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301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到黑夜的小道里,缓缓走出的人影居然只有身子没有头,他们步伐统一而且木然,肩头扛着一个木轿子,缓缓悠悠的走过来,居然又是那四只无头阴兵。
  这轿子里面的肯定是那无脸人了,这四只无头阴兵走过来后,后面紧跟一顶轿子,不会又是来接我的吧?
  莫非又跟我师傅手的无字书有关?

  天展看了几眼,一脸诧异,“无头阴兵?你怎么招惹了这些东西?”
  我摇头苦笑,“我也不想的,这些都是土地爷的手下。”
  “土地爷?”天展声音诧异之后不说话了。
  这时候,两顶轿子落下来,前面的轿子打开,无脸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天展有些恶心的看了无脸人一眼,也没多说话。
  无脸人走了进来,我无奈的拿出纸和笔给他,他将笔拿起来之后,在纸面写了一排字,果然是让我跟他去一趟的意思。
  我沉吟了一下写说让天展跟我一起去行不行?
  无脸人“看”了天展一眼,木然的点头。
  我将店里面收拾了一下,将店门一关,我跟天展将的挤进了一顶轿子,好在里面颇为宽敞,我跟天展都是属于身材正常的一类人,所以真正坐在里面没有感觉到挤。
  倒是抬轿子的四只无头阴兵依旧是健步如飞,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样子。

  天展好的问我怎么跟土地爷扯关系了,我将我师傅手有无字书的事说了出来,天展颇为惊讶。
  “这土地爷可以啊,那么重要的东西都敢给你师傅,不怕出事了,阎王要了他的脑袋吗?”天展似乎无语的说道。
  我只能说我师傅有恩于这个土地爷,所以土地爷才将无字书给我师傅。
  “这么说,你师傅还剩下两次改命的机会?”天展问。
  我点头,现在我师傅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我琢磨着,过了这么久了,这两次我师傅还没用一次吗?
  “这可得让你师傅留最后一次,万一我们有人要死了呢?到时候让你师傅给我们加一次寿命才行。”天展说道。
  我听得一愣,“干嘛自己咒自己?”
  “都说了以防万一了,这人生无常,谁知道下一秒能不能活?万一现在有一辆车突然撞过来,那我们两个不也死了?”天展喋喋不休起来。
  我听得无语,加寿命没问题,但也要是三世好人才行啊,我跟天展一辈子一定是好人?
  与天展无聊的说着,很快我感觉在走下坡路了,我将窗户的布打开,果然看到下面张强的捞尸船在下面,而张强正站在船头抽烟。
  天展也看到了他,忍不住嘀咕起来,“这小子还装得挺是那么回事的,看来人心险恶啊,小天咱哥俩还是太单纯了一点。”
  “你丫的单纯个毛啊。”
  我笑骂了一句,说话间,无头阴兵已经走船,那无脸人继续木然的坐在轿子里面,我跟天展不得不出来,张强看了我们两个一眼,笑了笑,将手的烟头一丟,走进操控室开船。
  船很快启动,朝土地庙而去。
  我跟天展互望了一眼,天展耸了耸肩,既然这张强没有跟我们说话的意思,那也没事,不说话好了。

  我跟天展站在船头,不时的聊一下天,时间也过得挺快的,我很快要远处看到有一个被白云掩盖的大山,山面隐约可见一座庙宇。
  天展神色一整,啧啧称的说道,“我们这一方土地庙建得十分大气啊。”
  我摇头说,“这里面可破烂得很呢。”
  “那当然了,没人去供奉自然破了,现在可都是摆佛祖观音之类的,谁会拜土地?”

  话的确是这么说,现在真的没看到土地庙了,当然也是土地爷相对于佛祖观音之类的太小了,估计在佛祖眼里,土地爷是一个芝麻绿豆一样的小官,我们人眼里也是一样。
  殊不知每个土地爷手都有一本可改生死的无字书,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那土地庙绝对香火鼎盛。
  看到一条延伸去的楼梯之后,船更快停了下来,张强从操控室走出来,也客气的给天展递了一根烟,天展摆手没接,张强也笑笑。
  我跟天展坐进了轿子里面,四只无头阴兵将轿子一抬,健步如飞的朝山的土地庙而去,片刻的功夫,到了山顶。
  我跟天展走了出来,眼前的土地庙还是很之前一样破烂不堪,甚至更旧了几分。
  天展是第一次来这里,倒颇为惊讶的指指点点着。
  我拉着他走进去,里面的破烂灯笼一个接着一个亮起了光芒,里面的一切错觉般的焕然一新起来。
  很快内堂里面脚步声轻响,那左手拿着一本古书,右手捏笔的土地爷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了天展一眼,倒没露出什么异色。

  反倒天展下打量了土地爷几眼,神色有些古怪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天展会露出这种神色,但现在土地爷在场,我也不好问。
  土地爷坐了下来,看着我说道,“本官今天叫你过来,没别的事,是本官有事想让你去做。”
  他这么说,让我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他又让我去逼我师傅呢,他说没别的事,应该是默认我师傅可以将最后两次改命用完了。
  我沉吟了一下问道,“不知土地爷有什么事?”
  “斩人!”土地爷说道。
  “斩人?”

  我听得一愣,怎么土地爷能斩人的吗?
  天展说道,“不是斩人吧,是斩鬼对吗?”
  土地爷看了天展一眼点头,“对,是斩鬼!”
  “不知土地爷为什么让我去斩?”我忍不住问。

  “这是面决定的,也是所斩之鬼命格太特殊了,本官三斩其头都无法将其斩断!”土地爷说道。
  我跟天展互望了一眼,天展小声在我耳边说,土地爷有权力斩杀一些不愿意下地府阴间的阴魂,我听了之后恍然,相对于斩鬼来说,土地爷手无字书都有那真算不了什么了。
  不过斩三次头都没断?这被斩之人会是谁啊?
  土地爷看我们没说话,便是问,“是否答应?”
  我无语,都到了,我还谈什么答应不答应?
  沉默了半天,我憋出一句,“愿听差遣!”

  土地爷点头,他一拍桌子的木块,大喝了一声,“来人啊,将犯人给本官压断头台!”
  他说话间,我跟天展都看向了外面,却发现原本外面破破烂烂的,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古时候砍头用的巨大的断头台。
  而这时候,两只无头阴兵压着一名身穿白色囚服,而且还披头散发的犯人走出来。
  这犯人双手双脚都带着黑色的锁链,好像一副没睡醒一样的被压着了断头台,这两个无头阴兵将这犯人压得跪下来,将他的头放在了断头台,露出他白色的脖子出来。
  我看得惊讶,天展盯着这白色囚服的犯人目光闪动起来,一只无头阴兵端着一把断头刀走过来,我看了一眼后,硬着头皮的将断头刀接下来。
  拿下之后,才发现这断头刀轻如白纸,居然是纸做的?我看得惊讶,这难怪砍不断这犯人的头了,这用纸刀怎么斩?

  天展在我耳边说道,“别乱想,这囚犯是被勾魂过来的,这断头刀也不是要斩了这囚犯,而是要斩断他的执念,跟让他喝了孟婆汤一样,让他忘记一切,好跟着阴兵下地府。”
  我听得恍然,要真是斩人的话我无缘无故的怎么下手?
  “去吧!”土地爷摆了摆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