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2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来睡?下山豹听着这话怎么这么奇怪呢?
  拿回了压金,下山豹走出客栈,抱着双手一个哆嗦,“卧草,好冷!”
  的确,这个镇上有种一夜入冬的感觉,今天镇上出门的人都穿上了外套,像下山豹这样短袖短裤的已经变得有些扎眼。
  走到镇子口那家老牌子的的肥肠粉店,像往天一样叫道:“老板,一碗三两红汤,一碗二两清汤,多加点肥肠……”
  “卧曰尼先人!”老板穿着白围裙,看见下山豹顿时哭笑不得地将漏粉勺往水桶里一扔,叉腰笑道:“胖子,你这么喜欢吃肥肠就加一份,天天早上这么喊一句,你是安慰自己吗?”
  下山豹挠了挠头道:“我是觉得老板人好,我这么说一声,你一定会给我多加两块的。”
  “嘿,你给老子嘴巴还甜呢!”老板笑咪咪地拿起竹漏斗来,全凭手感抓起一把水粉往漏斗里一放。按照老板多年来的性格,吊在漏斗外的直接用手掐断,不过今天正想掐,却留了一手,然后将吊在外面的水粉全都给薅了进去,顺势沉进滚开的水里,七上七下地烫起来,边忙边问,“二两的打包,我还是等你吃得差不多再装吗?”
  “是的是的!”胖子从筷子筒里抽了一双筷子,有点迫不及待。
  果然像下山豹说的那样,往碗里舀了几块肥肠后,老板抬头看了看下山豹期盼的眼神,马上又加了一勺进去,摇头苦笑道:“老子上辈子欠你的!”
  砰!

  三两一碗地端上桌,老板眼看今天早上没多少生意,就坐在下山豹面前歇口气,然后点了根烟,漫不经心地说道:“陈老九要是你一半好,那个小女娃子也不会这么遭孽了。”
  “嘿嘿!”胖子听到这话,只是傻傻一笑,然后往嘴里拼命地刨粉,顺口一吸,连汤带粉跟特么鲸吞似的,看得老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吃吧,吃饱,今天我请你吃!”
  说着,老板把烟屁股往店外一弹,连手也没洗,接着去做第二碗去了。
  胖子这么能吃,还不断地瘦,恐怕也只有老板才知道原因了。
  胖子提着打好包的二两肥肠粉离开的时候,桌子上摆了二百块钱。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家店的生意并不好,老板恐怕不会愿意收这二百块,走出店子,往左边看去,胖子的步子迈得大而稳,比起刚到这里的第一天有了全然不同的感觉,至少不会走几步就喘了。
  每天早上一碗肥肠粉,在这个小镇上是一件多么奢侈的生活方式啊!老板摇头叹了口气,扭头又回店里发呆去了。
  从镇子头走到镇子尾,那里有一间镇卫生所,是一个街铺,有两间店面那么宽。
  卷帘门里是双扇的玻璃门,一进分成两部分,右边玻璃隔出来的部份是药房加配药区。左边是一张简单的书桌,留给镇上唯一一个医生用来问诊,墙上挂着一件发黄的医生白褂,有烟头烫出的黄斑、黑孔,还有些油汤点。
  医生的便装还没有来得及换,一手拿着针管里面装着不明成分的液体,尾指上吊着一瓶氯化钠注射液,另一手夹着那抽得已经烧到过滤嘴儿的烟,眼睛被薰得都闭得只剩一条缝了,走到门口扔了烟头,卡出一口脓痰来,一连吐了好几口,直到嘴里没有痰丝的口感,这才对胖子说道:“快弄进去让她吃,吃完好输液。”
  下山豹点了点头,赶紧提着肥肠粉走进放着两张病床的简陋病房。

  小馨月已经没有第一天看着下山豹提来肥肠粉时的激动,但是脸上还是坚难地挤出一丝笑容,冲胖子喊道:“胖叔叔,你来了!”
  下山豹知道,小馨月这不是习以为常的表现,她的心里是很高兴的,但是已经很难表达出来了。
  天气刚刚转凉犯不着戴帽子,可是小馨月已经把帽子戴了起来,防止头发一指一指地往下掉。
  小馨月的脸色很差,就像用了天线的黑白电视中可怜的小姑娘,让下山豹多看两眼,眼角就禁不住地抽搐。
  “快来吃,吃完该输液了。”
  小馨月乖巧地点点头,刚想拿筷子,却又忍住了,眼巴巴地看着下山豹,然后下地穿鞋,提着一碗肥肠粉就出去了,过了几分钟,带着体力透支的惨白脸色,小馨月走了回来。

  “肥肠粉呢?”胖子低着头,生气地往盆子里倒着开水,指尖拧着毛巾让温度浸透,再小心翼翼地拧干!
  小馨月重新躺坐在床上,稚声稚气地说道:“弟弟昨天晚上回来了,妈妈照顾他很辛苦,我天天都吃的东西有点腻,就给妈妈吃吧!”
  眼看着小馨月吧唧着嘴,分明还有些心念的样子,下山豹拉着她幼小的手,然后用温度偏热的湿毛巾敷在她的手背上,能散淤,也能软化血管。
  这么多天,小馨月都在吊盐水,这里没有留置针管,所以得每天扎针,小小的手背上针眼看起来都连成片了。
  胖子全家都死绝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哪里会照顾别人呢?这些法子都是这家卫生所的医生教他的,还算管用。

  看着方长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了之后,医生这才把盐水架子挪到床边,然后去进行一些简单的消毒工作。
  “MMP当了半辈子医生,头一回听说白化病还可以吊盐水来治……每天这么输,有什么意义嘛?哎,反正也是个等死!”
  砰!
  下山豹一甩手就把他手里的铁盘子打翻在地,冰冷地说道:“你闭嘴!”
  “嘿嘿,原来你这么凶啊人?”医生好像第一次认识下山豹,把地上的东西不紧不慢地捡了起来,继续说道:“你再凶,我还不是要说?别再去陈老九家帮他干活了,他下午不会来陪的,该喝茶打牌,他是不会耽搁的。女娃子在这里没有价值,何况是生了病的女娃子……”

  “我特么让你闭嘴、闭嘴……”
  下山豹扭头扑到医生身上,左一拳右一拳地锤得医生满脸流血。
  说来也奇怪,医生胆儿小,学医是为了强身健体,可是上不了解剖课,不是尿就是吐的,还晕血,但这个时候感受到嘴里的腥甜时,他居然一点也不怕这个发了疯的胖子,反而还有种受虐的快意……
  下山豹锤得累了,从医生身上爬了起来,然后医生也起来了,两人坐在小馨月的床边,排排坐。
  “馨月,胖叔要走了!”
  “嗯!”小馨月点点头道:“我知道你会走的,胖叔叔,别回来了。”
  胖子全身一震,被莫名戳中了泪点,冲小馨月咆叫道:“小没良心的,亏我在这里陪了你这么久,你都不想我吗?”
  小馨月摇摇头道:“不想,你又不是我爸爸。”
  胖子听到这话时,终于可以舒服一些地站起来,然后转身摸摸她那戴了帽子的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有很多话要话,好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等胖子前脚走出门,小馨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刚才多走了几步,已经让她没有力气再嚎啕,她想再保留些力气,再在这个世界上多留些日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