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6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红心里稍稍一宽,无数问号又在脑海中涌现,她迟疑地问:“金先生,刚才他说他的队长死过一次了,是什么意思?”
  金南一说:“你说47啊?他确实死过一次了。”
  苏红问:“怎么回事?”
  金南一说:“两年前他们中队奉命来到非洲,进入刚果热带雨林去执行一次任务,由于叛徒的出卖,整个中队全军覆没,二十一名优秀的士兵,只有他一个重伤逃脱,其余二十人全部战死在丛林里,连尸体都没带回来……”
  苏红骇然:“好惨烈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金南一说:“1992年3月发生的。”
  苏红瞪大眼睛,发出一声惊呼:“天哪……”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一个月后萧凯华便出了车祸,陈静到部队去找萧剑扬,却被告知没有这个人……也不可能有这个人,因为他是在影子部队服役的,影子部队在军队的作战序列中根本就找不到,到野战军里去找影子部队的人,当然不可能找得到!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萧剑扬一连两年毫无音信,萧凯华临死前都见不到他一面了,估计那个时候他也奄奄一息,正在鬼门关前苦苦挣扎吧?而她和陈静却因为在部队里找不到人,把他和曹小强当成了骗子……错了,全错了!她颤声问:“那他为什么一直不跟我们联系?整整两年,哪怕他捎一封信回来,都不至于产生这么大的误会啊!”

  金南一苦笑:“整整一个中队全军覆没,这是这支影子部队自组建以来从来未曾发生过的事情,中央军委都震怒了。而他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很容易引起怀疑,所以他上了无限制追杀令的黑名单。而由于战友惨死,他向幕后黑手发起疯狂报复,幕后黑手在对他实施全球追杀,在这种情况他,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给国内写信或者打电话,因为那是找死。”
  苏红完全听傻了。
  金南一凝视着她,说:“丫头,我跟你说的这些,全都是国家机密,你可千万不要泄露出去,否则会出大事的。”
  苏红用力点头。
  “还有,”金南一指向下方,“别再跟他闹别扭了,每一名影子部队的士兵都不容易,非常不容易。他们与世隔绝,一年到头不是在执行任务,就是正在准备执行任务,他们将自己变成了战争机器,除了训练和打仗,他们几乎什么都不会,更不要提去捉摸女孩子的心思,你说要分手可能只是使使小性子,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在他看来却是天崩地裂的大事。”说到这里,他加重了语气:“如果你确实不想继续跟他在一起,也请快刀斩乱麻,不要让两个人都痛苦。这支部队的阵亡率是百分之八十,每十名加入这支部队的士兵,只有两个能活到退役,我真不希望他们任何一名士兵带着牵挂和失望倒在战场上。”

  苏红浑身发冷,身体微微颤抖:“十个人只有两个能活到退役……”连声音都颤抖了。
  金南一说:“跟他们同一批入伍的士兵一共二十多个,进入战略值班才四年,便只剩下十一个了。”
  苏红已经没有勇气说话了。一直以来她总觉得当兵很帅,很风光,当侦察兵很酷,如果能成为一名特种兵,就更酷了,然而她万万没想到,一名职业军人的命运竟是如此残酷,十个人入伍只有两个能活到退役,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回想起自己以前跟他说过的那些伤人的话,她真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天哪,她都说了些什么啊!在她惬意地享受着和平的时候,他们却在不为人所知的战场上伏尸喋血,跟一**敌人杀得血肉横飞,拼尽全力将敌人挡在国境之外,他们立功了无人知晓,他们失败了无人知晓,他们受伤了没有人知道,他们阵亡了更没有人知道!他付出了那么多,换来的却是她的指责和怀疑……那些话是人说的吗?

  现在她有点明白为什么萧剑扬的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冰冷的膜,隔绝内心世界的一切波动了……不是隔绝,而是他的内心世界已经没有波澜了。在经历了叛徒出卖,所有战友一夜之间全部阵亡的剧变之后,他没有疯掉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而当他花了两年时间杀掉叛徒,还了自己一个清白,登上飞机兴奋万分的要回到祖国,回到亲人、爱人身边的时候,得到的却是最亲的人在两年前已经离世的噩耗和最爱的人对他愤怒的责骂,如此沉重的打击,谁受得了?是的,他的内心世界不会再有波澜,因为他的心早就死了,碎了!她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喃喃自语:“陈静,我们都错了,错惨了……我们把他们的心给伤透了……特别是小剑,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金南一低声说:“从上海回到部队接受政治审查的时候,他彻底崩溃了,被送到陆军疗养院休养,全国最优秀的心理专家对他进行心理疏导,用了整整三个月才把他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丫头,我只告诉你,他在疗养院的时候每到深夜就跑出来,围着疗养院疯跑,边跑边放声狂吼,那是整个疗养院最恐怖的时刻,就连狼狗都蜷缩在窝里,大气也不敢喘。跑累了他就会对着树木拳打脚踢,三个月下来,足有二十多棵十几米高的大树被他活活打死……现在你大概能想象到当时的他有多痛苦了吧?劝劝你的朋友吧,别再加深他的痛苦了。”

  二十多名中国平民搭乘直升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卢旺达这个地狱,而跟他们一起来到卢旺达的陈静,却还要继续在这片地狱中挣扎。
  天还没亮,萧剑扬便早早起来,从丛林里抓了两只鸟儿,随手一拧拧掉脑袋,然后拔毛去内脏洗净架到火上面烤至焦黄,再抹上一点点盐,加上半块压缩饼干,这就是陈静的早餐了。做完这一切,他又默不作声的走开,去为自己准备早餐,也不知道他弄到什么东西,总之陈静吃饱后他也回来了,又是默不作声的收拾东西,清理宿营时留下的痕迹,然后他走在前面,陈静跟在后面,出发。
  体能补充液很管用,昨晚陈静累到抽筋,但睡了一晚,体力居然恢复了个七七八八。只是由于长时间在山林中跋涉,她的脚掌磨起了好几个水泡,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痛,她咬紧牙关一声不吭,装作若无其事,跟在后面,她不想向他叫苦,更不想在他面前示弱。
  萧剑扬依然是那样沉默,只管在前面带路,极少回头看一眼,仿佛在他的眼里,就只剩下前方的路了。这种被人当成空气忽略掉的感觉真的不好受,陈静委屈得想哭,但她咬住嘴唇,只顾着向前走,脸上除了倔强,还是倔强。
  就这样沉默的一路往前走,一直走到中午,陈静筋疲力尽,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快迈不动了,萧剑扬把她带到一片树荫之下,说:“休息一下。”再次拿出一支体能补充液给她。
  陈静接过体能补充液吸了两口,忽然停了下来。虽然她并不清楚这种药品的具体作用,但是喝了几天,她再笨也知道这种药品有多难得,对一名在山地之间行军的士兵而言有多珍贵了,而萧剑扬背着重达二三十公斤的装备,比她要累得多,却一口都没喝过!她看着他,欲言又止。萧剑扬却没有看她,把体能补充液给了她之后便拧开水壶的盖,拿出一块高压缩营养剂切下一小块送进嘴里慢慢嚼,那表情就像是在嚼香皂……事实上这玩意儿的口感也确实跟香皂差不多,难吃得要死,吃过一口你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了。他将地图摊地一块石头上,边嚼边看,非常专注,仿佛这张地图就是他整个世界,除了这张地图就没有什么能引起他注意的了。

  日期:2018-10-1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