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9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证件上硕大的国徽让五个人心头都不由自主的猛跳了一下,秦承志慢慢的将它拿起来,打开一瞅,瞳孔就缩成了针眼,干咽一口唾沫,合上小心翼翼的放回去,脸上的谄媚之色更加浓厚了。
  “原、原来是萧大人,失敬!失敬!”
  他不说看到了什么,其它人自然更加好奇,洪大鹏憋不住也拿起了证件,翻开刚看了一眼,手就是一哆嗦,险些掉在地上,表情并不比秦承志好到哪儿去,只是说出的话硬生生加上了几分豪迈:“哈哈!没想到萧先生竟然是位亲卫大人,有您做我们大哥,那今后咱们岂不是能在龙朔横着走了?”
  剩下那三个人一听“亲卫”这两个字,眼中的震撼只多不少,半句屁话都不说,赶紧拍马屁才是正经。

  一时间,会议室里什么年轻有为、旭日东升、鳌头独占,平步青云之类的肉麻阿谀话满天飞,饶是萧晋脸皮够厚,还是被这五个人给拍的一阵头晕脑胀,恶心反胃。
  抬了抬手,会议室内顿时鸦雀无声,大佬们一个个都无比认真的看着他,甭管心里怎么想,起码表面上绝对做到了令行禁止。
  “行了,我要说的就只有刚才那些,如果你们都没有什么意见的话,就可以回去商量刘振海产业的分配问题了,最迟下周一,要拿出一个合理方案来交给雨娇姐。
  记住,这件事我不干涉你们,完全由你们自己自主决定,但这个方案只要一交上来,我就认为它是经过了你们所有人一致承认且同意的,若是之后有人反悔或者暗地里搞什么小动作,我绝不会介意让大家再多一份产业分配,想来各位也会欢迎。就这样,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都已经出来混了一二十年,除了最初几年当小弟的时候之外,他们都很久没有被人这么呼来喝去的了,此时被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这么打发,心情自然复杂至极,奈何形势比人强,他们只能客客气气的告别,说些诸如期待萧晋去他们的产业莅临指导之类的屁话。
  “那个谁,你等一下。”正当五个人马上要走出门外的时候,萧晋突然开口叫住了走在最后的那个青年。
  其余四人都停住了脚步,但见萧晋没有要当着他们面说什么的意思,只好转身继续向外走,每个人都或明显或隐晦的看了那青年一眼,目光含义繁杂到足以写一篇论文。

  会议室的门重新关上,那青年人脸上的笑容便多了几分苦意,说:“萧先生,我叫汪雨伯。”
  “我知道。”萧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完全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汪雨伯笑容中的苦意更浓了,“萧先生,我可是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
  萧晋摇头:“在今天之前,我都没有见过你,更不知道有你这号人。”
  “那先生为什么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小弟在龙朔江湖中实力最差,您偏偏把我单独留下来,却什么都不说,回头那几位爷追问起来,小弟恐怕就要告别安生日子了,他们绝对不会相信实情的。”
  “我要是真跟你说了什么事,那几位问起来,你就会告诉他们吗?”
  “具体看什么事。”
  萧晋点了点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原来是薛良骥的手下,是最早知道我的人,对于我的手段和能力应该也有所了解。雨娇姐说你能力很强,且是她最信任的一个,我相信她的判断,所以,我想交给你一件非常危险的工作,你愿不愿意?哦,对了,这个不是命令,只是提议,你可以拒绝。”
  汪雨伯想了想,问:“这份工作只有危险吗?”
  萧晋嘴角翘起:“当然不是,我是想让你做事,不是单纯的要整你。风险越大,收益也会越大,如果你做得好,财富还在其次,由黑变白也不是没有可能。当然,如果中间出了什么差池,你的结局恐怕不会很乐观。”

  汪雨伯并没有思考多久,就郑重的点了下头:“请萧先生吩咐。”
  “好!”萧晋站起身走到他面前,直直的盯着他的双眼说,“最后再警告你一句:这件事你一旦答应,就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之前你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什么都得不到。另外,我可以提供给你一定的帮助,但大部分的情况下,遇到问题还是要靠你自己承担。所以,你确定接受吗?”
  汪雨伯抿了抿唇,问:“您说的由黑变白,指的是什么?”
  “合法商人!不管你以前犯下过什么样的罪孽,在官方的档案里都会一笔勾销。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甚至可以给你也弄一张带国徽的证件。”
  汪雨伯的眼中瞬间就放射出激动的光芒,下意识的抬头挺胸,再次大声道:“请萧先生吩咐!”
  “怎么样?我的眼光还不算差吧?!”萧晋一回到办公室,贾雨娇就颇有些邀功意味的问。
  萧晋一本正经地说:“我从来都不会怀疑你的眼光,这一点从你看上我就已经足以证明了。”
  “呸!”啐了一口,贾雨娇倒了杯酒给他,嗔道:“我是看上你的吗?明明是你太死缠烂打了好不好?第一次见面就不要脸的调戏人家,臭流氓!你这种人,搁光腚总菊能审核通过的电视剧里,一集就得被人民群众打死。”
  萧晋哈哈一笑,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正色说:“汪雨伯能不能被信任,还要观察过后才能确定,不过有一点你没说错:曾经当过兵的人,对于军方都有种天然的亲切感和归属感。当我暗示他有可能进入国安系统时,他的身体反应非常诚实。”
  “本来嘛!当初他能被我策反的最大原因,就是看不惯薛良骥种种丧尽天良的行为,在我话事龙朔江湖的这一年里,他也是我手下唯一一个没有做过欺压良善行为的大佬,否则我也不会把他推荐给你了。”
  “是么?你确定他能被你策反不是因为被你给迷住了?薛良骥的长相可跟你差得远。”
  “去你的!死猴子你拿我跟谁比呐!”

  打闹温存一番,又商量了一些凌光集团退出江湖的股份问题,萧晋便离开凌光酒店,让小钺把车开到了平易安保公司的训练基地。
  临近中午,正是日头最猛烈的时候,柳白竹依然带着一帮肌肉猛男在训练场上操练着,军绿色的运动背心已经被汗水湿成了黑色,迷彩裤束进皮靴筒里,看上去英姿飒爽,颇有传说中铿锵玫瑰的味道。
  现在基本上所有的平易安保员工都已经知道了萧晋就是自己的大老板,对于他跟公司里的漂亮姑娘都很亲密的事情,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微词。
  人家年少多金,这么大一公司都能当礼物给送出来,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大部分的**丝和暴发户闭上嘴巴,更何况人家身后跟着的那位拿画筒的女保镖还是高手中的高手。

  日期:2018-08-1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