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02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头,手拿着断头刀朝断头台走去,站在断头台,我低头看着好像昏迷的囚犯,他一动不动,真的好像睡着了一般。
  心好这囚犯是一个男人,怎么还会留这么长的头发呢?心无好之下,便是蹲下来伸出头用手剥开了挡住他脸的头发。

  但天展却走过来说,“先别看,先斩一次再说。 !”
  我手都伸到他头发里面了,心无尽的好,但天展这么说了,那么我只能点头的收回了手。
  我手紧抓断头刀,这跟斩头还是不同,是斩断他的执念,那么他的头也会断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用力一挥,将手断头刀对着他的脖子砍下去。
  噗呲一声轻响,断头刀触碰到了他的脖子,但却是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无法深入下去,我吓了一跳,真的斩不断啊。
  这囚犯似乎有了几丝知觉,他身体动了动,我回头看了坐着的土地爷一眼,他几乎什么五官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说道,“继续吧,你有三次机会,断不了他的头,那么今天本官得放了他了。”
  “这到底是谁?”我问。
  天展盯着囚犯刚想说话,土地爷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朱由校!”
  “什么?”
  我心一惊,天展也露出一丝恍然的神色,似乎刚才看出了他的身份。
  这朱由校不是王莽岭下,与张嫣一起下葬的那个皇帝吗?这土地爷怎么把他的魂魄给勾过来了?难道他来到了这土地爷的管辖范围?也是我们附近??
  难怪斩不断他的头了,这他妈是颗龙头啊,怎么斩?
  土地爷看我一脸懵逼,他继续说道,“他逗留阳间已经六百年了,当地的土地拿他没办法,也任由下继续逗留下去,可最近他突然到了本官的管辖之地,那么本官自然不能放过他了!人死了要下地府投胎转世!这是铁律!好了,继续!”
  听土地爷这么说,我瞬间想到了他跟左一名之间的交易,不,也可以说他跟术门之间的交易,毕竟术门那几个人当时可是平安的将陵墓里面的宝贝拿回来不少的。

  或许是这两个原因,让他从王莽岭出来了,而且到这土地爷管辖的地方。
  天展点头,“继续吧,这家伙也该投胎做人了,把自己的妃子都能随便交给别人,这样的人继续留在阳间干什么?”
  我点头,对于这皇帝我也看他不太爽了,张嫣这会还跟着尹芳呢,不知道遇到左一名他们没有。
  看到了断头台朱由校在扭动身体,我心一惊,赶紧抬起断头刀,再一扬,狠狠劈了下去。

  噗呲一声。
  依旧是没有断,还是一样他的皮肤都没有破,我嘴角抽搐。
  朱由校摇晃了几下脑袋,他抬起头来,浓密的头发里面露出一双阴冷的眼睛,我看他这双眼睛心疙瘩了一下,这是一双龙眼啊,的确是不怒自威,也是朱由校。
  他四下一扫视,冷冷看了我一眼,眼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冷笑起来,“你斗胆敢斩朕?你斩得了吗?”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的确我斩了两次也斩不了他。
  朱由校当即冷哼了一声,目光一转,死死盯着坐着的土地爷说道,“你是哪方土地,居然敢勾朕魂魄?还敢斩朕?”
  土地爷说道,“明朝已经被灭多年,你朱由校的龙脉也废了多年,现在不是你的年代,你对于本官来说只是一条死龙而已,怎么不敢斩?”
  “哼,你好大的胆子!”
  朱由校顿时大怒,他挣脱着无头阴兵站了起来,“朕乃真龙天子,一日为龙,永远都是人之龙,你敢斩朕?你不够资格!”
  土地爷沉默了一下,看着我继续说道,“继续第三次吧!”
  天展不想听下去了,“死了那么久还不安生,老子最讨厌你种人了,背信弃义,历史做皇帝的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无辜老百姓的鲜血,还自诩人之龙?狗屁,若不是阴间有律法,老子现在灭了你!”
  朱由校冷冷看了天展一眼,“你在朕面前是蝼蚁,朕想要你死,你得死!”
  “哎呀,你还装了?瘾了是吧?”

  天展跳了来,从我手夺过断头刀,直接对着他的脖子砍了过去,朱由校冷笑,也不躲不避任由天展将断头刀砍向他。
  砰!
  这一下天展用力太大了,这断头刀好像被割断一样的飞出去一截,我吓了一跳,天展一脸懵逼的看着手的断头刀,既然被毁了,那么断头刀立马恢复了原样,变成了一捏变形的纸刀。
  “我艹,真斩不了啊,土地爷你这什么玩意啊?”天展崩溃的看着土地说道。
  土地爷沉默不说话了。
  朱由校冷笑的说道,“他当然无话可说了,朕已经说过了,朕是人之龙,九五至尊,他一个土地斩得了朕?连阎王他也斩不了朕,因为朕是龙,而他是官!”

  我跟天展互望了一眼,均是一惊,现在的阎王是北宋的包拯,但跟你是明朝的皇帝,这有什么关系?
  “怎么?当朕不知道规矩吗?”朱由校盯着土地爷问道。
  土地爷摆了摆手,朱由校身后的无头阴兵走过来,将朱由校手脚的黑锁链给解了下来。
  瞬间,朱由校身的囚服骤然大变,他原本身的鎏金龙袍诡异的浮现,他的披头散发也自行的恢复,露出他一张四十多岁的威严五官出来,一股皇帝有的气势一下爆发出来,我跟天展纹丝不动,但他身后的无头阴兵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他讥讽一笑。

  土地爷淡淡的看着他,“你可以走了!”
  朱由校冷哼一声,“走?当朕是什么,呼之来喝之去的?”
  他说完这话,大步的走下断头台,朝土地庙走去,很快走进了土地爷面前。
  土地爷神色没有一丝变化,“朱由校,今日不是本官斩不了你,而是他还没……”

  他说道这里,伸手指着我,我一愣,他什么意思?
  朱由校回头看了我一眼,天展也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我心惊讶了,土地爷之前说我命格特殊,但我特殊到可以斩一条龙了?
  那我是谁?
  朱由校沉默下来,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哼,当你能斩朕,但朕的命是你一个小小土地能压的吗?”
  土地爷说,“为何不能压?本官刚才的话你没听清楚吗?你在本官眼里是一条死神龙而已!”
  朱由校神色暴怒了,“你说什么?”

  土地爷看着他说道,“还有,你再敢对本官不敬,只要你在这里逗留一天,那么本官派阴兵勾你一次魂,规矩是一天只能斩三次,但本官天天勾你过来,这可不算坏了规矩的,总有一天,你这条死龙会被斩断脑袋的!”
  朱由校一听这话,双眼都射出滔天杀机出来,我听的也无语,这土地爷也够,够无耻的……
  不过对于朱由校这种人,得用这种方法,一条死龙而已,还想翻天不成?
  “这家伙也是怪得跟,断头刀斩断他的头,我估计他在地府有一层关系。”天展小声说道。
  “他能有什么关系?”我疑惑。

  天展白了我一眼,“大哥,他现在虽说是一条死龙了,但他活着的时候可是掌管百官的,现在地府下面,明朝官死后在地府任职官也不少的。,他们多多少少还是都会给他一点面子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