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295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次柳婆子度雷劫的时候,也是一样,最开始她飞进黑云里面抵抗,但一道接着一道劈下来的时候,我大老远都感觉到她的痛苦与挣扎了,那是一种对活下去的渴望,求生,最后一道劈她的时候,她从空落下来,好像失去了一切知觉一样,那一幕我清晰的看在眼里,那一刻我没有一丝怀疑她会被天雷直接劈死……
  相老鼠精来说,可以说柳婆子是幸运的,她用元气大伤的代价抗了过去,但老鼠精不但元气大伤而且没了一只手,甚至差点被劈回了原形,我没有看到老鼠精渡劫,但是我能想像到当时老鼠精是多么的绝望。
  我跑到了巨石下,看到我妈的皮毛已经有些渗血的感觉了,特别是我妈的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三道天雷让我妈受伤了,但唯一不变的依旧是那坚毅不屈的目光。
  天空的黑云再次爆裂,已经凝聚出了更多的力量,一道闪电轰的一声闪现,好像一把巨大的刀子一样,在天空滑出一道弧度,一闪的对我妈轰了下来。
  第四道天雷下来了!
  这闪电接触到我妈身体的瞬间,我清晰的看到无数电弧蔓延般的一涌,一霎那将我妈淹没其了。

  刹那间的狂闪,白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闭眼睁开之后,闪电已经消失,但我妈体表的皮毛渗透出更多的鲜血,有些地方已经嘀嗒嘀嗒的掉下来猩红的血液了,看去触目惊心。
  我妈四肢微微有些颤抖,我妈咬牙之后,那种颤抖消失了,她大口的呼吸了几下,至始至终我没有听到我妈叫一声疼。
  她低头看着我说,“儿子,离妈远一点。”
  目光与她眼眸对视,她晶莹的眼眸微微浮现出血丝,看去十分的憔悴,我愣愣的点头。
  不出意外,几分钟后,第五道天雷已经想要迫不及待的从黑云里面轰出来了,而我妈也做好了承受的准备,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警惕的在四周巡视起来,为什么那个人还没出现,他在等什么?
  我来的时候,心有了很多怀疑的人,能看穿我妈雷劫的河神,柳婆子,师青璇他们肯定不会,张强?他是天庭使者,或许他现在在某个地方注视着,但他也不会对我妈动手。
  以我所知的,只有在诸葛城里面,我妈抵挡那群人的时候,或许其有人对我妈起了报复的心理,能斗胆的趁我妈渡劫的时候偷袭,也没有不可能的。
  还有是在黑市打的那个天黄宗掌门,他嫌疑是最大的,他是道家种人,拥有阻拦我的那只鬼奴也很正常,也有实力来偷袭,加他对我和我妈都恨之入骨了,所以是他吗?

  然而在这时,我妈突然大惊的叫了一声,“儿子,小心!!”
  我妈提醒我的瞬间,果果的声音也在我耳边响起了,我也感觉到了一股冷风从我背后吹了过来,瞬间做出反应,不假思索的直接侧身一转,但一股巨力还是狠狠的击在了我身。
  一股剧痛瞬间袭击了我,我感觉嗓子一甜,身子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三四米外我狠狠的摔在了地,我本能的爬起来,但身体太痛了,我忍不住半跪了下来,还是抑制不住的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出来。
  而我原来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人,他带着黑色的斗篷帽子,看不到脸,但里面只露出一双猩红的眼珠,浑身气息阴冷至极,我瞬间惊疑了,是天黄宗的掌门吗??
  我咬牙调动体内所有气朝背后而去,他这一拳,我要是刚才闪躲不及时的话,被砸后脑勺,那么必死无疑了。
  感觉体内气的涌动,让剧痛快速的被压制下来,我死死盯着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这么看着我,再次缓缓的朝我走过来,我翻手的将陨金匕首拿了出来,割破手指,陨金匕首蜕变般的化为了锋利。
  这时候,在这天雷的范围下,果果根本不能出现,所以只能靠我自己,一手紧抓陨金匕首,另外一只手早已将掐决出气元指,而锋利的鸡肋骨也被这只手抓在了手。
  我感觉不出来他的具体实力,只觉得他穿的黑色袍子能隔绝我的眼睛,这个人故意在掩饰什么?
  而这时,我妈眼睛通红的暴怒一声,“你居然敢伤我儿子?”
  这个黑袍人停了下来,撇头看了我妈一眼,淡淡说道,“你该死,所以他也必须死!”
  “好!你杀我灰沐月没关系,但我儿子你万万动不得,动了,那我灰沐月今天拼得道行不要,也要将你斩杀在此!”
  我妈声音冰冷异常,完全处于暴怒之,我看得一惊。
  黑袍人淡淡说道,“杀我?你还是先接下第五到天雷再说吧!”
  他话音未落天空的黑云剧烈一颤,一道闪电轰的劈了下来,瞬间将我妈淹没在其,电弧狂闪,第五道天雷劈下来了!
  无数白光穿射,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一瞬间,骤然消失。

  而我妈纹丝不动,但体表的皮毛渗透出更多的鲜血,几乎要将我妈的皮毛染成红色,她眼睛满是杀气,死死盯着黑袍人要一跃而下。
  我心急跳了几下,急忙跑了过去,“妈,你安心渡劫行了,今天,让我这个做儿子的保护妈一次吧!”
  我妈摇头,急忙想说什么,我笑着说,“放心吧,信我一次。”
  我妈神色露出挣扎,她抬头看了天空的黑云一眼,无数电弧在里面游走,恐怖的气息越来越重,第六道天雷要凝聚出来了,似乎随时随地都要劈下来一般。

  我妈眼神十分复杂与纠结的看了我几秒,她欲言又止,但微微点头,声音轻柔的说,“好。”
  我松了口气,刚才我妈暴怒的样子,我不会有一丝怀疑她会不顾一切的下来杀了黑袍人,那么如果她下来的话,天雷随时会劈下来,那没有准备的她必定扛不住接下来的六道天雷的。
  那样太危险了。
  看着我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她继续抬头看着天的黑云,目光之再次浮现出坚毅。
  这时候她体表已经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灵光,包裹之后,皮毛流出来的鲜血也缓缓的停止了。
  我妈之前跟我姐说过,度雷劫的时候,前面一半只能用一半的实力,因为后面的天雷会越来越厉害,能否抗得住,才是是否能活下来的关键。

  感觉我妈体表的气息缓缓的强大起来,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始目光一转的盯着眼前的黑袍人,他虽说体表的气息被掩盖起来,但我感觉到了一丝陌生感,也是说我没有见过他。
  这人是否是天黄宗掌门的朋友,我无法确定,我现在想的是,怎么杀了他!
  黑袍人猩红的目光看了我妈几眼,随后再次朝我走过来,这个人能驱使鬼奴,多半是道家人,他黑袍里面的猩红目光太淡定了,而且走过来的步伐轻盈,完全一副随手一击可以把我杀死的样子,我不认为他是轻敌,毕竟他一拳把我打飞了,这种实力,我不得不小心谨慎。
  但我也不是吃素的,看着一步一步的靠近我,我神色一冷,瞬间紧抓陨金匕首的朝他捅去,他猩红的目光没有一丝变化,却盯着我手的陨金匕首看了一眼,声音有些诧异起来,“陨金匕首?云鹤真人是你什么人?”
  我没有回答他的意思,速度更加快了几分,不管是什么人,我今天也要灭了他!

  黑袍人当即冷哼了一声,声音清冷的说,“哼,想给云鹤真人一个面子留你一条狗命,你胆敢不要,那么你去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