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03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天展这么一说我算是恍然加无语了,都死了,还要给他什么面子?不过照天展那么说,那么古时候有那么多皇帝,不都有特殊性了?
  朱由校暴怒了几分钟,但没有说话,估计被土地爷的手段给镇住了,不过现在我十分好,他突然跑过来这边干什么?
  朱由校冷哼了一声,从里面走了出来,死死盯着我,似乎拿我当仇人一般,我无语了,我只是一个拿刀的。
  朱由校看着我冷冷问道,“那人是不是找过你一次?”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了,无非是左一名,我眉头一皱的点头。

  这两个家伙之间不知道有什么交易,次左一名可说过眼前的朱由校野心很大,那不废话吗?一条死龙野心能不大吗?
  他冷哼了一声想直接走,我沉吟了一下问,“次跟我们一起下陵墓的那三个人,你为什么要放他们回来?”
  我说是术门的明他们三人。
  朱由校冷冷回过头来,“你这是在质问朕吗?”
  我她妈无语。
  天展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你装瘾了吧?快说!不然老子让你回不去!”

  朱由校看了天展一眼,眼射出寒光,什么话也没说的转身离开了,我更加无语。
  不过怎么看他的样子,这次出现是为了术门呢?
  “能不能用道术知道他的尸身在什么地方?”我好的问。
  天展摇头,“能,但我现在还没到那个境界,不过大致位置我可以勉强试试!”
  天展看朱由校下去后,沉吟了一下,从背包里面拿出一盒东西出来,打开之后,直接洒在了地,闻着有股檀香,应该是香炉灰。

  拿出一张黄符,飞快的撕成一个纸人,随即走到了刚才绑朱由校的两个无头阴兵面前,手指掐出一个古怪的手决后,朝刚才绑住朱由校的黑锁链点了点,很快一团淡薄的绿光凝聚出来,这是刚才朱由校残留的一丝鬼气。
  天展口念念有词,将指尖的绿光打进了纸人里面,纸人微微浮现出一层绿光之后,木偶般的在天展手挣扎起来。
  天展走过来,将纸人放到了香炉灰,纸人缓慢的在面一步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动起来,天展目光一凝的盯着纸人的路线,大概一共等了半个小时,这纸人才停下来。
  我看着地香炉灰的脚印算是一路直线,这朱由校现在阴魂被勾出来了,自然不用弯弯曲曲的走路了,是可以飞的。

  不过算知道他最终的落脚点,但我也看不出来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反正应该离这里不算太远的。
  天展沉吟了一下,应该是在算些什么,大概三四分钟后,天展惊讶的说道,“这家伙现在在术门的总部!”
  我听得一愣,难道这朱由校放那三个人回来真的与他们达成了什么共识?
  现在术门算是多事之秋,那门主不怕这朱由校借此控制整个术门吗?

  天展冷笑,“他能去术门肯定不是去观赏的,说明他跟术门的门主有什么交易要谈吧,这两个都是人精,特别是一手建立术门的那家伙,他们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
  术门门主之前我从天展口了解过,是一个青年,实力非常强也很神秘,连天展都没见过他本人,平时一切术门的事务都是曹三他们三个长老在打理,如今死了一个,也失踪了一个,这种情况,还敢让野心勃勃的朱由校去术门总部,这门主的心是有多大?
  我点头,“你说术门的门主心里是什么打算?跟朱由校合作,不是与虎谋皮吗?他不怕朱由校用要了他,也跟对张嫣一样把他给甩了?”
  天展摇头,“术门门主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神秘到什么地步?我估计朱由校算在术门总部,他也未必能见到术门门主的真身的!”
  “不可能吧?朱由校架子那么大,他受得了?”
  我感觉不太可能的,以朱由校到哪都是朕来朕去的,一副还是皇帝的样子,恐怕到术门都是要享受最高接待的。
  天展撇了撇嘴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曹三在术门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了吧?但我听说连他都没见过术门的门主!连曹三都是这待遇,朱由校一条死龙而已,能有什么面子?”
  “这……”我惊讶了,这也太神秘了吧?
  “很惊讶?能一手将术门建立起来,这无疑是跟创立一个商业帝国差不了多少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术门门主在外面说是一个青年,我怀疑这是在混淆视听,我估计真正的术门门主是个娘们!”
  我听得无语,“你有证据吗?”
  “没有,但一个大男人搞这么神秘干什么?连人都不敢见,跟个娘们一样。”天展撇嘴说道。

  我无语了,这可不是不敢见人吧,能一手将术门建立起来,这种实力少说也是六七级的武者了吧?再加背后还有那么多人替他卖命,这种实力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真没必要搞这么神秘。
  “小天你看着吧,曹三三番两次的让你加入术门,你还没有加入的意思,我看这术门门主估计要亲自出手了!到时候他来一个色诱,你估计被迷得神魂颠倒,然后屁颠屁颠的加入了,做个术门长老多威风啊,要啥有啥,术门里面的妹子谁便潜……”天展打趣的说道。
  “去你的大爷的。”

  我笑骂了一句,能让我加入术门的只有一个原因,那是刘伯温的法书!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诱惑力让我加入术门的。
  我跟天展打趣间,我回头看到土地爷还没走,我跟天展自然走了进去,土地爷一摆手,那断头台缓缓的好像崩溃的沙雕一样溃散来去。
  我沉吟了一下问,“土地爷,为什么你会让我过来斩他?一条龙的命我能斩吗?”
  刚才土地爷与朱由校之间的对话是,谈到我的时候,也欲言又止了,这斩龙又不是拿真正的斩,而是要斩断朱由校的执念,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吧?
  毕竟我刚才斩了两次都任何作用,第三次虽说被天展用了,但算是我继续,估计也是徒劳无用的。
  “为什么不能?”土地爷反问。
  我没有说话,天展忍不住也反问,“那你说说,我兄弟为什么能?”
  “朱由校是人龙不假,阎王也要给他面子这也不假,但历史能斩了龙的也不在少数的,那诸葛亮,你觉得他当时不能斩了那阿斗吗?”土地爷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是……”
  我听得一惊,土地爷说的阿斗也是一个皇帝,刘备之子,但诸葛亮那般扶持,却还是沉迷酒色,不思进取,碌碌无为,称之为扶不起的阿斗,这样的皇帝,以当时诸葛亮的地位的确是可以斩了他,只不过因为刘备的原因而已。
  土地爷摇头,“本官什么意思也没有,本官的意思是告诉你,龙也是可以斩,能斩龙的有不少,诸葛亮可以,曹操也可以,甚至……”
  天展白了他一眼,“还有谁?”
  土地爷平静的看着天展说道,“地府的阎王。”
  他说完这话,转身走进了后堂,这外面的灯笼也随之熄灭,变得灰暗起来。
  天展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不过阎王生前拥有尚方宝剑,的确是可以斩昏君,下斩谗臣,这点也不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