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61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我夫君的尸骸呢?还给我……”郁氏已经顾不上和姚广孝解释了,当下她楸着棺材里面归不归的衣襟,有些歇斯底里的继续说道:“快点把他还给我……没时间了!他真会死的……快点把他的尸骸给我……”
  “朱夫人,你先别急……老人家我已经紧闭住了尊夫的七窍。他不会有事的,再说了,你去问问这和尚的还魂之法是谁教他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突然伸手对着和尚身后法台上的瓷瓶虚抓了一把。
  那白色的瓷瓶瞬间到了归不归的手里,老家伙冲着姚广孝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在朝堂上,老人家我已经觉得郢王殿下有些不对了。不过当时人来人往的,我老人家并没有仔细去看。现在终于明白了,和尚你留个郢王殿下的一魄做引,想要勾回他的魂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郁氏已经松开了他的衣襟。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你能勾回我夫君的魂魄?那你快点动手……已经过了六天了,再不能耽搁了……你先救人,你们俩的恩怨救了人之后再说。归不归!你还不救人再等什么!”
  说到最后的时候,郁氏突然发作,冲着归不归大吼了一声。老家伙心里对这个女人十分忌惮,当下被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随后苦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我也没说不救人啊……”说话的时候,寺庙门口响起来一个破锣嗓子的声音:“庙里面有和尚吗?没有和尚小尼姑也行啊……出来一个会喘气的,老子给你们送死人来了……”
  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之后,郁氏急忙从寺庙当中跑了出去。就见几天之前把自己打晕的黑大个子赶着一架马车停在了寺庙门口,马车的车厢里面停放着一个被竹席包裹着的尸体。郁氏将竹席打开之后,里面真是自己死在了小瘟咒之下的夫君----郢王朱栋。
  这时候的朱栋还是刚刚丧命之时的样子,他的身体好像被涂了墨汁一样一团漆黑。不过死了六天尸身却没有一点点腐败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刚咽气……“归不归!他不能暴露三光的……”见到了自己亡夫的尸骸无恙之后,郁氏马上又对着归不归去了。她冲着老家伙喊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没有铭文护身……身体也没有擦上灵油。归不归!你还我夫君的命来!”
  说话的时候,郁氏在次拔出来了宝剑要和归不归拼命。不过她身边的百无求怎么能让她就这样过去?在女人回身扑向老家伙的同时,二愣子一把拽住了她的头发,随后向后一拉。说道:“小寡妇!老子千里迢迢的送来了你死鬼男人的尸首,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怎么还敢对老子的爹动家伙?”
  郁氏实在不是这妖物的对手,头发被百无求抓住之后,她一咬牙用手里的宝剑将自己的长发割断。随后继续向着归不归扑了过去。在郁氏的心里,没有了防护的朱栋已经和真正死掉的人没有区别了……“老子不是说了吗?不许对这个老家伙动手。”在郁氏冲进寺庙的前一刻,百无求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二愣子这次直接攥住了女人手里宝剑的剑刃,原本吹毛断发的宝剑在二愣子手里连点油皮都没有割破。

  任凭女人如何挣扎,那柄宝剑都好像长在了黑大个子手上一样,丝毫不能撼动。这时,百无求冲着郁氏嘎嘎一笑,说道:“小寡妇,你和老家伙不是老相好吗?
  怎么说动手就动手了?不是老子说你们俩,他一大把的年纪了,你也是投胎几十次的人。难得你刚死了老头,那个老家伙也千八百年的没人疼。这样,你们都看老子一个面子。一个老光棍一个小寡妇正好一起搭伴过日子,你要是答应了,老子现在就管你叫妈……”
  郁氏听了百无求的话,气的浑身上下直打哆嗦。当下她也不要拿柄宝剑了,鬼魅一样的从二愣子身边饶了过去。向着正在苦笑的归不归冲了过去:“归不归你还敢毁我的清誉!我掐死你……”
  “你掐死了我老人家,谁让你夫君复生?”看着已经冲到了身边的郁氏,归不归躲了几下,随后继续说道:“广孝和尚那点手段当年还是我老人家教他的,运回尸体的当天晚上。我老人家看你在棺材里面誊写铭文,又在尸体上涂了灵油。自然就明白你想要做什么了……还动手?你真的想要做寡妇吗?”
  这时候,郁氏这才停了手,她看着已经退到了庙门口的归不归说道,你真有办法救活我的夫君吗?”
  看着眼泪汪汪的郁氏,归不归心里多少有点冒酸水。不过他还是嘿嘿一笑,对着自己身边的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把宝剑还给王妃娘娘。如果老人家我不能把郢王殿下救回来的话,就让她用这柄宝剑了断了我老人家……”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施法招来了一团乌云。看着乌云遮住了阳光。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这时归不归才走到了马车旁边,伸手将盖在死尸身上的竹席撤掉。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尸骸之后,对着已经到了他身后的郁氏说道:“你仔细看看郢王殿下有什么不同……”
  郁氏这才再次看了一遍自己夫君的尸骸,这一次仔仔细细的看过去,就见尸体身上用墨汁密密麻麻的写满了铭文。这些铭文她再熟悉不过,正是六天前的那个晚上,自己趴在棺材里面,在棺椁内衬上面写下的锁魂铭文。
  除了这些铭文之外,尸体上面还油亮亮的一层。郁氏伸手在尸骸上蹭了一下,就见自己手上沾满了油脂,这油脂的气味正是自己曾经倒在棺材里,让朱栋尸身浸泡在里面的灵油。
  这时候郁氏才明白过来,这个老家伙是将自己写在棺材内衬里面的铭文,直接写在了尸体身上。然后又将灵油涂抹在了上面,他做的和自己差不多,不过看着却是高明得多。
  看到郁氏默不作声,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广孝和尚是不是还和你说,虽然你能将郢王的尸体运到这里来,不过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不能将你夫君的魂魄救回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那都是当年老人家我教给他的江湖手段,他学的本来就不精,万里有个一再失了手,那不是砸了方士一门的招牌吗?早知道我老人家有一天会离开宗门的话,那就让他去折腾,反正打得是他师尊徐福的脸……”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伸手将尸骸身上的衣服脱掉,将郢王的尸骸扒了个赤身裸体之后。老家伙将手里瓷瓶的瓶塞拔去,随后将瓶口扣在了尸骸的脑门上。就在瓶口扣上去的一瞬间,原本一动不动的尸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将旁边聚精会神看热闹的和尚们齐刷刷的吓了一哆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