺,如果两位感兴趣的话。”
  樊伟道:“首先我很想知道FBI打算如何处理鱼小婷?”
  施罗德皱眉道:“这个问题很复杂,放到最后再说行不行?”
  “如果得不到绝对安全的承诺,我们也见不到鱼小婷,这一点请相信她的能力。”白翎道。

  施罗德长时间沉吟,樊伟悠悠然喝茶,白翎百无聊赖摆弄铅笔,耐心等待。
  “鱼女士给FBI造成重大损失,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没有死亡,我本人也不知道怎么评价整个事件,”施罗德道,“我可以作出的承诺是,鱼女士肯中止对FBI各地分部的袭击活动的话,FBI暂不追究由此造成的损失。”
  “暂不追究?”樊伟道,“就是说以后还要追究?”
  “之所以用‘暂时’一词,因为FBI局长权限内特批的承诺只在任期内有效,将来他卸任了,新任局长觉得这种承诺不合理,有权重新启动调查。”施罗德解释道。

  “贵国明年即将举行总统大选,按惯例新总统将任命新一任FBI局长,这就意味着鱼女士得到的承诺安全期只有两年?”白翎道。
  “很遗憾,这是FBI权限内能释放的最大善意。”
  白翎还想说什么被樊伟抬手阻止,追问道:“对于詹姆士失踪事件,FBI打算如何处置?”
  施罗德苦笑道:“FBI现役人员重伤累累都不予追究,退役特工生死更不在讨论范围内了。”
  “我的理解是,假如我们能说服鱼女士停止袭击活动,那么FBI将冻结对她的任何行动——在舒尔局长任期内。”樊伟道。

  “让我们共同保佑他任期越长越好,最好干十年、二十年。”施罗德道。
  白翎问道:“怎么确认FBI的承诺?我们必须要向鱼女士证明承诺的存在。”
  “以FBI这样的情报机构,不便也不恰当对个人作出书面承诺,即使有,鱼女士也未必相信,所以需要贵方——反恐中心作为平台,因为对FBI和鱼女士而言,反恐中心都是值得信赖的谈判对手。”施罗德肃言道。
  白翎道:“我明白施罗德的意思。反恐中心为FBI担保作出的承诺;那么FBI怎么向反恐中心承诺呢?”
  日期:2018-09-17 0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