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0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一怔,继而恍然大悟。小钺并不是在说她的不孤独是因为只会机械的听命从事,而是想说,她如今的一切,都是她用心做出的选择,尽管她没有挑选主人和拒绝命令的自由,但她绝对的忠诚却不只是被训练出的结果,也正是因为她一直都在用心去忠诚,才能和妹妹一起拥有现在的“不孤独”。
  “我收回以前对你‘不会聊天’的评价,”伸手捏捏女孩儿的脸蛋,他笑着道,“起码你还是挺会安慰人的。”
  小钺冰冷的神色不变,淡淡的说:“帮主人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是我的职责。”
  “哦?你的意思是,迄今为止我还没有干过什么蠢事?”
  萧晋抬步走进大门,小钺自然紧紧跟上。“多余的事做了不少,但确实不算愚蠢。”
  “比如?”
  “比如现在,你明明已经决定了该怎么做,却还要纠结一下,直到我给出你想要的答案。”
  萧晋哈哈一笑,脚步似乎瞬间就变得轻松许多。
  “小师弟,你可有日子没来了,近来可好?”刚刚踏入前院,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人便从诊室迎出来,笑容和煦,正是刘青羊刘老以前最小的那个徒弟,现在萧晋的师兄,章文成。
  “有劳章师兄关心,最近小弟虽然确实遇到了一点麻烦事,不过已经妥善的解决掉了。”萧晋的笑容同样亲切。
  章文成眼中光芒一闪,关切的问:“是前些日子网上针对玉颜金肌霜的谣言吧,什么人干的?简直太过分了,师父刚听说的时候,气的摔杯子了都。”
  “师父那是疼我,当时我在电话里也劝他了,这次就是来跟他详细解释内情的。一个不知所谓的小人而已,现在已经死了,不值当的让他老人家生气。”
  “是嘛!还是小师弟你有本事,那么大的事情说搞定就搞定了,若是换成我,可能这会儿已经被逼着跳楼喽!”
  “师兄客气,不管是师父还是沈阿姨,都说你是位方正君子,这家医馆迟早都是你的,只要安安分分的治病救人,不琢磨不该琢磨的,谁会无端针对你呢?”
  章文成呵呵笑了笑:“多谢小师弟吉言,快进去吧!师父一直都在后院等着你呢!等晚上陪师父吃完了饭,咱们再找个地方好好喝两杯。”
  “好,那我就先进去了。”
  说完,萧晋就带着小钺穿过诊室向后院走去,而章文成则站在原地,望着他背影的眼睛里满是锋利的刀光。

  萧晋见到刘青羊的时候,老头儿刚刚才为一位病人施完针,看他进来,就笑着对患者说:“这是我最小的徒弟,虽然从我这儿学的东西最少,却是我的徒弟中最有出息的一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让他帮你把把脉,听听他对你病情的看法,没意见吧?!”
  那患者也是位老人,六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精神头不错,尤其是身上那股子久居上位才能养出的气质,一点都不像是重病的样子。
  “哦?”他上下打量着萧晋,疑惑道,“这孩子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吧?!能比你其它的徒弟都厉害?”
  刘青羊脸上满是骄傲的点点头:“他今年才二十三岁,不是老头儿自卖自夸,除去五运六气针这一道,别的地方说比我还强都不算夸张。”
  “哎呦!我尊敬的师父欸!”不等那老人接话,萧晋就一脸苦相道,“您要是不待见徒弟,只要说一声,徒弟绝不在这儿碍您的眼,不带您这么坑人的,这要是传出去了,徒弟今后还在不在华医界混了啊?”
  一番话说的刘青羊满头黑线,那老人却是哈哈大笑。“木德兄,这位想必就是你曾提起过的那位只观三针就一语道破你针法精髓的关门弟子萧晋吧?!依我看,医术是不是比你高明,现在还不清楚,但这个惫懒的样子,却是实打实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

  木德是刘青羊的表字,能这么称呼他的人,只可能是多年的亲近老友,萧晋自然不敢怠慢,弯腰施了一礼,恭敬道:“小子无礼,仗着师父宠溺胡来,让老先生见笑了。”
  “嗯,不错!还算知礼。”老头儿点点头,又揶揄道:“不过,鉴于你才拜师入门不久,显然这不是刘木德的功劳。”
  刘青羊上前照着萧晋的后脑勺就抽了一巴掌,笑骂道:“臭小子一来就让老子丢人,还愣着干什么?快去为荆老切脉,待会儿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家法伺候!”
  萧晋缩缩脖子,赶忙去洗了手,然后来到那荆姓老者面前,说声“失礼了”,将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
  只是片刻,他的眉毛就高高扬起,诧异的看了老头一眼,接着便凝神继续感受起来,直到七八分钟后才结束。
  “没想到老先生还是位古武界的前辈,”站起身,他很郑重的拱手又鞠了一躬,“失敬了。”
  自古医武不分家,习武者多多少少都会懂得一些医理,而医者因为需要精准感知经脉气血运行的缘故,就算不会功夫,对人体内息也必须多加了解,因此,萧晋对荆姓老者的武者身份做出晚辈礼节,也是应有之义。
  荆姓老者似乎是个洒脱的人,很随意的摆了摆手,说:“什么古武不古武的,你还是直接谈我的病情吧!”

  萧晋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便正色道:“首先,晚辈要纠正老先生一点,您没有生病。确切的说,它是由您心脉上的旧伤引起的,气血运行有了漏洞,身体机能得不到有效的补充,出大于进,这才显得损耗过巨,导致您平日里常常感觉精力不济,胸闷气短,气候温差一旦变化过大就会染病,卧床不起。
  说句不敬的话,若不是您有一身的雄厚真气打底,到了您这个岁数还能随意走动,堪称奇迹。”
  荆姓老者眼睛亮了起来,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木德兄没有言过其实,你确实当得上他的赞誉。”
  刘青羊一脸的骄傲:“你先别忙着夸,能看出你的问题不算本事,要没有解决的办法,说什么都是白搭。”
  萧晋苦笑:“师父啊!这么赶鸭子上架,您就不怕我丢您的人么?”
  刘青羊回答的很是不要脸:“反正老子除了针法之外,也没教过你别的,你丢也不会丢我的人。”

  萧晋一阵无语,只能硬着头皮说:“如果晚辈猜测不错的话,荆老先生年轻时应该受过一次很严重的内伤,以至于心脉受损严重,如果不是有名医为您及时诊治,恐怕当时就……”
  “你猜的没错。”似乎是被勾起了很不好的回忆,荆姓老者脸上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来,“当时我的性命已经十去七八,家人马上就要准备后事了,好在命不该绝,一位云游四方的医生恰好在我的长辈家做客,闻听此事来到我家,仅仅几针下去,就把我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可惜那个时候时局动荡不堪,恩人不便透露姓名,只说他的医术还不到家,能救我一命,却不能为我除根,并在建议我不要放弃古武之后就飘然而去。
  日期:2018-08-16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