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68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共还有九条野狗,真是一个庞大的野狗群。非洲野狗是濒危动物,动物保护组织如果能够发现一个这么大的野狗群,不知道得多兴奋。然而在萧剑扬眼里,这只是一群要将他和陈静撕成碎片的猛兽,仅此而已。
  职业军人的信条是“狮子搏兔,亦尽全力”,只要威胁到他的安全,别说一群有着尖牙利爪的野狗,就算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他们也照样赶尽杀绝,所以萧剑扬根本就不管它们是濒危还是极度濒危,既然这些野狗冲他露出了利齿,他就斩尽杀绝,绝不留情!
  一般人被这么多野狗包围,很容易就惊慌失措,但是萧剑扬不会,因为他在部队可没少跟军犬打交道,并且从老兵那里学到了如何逃脱军犬的追踪,如何格杀军犬。连军犬都不怕,他更不会怕野狗,无非就是挨几口而已,怕个屁!他背靠墙壁,避免了后背遭到野狗攻击的可能,刺刀死死指向前方,目光凌厉,紧盯着野狗们的一举一动,整个人就像一头猛兽,在居高临下打量着自己的猎物。这种冰冷的目光让那些野狗有种遇上了天敌的感觉,一时间竟不敢上前了。

  萧剑扬居然还敢向它们挑衅:“来呀,来呀,你们这帮只敢跟在猛兽后面捡点腐肉和骨头吃的杂碎,来咬我呀!我倒要看看今天是谁吃谁!”
  野狗群似乎听懂了他的挑衅,一头格外强壮的野狗口里发出低沉的嗷呜声,九条野狗齐声大叫,如离弦之箭,直奔萧剑扬而来!
  萧剑扬动作比它们还快,就在野狗群扑来的那一瞬间,他的手中变戏法似的多出一支信号枪,照着野狗群就是一枪!一枚红色信号弹激射而出,不偏不倚,正正打在那条最强壮的野狗身上,咝咝燃烧,野狗的皮毛也跟着燃烧起来。这条很可能是野狗王的野狗登时浑身是火,发出惊恐至极的狂吠声。动物都有害怕强光和火的本能,看到信号弹射出,高速冲锋的野狗无不浑身一颤,而就在这一瞬间,萧剑扬向它们发动了攻击,一个箭步冲出,81式自动步枪来了一个凌厉至极的防上刺!

  “汪————”
  凄厉的惨吠声响彻山林,冲在最前面高高扑起扑向萧剑扬面门的那条野狗腹部被一刺刀刺穿,随后被当成垃圾甩了出去,腹部鲜血狂喷,眼看就活不成了。而在此同时,一条进攻下三路的野狗一口咬在萧剑扬右腿上,高腰野战靴给予萧剑扬的腿部不错的保护,狗牙没能穿透,但是也够疼的。萧剑扬眼都没眨一下,枪托狠命照着这条野猴的腰椎撞去,咔嚓一声,野猴的脊梁骨被生生撞成两截,瘫痪在地,只剩下蹬腿发抖的劲了。

