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8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明早,今晚不,不行了。”方晟有气无力道。
  “不,明早归明早,你吹嘘三加一的。”
  “我觉得……在有生之年大概都达不到那个高度了……”
  樊红雨扑哧一笑:“你呀你呀,怎么越来越无耻呢?以前虽说实力不济,好歹还能装模做样,现在倒好干脆撂担子了,这可不是对工作负责任的表现啊。”
  方晟被逗醒了,笑道:“真是做官做上瘾,在床上都打起官腔来了。告诉你吧,象我这个年龄能一晚两次且保持强大攻击力,放眼全中国肯定处于金字塔塔尖。”
  “不敢跟老外比呀?听说南方某个城市富婆、官太太专门喜欢找黑人,又持久又带劲,造成的后果是黑人泛滥,定居人数高达十多万呢。”
  “你也想试试?”
  “才不,我不想没有感情的欢爱,单纯器官愉悦没有丝毫意义。”
  “从这个观点引申,我觉得我们应该用温和的、包容的眼光对待宋仁槿性取向,”方晟思路天马行空,“中国很多同性恋实质是双性恋,即本质不喜欢异性,但为了避人耳目、繁衍后代不得不履行婚姻义务。宋仁槿本可以这样,等有了孩子再做自己喜欢的事,那种状况对你来说是是不是更悲惨?”
  樊红雨摇摇头:“不是你说的这样。他对女人压根提不起兴致,甚至有某种程度的厌恶,你说能履行混账义务吗?哼,我越想越恼火!”
  方晟上下抚摸道:“这么美妙动人的身体,他居然无动于衷,真是暴殄天物,让我讨个现成便宜,嘿嘿嘿……”
  被他摸得情动,她媚眼如丝搂住他脖子,在他耳边吹气如兰:“第三次?”
  “唔……大概有心无力吧……”
  “如果我能让它……”
  “如果的话……”
  上午九点半,手机铃声使**相拥的方晟和樊红雨同时惊醒,一看时间大惊失色,方知昨夜太过疯狂,使得两个闹钟都没听见。
  “你的……”樊红雨匆忙起身边穿衣服边提醒。

  方晟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威严的声音:“到哪儿了?不是说好一上班就过来吗,等你半小时了!”
  昨天预约于道明回报到鄞峡上任后的情况,另外请他协调向省委组织部要一个副厅编制。
  让常务副省长傻等半个小时,而且是上午的工作时间,这个链子掉得太大了,哪怕自家叔叔也不能这样。
  须知省委主要领导的时间都安排到分,每个环节紧凑而周密,容不得半点疏忽。可以想象这样一来给徐璃多大压力,要赶紧调整接下来的安排,还得及时通知相关会议和单位负责人。
  红颜祸水呐。
  想想昨夜的疯狂,还有樊红雨方才满脸绯红娇羞无限,方晟暗自喟叹,脑中高速运转,寻找最合理、最天衣无缝的借口。
  “二叔,刚刚接了几个电话又打了几个电话,为潇南德亚即将裁员的事折腾了一早上。”
  于道明不悦道:“你早离开红河,潇南德亚关你屁事?”

  “我得到的消息是杭风电子主要想裁减管理岗位,特别是车间管理员、后勤行政等,小牛的老公和舅舅不都在厂里吗?可能在裁减名单之中……”
  “啊!你干嘛不早说?”于道明大惊,“赶紧想办法保住他俩,不然……不然要出大乱子!”
  “是的,所以没完没了地打电话……二叔再等会儿,我马上过去当面回报。”
  “好,好!”
  放下手机,方晟后背出了一层冷汗,暗自侥幸又逃过一劫。
  樊红雨从卫生间探出头来,似笑非笑道:“小牛是谁,让于大省长如此着急?要不要我帮忙啊?”
  方晟揉揉酸痛的腰际,苦笑道:“这不拿你作挡箭牌吗?唉,一晚三次实在太……太……还是二加一好些,中间有几个小时缓冲。”
  “别打岔,你就说小牛是谁!”
  “省长的秘密别多问,你只要记住,就是我曾经为小牛的事请你帮忙,你也落实到位了,仅此而已。”

  “喔,小牛是年轻漂亮的女人?”
  “赶紧上班吧,从这儿到省正府还得十多分钟呢,哎哟,我的腰……”方晟愁眉苦脸哼个不停。
  樊红雨看得捂着嘴偷笑不已。
  红河管委会主任与江宇区委书记不同,身兼市委常委的她如今是天高皇帝远,没有那些繁文琐节和文山会海,加之明月、居思危等副主任都是实干派,就算几天不上班也没事。
  临出门前,樊红雨象温柔体贴的妻子,替方晟整理好发型、调整好领带,轻轻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微笑道:
  “今晚……”
  方晟恨恨道:“今晚就今晚,让你明天起不了床!”
  匆匆赶到省正府,徐璃满脸焦急在走廊转悠,见了方晟先是眼睛一亮,见四下没人凑上前低声埋怨道:
  “不是说好九点吗,快耽搁一个小时,于省长着急死了……”

  “临时发生点意外,过会儿细说。”
  方晟进了办公室,于道明随即说:“把门关上!”
  然后顾不上追究迟到的问题,忙不迭问:“小牛的事处理得怎样?”
  “费了很大的周折,”方晟道,“当初进厂以及安排升职管理员找的是芮芸,如今潇南德亚降格为杭风电子分厂,原来一班高管全部靠边站,芮芸也早早辞职;然后找管委会明月和居思危,两个都是我的老部下,谁知他俩说杭风电子俞总前期想搬迁潇南德亚,跟管委会闹得颇不愉快,打招呼恐怕没用;最终没办法只能找樊红雨……”
  于道明听得很仔细,道:“樊红雨在江宇跟杭风电子有交集,又是管委会一把手,这点儿小事应该不成问题。”

  “主要是以什么名义,因为这事儿太小了,小得不值一提,而我却正儿八经请人家帮忙,背后必定有不可言说的秘密……”
  “是啊是啊,你怎么跟樊红雨解释的?”
  “含糊说是白翎战友的亲戚,而且人家自尊心强,纯属暗中相助,关照她不要张扬以免影响不好。”
  于道明夸道:“这个说法好,以樊白两家关系樊红雨不至于无聊到向白翎核实这件事,很不错,记你一功,与上午迟到功过相抵。”

  方晟这才细细叙述半个月来在鄞峡的工作情况,重点是常委会遭遇的阻力,相比之下国腾油化倒是次要矛盾。
  听完回报,于道明道:“鄞峡强大而顽固的保守势力,以及当地民众不思进取、苟且偷安,早在鄞峡市成立伊始就一直存在。正因为大环境影响,历任领导班子无所作为也得到省委理解。也因为此,这回省委对你和吴郁明的组合寄予相当高的期待,要是你俩都搞不掂,拆分鄞峡势在必行——可笑的是鄞峡从领导到群众都很希望拆分,反而绵兰、舟顿如洪水猛兽,千方百计阻挠。”
  “鄞峡输得起,我和吴郁明输不起。”
  “倒不必背太重的包袱,”于道明不以为然,“我知道你俩雄心勃勃,给自己订下只能胜不能败的计划,但世上没有常胜将军,偶尔输一两回也无所谓。中国式官员的特征是什么?不犯政治原则错误,个人经济方面没问题,基本可立于不败之地。站在省长和长辈角度出发,我希望你赢得漂亮些;但理智和现实告诉我,所谓赢也包括从鄞峡全身而退。”
  日期:2018-09-15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