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251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路听我妈说这些,半天的路程也过得很快了,到了傍晚的时候,我远远的看到一片黄沙了,当然黄沙的一个村子,算是一个城池般的建筑出现在了我眼前。
  远远好像好像都是用黄土做的,好像都是一些石头房子或是土房子,但我妈笑着说可别让我小看这些房子了,里面什么没有,但住一个晚五万起!
  我听得吓一跳,这也太黑了,但算黑所有来这里的人都不敢多说什么。
  因为这里的原住居名据说是诸葛亮的后裔,发现到现在也有千年的规模了,别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对一个十级算命师的后代做什么,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诸葛亮的威名还是响当当的。
  车是不能开进去的,而且外面已经停了不少车了,都是以越野车为主,我妈只能找个地方停车,但这停在外面几天估计黄沙一层了。

  我好的问我妈,不是她们精怪之身都有神的储物袋吗?干嘛不把汽车收进储物袋里面,我妈有些无语的敲了敲我的额头,说我仙侠小说看多了,哪有那么神的东西?
  我想想也是,只能讪讪一笑的跟着我妈走进进去,这里面跟城村的格局差不多,巷子很窄,完全跟沙漠里面的古建筑差不多,全部看去都是黄色的,一眼看去,所有建筑下面都有店铺,不是住宿是吃饭的,但远远一看这里面的菜单更加吓一跳,青菜都要一百八一份,我算是无语了。
  不过这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走动了,大部分脸都有气掩盖,显然都是一些能异士了。
  听我妈说,这那怪风应该在这几天要吹了,我倒真是好,怎么会有连吹三天三夜的风呢?难道是诸葛亮特意让面的神仙吹的?

  我妈先带我进了一家菜馆,那老板是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年人,让我们叫他诸葛明,我一眼看到他之后露出惊讶的神色了,因为这个人我感觉他身的气很熟悉,应该也是算命师无疑,而且道行估计江一北的四级更加高,我暗自吃惊了。
  这随便一个饭店的老板都至少是四级算命师,难怪来这里的人不会有任何怀疑他们是不是诸葛亮的后裔了。
  因为实力摆在这里啊。
  这诸葛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只能对他微微一笑,他随即看了我妈几眼,对我妈说道,“想要什么菜?”

  我妈想了想说道,“四菜一汤再加一叠硬菜。”
  诸葛明摇头,“你们来晚,硬菜没有了。”
  我妈有些失望,“那没事,先菜吧。”
  我妈说着拉我找了一个地方做了下来,他们刚才说的“硬菜”肯定是一个行话,于是我忍不住问了一下,我妈说道,“等风吹了三天三夜后,十二宫会从沙子里面露出来,但不是是个人都可以进去的,进入十二宫是需要令牌的,一个令牌最多带三人进去,也是最终进入诸葛城的最多有三十六个人,但这令牌他没有办法搞到,则是需要我们去买。”
  我听得诧异,“才进去三十六个人?那乾隆皇帝的一万人进去的?”
  “乾隆是人之龙,是那时候最大的存在,谁敢不给面子?不给是是要杀头的,不过那次过后,这种特例也只有一次而已。”我妈说道。
  “那妈你的意思是这令牌只有十二块,那我们去什么地方买?”
  我忍不住问,这算是僧多肉少吧?才十二块而已,这不得被疯抢了?
  “从这里走到头有得卖,当然,这十二块令牌是有六块被预订的,你兄弟邹天展的师傅有一块的,所以你兄弟应该也会来。”

  “天展也会来?”
  我一愣,之前天展的确是跟我打过电话,但听我要跟我妈一起,所以他没说什么了。
  我妈点头,“应该吧,你兄弟的师傅可是一个神秘的人物,我只见过一次吧,给我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我妈给出这个评价让我一怔,什么叫难以形容?
  “那被预订的其余五块呢?”我问。
  “其五块,则是被你们人类的其他门派给瓜分了,其术门也会得到一块。而剩下的六块才是放出来卖的,你外公也有点薄面,所以这六块其一块你妈我也有办法搞到。”我妈说道。

  听我妈这么说我算是放心了。
  我妈接着说道,“不过有些门派即使有令牌也不会来这里,反倒会将令牌转手卖出去,因为以往这些门派花人力物力派人过来,真正得到诸葛亮东西的少之又少,所以有些门派已经彻底死心了。”
  呃……我无语,每次都空手而回,搞不好派出去的弟子命都要搭在这里,确实是很不划算。
  很快的吃完饭,我跟我妈去买令牌的地方,也是一个普通的土房子,里面人还有七八个,但都是一脸愁容,显然以他们的实力拿不下这令牌。
  我妈让我在外面等她,我妈进去后,我特意给天展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他问我是不是到地方了,我点头。
  他说他还有几天才到,因为他师傅要交待一些东西,到时候会跟尹芳一起过来,只能到时候天展来了再说了,匆匆挂断电话。
  在外面等很久,我都没看到我妈出来,所以我忍不住走了进去,但刚进去有个人挡住了我,让我交五万入场费,我吓了一跳,
  因为担心我妈在里面的情况,所以还是刷卡交了,走进去后,里面跟四合院一样,也有点像银行,依稀看到十多个人在举着牌子,应该是也是拍卖吧,但我扫视了一眼没看到我妈。
  我正心怪呢,看到我妈笑着从一个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手还拿着一个红色的木牌子,我叫了一声妈,然后走过去。
  我妈一愣,笑着问我给钱了吗?我点头,不给钱进不来啊。
  我问我妈怎么那么久,我妈说遇到了一个熟人,他跟我妈抢这个令牌,让我妈花费了一些时间。
  我妈正说得有趣的时候,另外一间房子里面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他手里面也拿着一个相同的红色木牌子,这男人脸气跟重,眼睛有掩盖不住的妖异,赫然也是精怪之身。

  算道行,应该叶狼王他们差一点吧,但也是强悍无。
  他出来后,紧接着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也跟着走出来,这老者手拿着一串珠子,这是一种“算珠”,这老者也是算命师,是不知是几级算命师了,感觉他气息不算太重,应该跟江一北差不多。
  他脸色阴阳怪气打量了我几眼,毫不客气的讥讽一笑,我眉头一皱。
  他们直接朝我们走过来,为首的男人脸色冷冷的盯着我妈。
  “有那么好笑吗?如果不是你父亲,你以为你凭你的道行有资格拿到一块令牌?”
  这男人这么说我妈我心火大了,却只见我妈轻笑了一声,“怎么听你的意思你非常羡慕我有一个好父亲啊,没关系,你千万不要自卑,要不你认我父亲做爷爷算了,我父亲自然也会罩着你的……”
  我听得一愣,我妈好像在骂人啊……

  这男人脸色立马一沉,“哼,这么多年不见你,道行没长多少,骂人的功夫倒长了不少!”
  我妈耸了耸肩,“你也不错啊,嘴巴也贱了不少。”
  “灰沐月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