  身后传来陈静的尖叫声,一条野狗从萧剑扬身边窜过,咬住了她的裤脚要将她拖倒。萧剑扬低吼一声,转身,穿刺!刺刀精准无比地刺入野狗的丨肛丨门,再一划,肠肚粪便喷涌而出,野狗凄厉地惨叫,爪子乱舞挣脱刺刀,拖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肠子连滚带爬的跑开,一路惨叫不绝。
  右臂传来剧痛,就在萧剑扬转身去救陈静的时候,一条野狗一口咬住他的右臂,狠命使劲试图将他拖倒!萧剑扬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扔掉步枪,左手袖口处弹出一截长达一尺的三棱钢刺,一吞一吐间,野猴咽喉多了一个三角形的窟窿,鲜血狂喷,全身的力气也随之消散,跌落在地。萧剑扬右脚抬起,踏落,咔嚓一声生生将它的头颅给踩裂,当场就要了它的命。
  “汪————汪————”
  又是两声短促的惨叫声,两条野狗被萧剑扬生生踢飞出去。天知道他出手有多重,三十多斤重的野狗被一脚踢出七八米远,喉咙里呛出大股大股鲜血,站都站不起来了。踢飞这两条后,他的左腿又传来剧痛,没什么好想的,左臂的钢刺往下使劲一戳,咬住他左腿不放的野狗身上多了一个窟窿,血线喷起一米多高。但几乎同时,右腿又被咬住,然后往后拖,力气极大,他失去了平衡,面朝着地摔倒。本来这不是什么大事,打群架嘛,摔倒太正常了。但他没有留意到地面有一块小西瓜大的石头,他胸口正正撞在石头上,胸骨发出一声呻吟,撞得他险些闭过气去!内脏像破裂了一样痛,眼前金星乱舞,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了,他拼尽全力翻身,右腿往胸前拉,左腿盘过去绞住野猴的颈部形成十字锢,不顾野狗锋利的爪子在自己腿上乱爪,奋力坐起,防卫钢刺照着野猴张大的嘴巴狠狠捅了进去,带出一股黑血。

  还没有松开这条已经受了致命伤的野狗,身后突然传来陈静的尖叫声:“小心啊!”接着,一双爪子从后面搭上了它的肩膀。一股烧糊了皮毛的焦臭味传入萧剑扬鼻端,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那条刚开打就被他用信号枪打了一枪,弄得全身是火的狗群首领,它居然扑灭了身上的火,跑到他身后来了!
  跟野兽搏斗,最怕的就是被绕到后面,尤其是像现在这样,萧剑扬只要一回头,野狗首领便回一口咬住他的咽喉……就算他有通天本领,被咬破咽喉也是个死!如果他不回头,野狗往颈部两侧来一口他也是死路一条,两侧都是大动脉呢!萧剑扬想都没想,双肩高高耸起,脖子往下缩,用这种看似滑稽可笑的姿势将颈部两侧大动脉保护起来。还没等他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砰!一声枪响惊得林中鸟儿簌簌飞起,野狗的头颅爆裂开来,鲜血混合脑浆滚烫烫的溅了他一脸,野狗首领那近乎癫狂的嗥叫声戛然而止,全身一弓,滚落在地,不再动弹。

  萧剑扬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去,只见陈静手中多了一支M1935手枪,枪口还在冒着青烟。她面色苍白,惊恐地看着他,显然刚才这场短暂而惨烈的搏杀把她给吓坏了。萧剑扬看到满天鸟儿乱飞就知道要坏事了,对于追踪者言而,没有比这更明显的指示,他原本是想发火的,但是见陈静浑身都在发抖,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将防卫钢刺收回去,将扔在地上的步枪和水壶捡起来,声音低沉、嘶哑:“快走!”带着她迅速往密林钻去。

  陈静奋力跟上他的脚步,声音还在颤抖:“你……你没事吧?你手臂的伤口还在流血,要不要处理一下?”
  萧剑扬说:“等一下再处理,现在赶紧走!”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军犬的吠声,让陈静汗毛倒竖。她知道自己闯大祸了,原本萧剑扬带着她专挑人迹罕至的地方走,成功地避开可能存在的追兵,距离边境越来越近,可现在枪声一响,马上就暴露了,那些一直在穷追不舍的追兵是绝对不会放过她和他的,那些在山林里追杀同样试图逃往坦桑尼亚的图西族难民的胡图族民兵很快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苍蝇一样蜂拥而来,就算萧剑扬有通天本领也对付不了这么多凶残的敌人!她哭着说:“对不起,我不该去抓那条小狗的……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萧剑扬头都没回,只顾着走路,陈静只当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哭得越发伤心。她没有看到,他的面色已经变得蜡黄,冷汗一串接着一串往下掉,每走几十米就要停下来揉一揉胸口,似乎透不过气来了……
  日期:2018-10-14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