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3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地方看看他的样子,虽然浑身是血,不过应该都是些皮外伤,不算严重,于是淡淡地说道:“去医院检查一下,休息两天。”
  刀哥前脚一走,苏群马上一个电话给汪梅打了过去,汇报道:“搞定了!”
  “这么快?你当心着点,这会不会有诈啊?”
  “哎,我苏群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苏群得意地说道:“这个小地主不是个办大事的料,我看重的是他的姐夫赵海。试着跟方长谈条件签合同,谈不拢让小地主直接动手。到时候赵海必然旁观,这样一来,我们的绊脚石就没有了。”

  汪梅一听,有点疑惑道:“就算是这样,那块地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啊。”
  “亲爱的,方长想跟我谈,说明什么,他背后一定有双手想通过他来捞钱,难道没了方长,那双手就不捞了吗?没了方长,小地主可以顺势接替他的工作,到那时我们顺藤摸瓜,找到背后那双手,卢世海,哼哼,他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
  一听苏群这套计划,汪梅微微一笑道:“你这冤家还真是没有一次让人家失望呢,想想,就有些流口水!”
  “嘿嘿,你是那儿流口水了吧?忍着,过几来洪隆,我让你爽死!”
  “啊……”汪梅哼道:“你再大声一点,我就喜欢听你说这些……”
  两人在电话里也是一通骚操作,玩得兴起。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叫道:“老大,停气了,没热水了,客人闹起来了!”
  听见外头闹哄哄的,苏群挂了电话,赶紧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晚上十点,洪隆市全市停气,包括周边区县无一幸免。
  从莲花小区外的天然气管道阀门房大摇大摆走出来的下山豹冲方长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工作已经完成了。

  赵海一看他,马上问道:“关严没有,别特么到时没关严,什么都白忙活了!”
  停气了。
  龙墨从厨房里走出来,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她大伯道:“这下你该满足了吧,可以去睡了吗?”
  龙远山取下老花镜,把手里的文件往边上放了放,突然叹道:“这个方长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
  “大伯,干什么扯方长哥哥啊?”

  一听这维护的声音,龙远山抬头看了看龙墨,微微一笑道:“看来我们家的小龙墨是动心了啊!”
  “哎呀!”龙墨嗔了一声,想起那天夜里光着身子被方长搂在怀里的情形来,心中一颤,脸皮子发烫地哼道:“大伯,你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在说停车的事情吗,方长哥哥就是提醒了一声,怎么就跟他有关系了呢?”
  “你啊,分明就是护短!”龙远山叹道:“我就说他胆子越来越大了,我说这停气的事情跟他有关系了吗?”
  龙墨神色一滞,顿时才反应过来,好像真的是自己反应过了头,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紧紧地抿着唇,脸又红又烫。
  龙远山的神情很平情,其实内心多少是有些困扰的,龙墨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也太大,强大的内心让她对万事都有着自己的见解与分寸。
  其余的事情,龙远山对她的判断都可以放心,唯独感情这事,龙远山是放不了手的,一直说服自己给她自主处理的空间,可是眼看着她对方长的感情一天一天的发酵,不加以阻止的话,以后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让龙远山满意的是,方长这小子的聪明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上一次在花园当中自己刻意的试控,相信方长已经完全领会,而且在这次停气的事情上提前把消息放给龙墨,其实也是刻意借龙墨的嘴传达给他龙远山而已。
  至于这样做的直接目的嘛,龙远山还不是特别的清楚,潜在的用意,则是给龙远山一个借题发挥的理由。
  这样的机会龙远山好像不把握有点对不起方长的用心。于是干起了这辈子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背后说人坏话!
  “墨墨,你觉得方长这个人怎么样啊?”
  “啊?”突然听到龙远山这么直白的问题时,龙墨有点没反应过来,很慌乱地说道:“我觉得他人很好,很有正义感,这样的人现在真的不多了。”

  龙远山笑道:“没错,你说的这些都对,那如果让你嫁给他的话,你愿意吗?”
  “大伯!”龙墨娇嗔了一声,哼道:“大伯你在说什么啊,我跟方长哥哥……我和他……我们之间没什么的,怎么会扯到男婚女嫁的事情上去呢?”
  龙远山叹道:“正是因为不能扯到这件事情上,所以我今天有必要把这件事提前拿出来跟你说清楚。方长,他的身份,他的能力,他的手段还有他的目的,到现在为止是一个连我都看不清的人,他的身边被三教九流的人给围绕着,成色如何,我就不便去多说什么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并不适合你,你期望的是爱情与安全,但是如果你跟他在一起之后,他用实际的行动颠覆了你的三观,那样一来对你的打击将会是更大的。墨墨啊,在这件事情上,我真的不愿意看到你试水。”

  龙墨心中一惊,眼巴巴地看着龙远山,有点不可思议地说道:“大伯,我以为你是欣赏他的,没想到你对他一直都保留着意见啊!”
  龙远山轻叹一声道:“看人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看,少看一天都会走眼。何况我早已经不干老本行,凭前二十年的经验,我就能断定方长的危险,原来凭证据说话。可是我现在面对的是我最执爱的侄女儿,这种对亲情的维护不需要证据,因为一切的苗头都需要扼杀在摇篮,不然的话一切都太晚了。”
  龙墨的脸色沉了下来,她一直认为她的大伯是一个处事冷静,并且客观的人,可是在对方长的判断上居然如此的主观。
  龙墨不加以反驳,并不是认同,而是出于龙远山病情的考虑,多于一句的指责都会让他出现难以承受的后果。
  看到龙墨不吭声的样子,龙远山以为龙墨开始思考了,这是他最喜欢龙墨的地方,善于思考和分析。
  其实在方长的这件事情上,只要稍稍留意一下,就不难发现,这个年轻人从一开始出现,做过的所有事情都离不开一个规律,空手套白狼!他的一切都来得太自然、太平常。龙远山对概率学有着很深的理解,发生在方长身上的这些事情的概率是不存在的。如果发生了,就绝不会是巧合,那一定是经过周密计算之后才发生的事情。
  不可否认,方长是龙远山接触的年轻人当中最可怕的存在,他聪明他睿智,他有着常人远不及的人格魅力,一种操控大势的气魄在他的身上能隐约感觉得到,却又被他如此完美地隐藏着。最不可思议的事,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利益为主的核心关键都围绕着方长在运作,然面表面上却看不到丁点方长的影子。
  日期:2018-08-16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