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60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藩王当中,还是有和燕王一个心思的。朱棣说完之后,坐在末位一位比朱允文还要年轻几岁的年轻藩王站了起来。
  他先是对着稳坐龙椅的小皇帝举了个躬,随后这才开口说道:“四哥说的是,这样的事情陛下做主就好。我们兄弟们的封地原本就是太袓皇帝赏的,陛下要调整一下也没有什么。只不过陛下看看是不是在我们藩王年俸之上再补贴一点?让我们做个富家王爷岂不更好?”
  说话的是朱元璋最小的一个儿子宋王朱楠,他出生的太晚,好的封地都被哥哥们占了,最后被封在广西田州。这里虽然说不上是苦寒之地,不过土地贫瘠、人口稀少实在算不上什么好地方。
  现在皇帝要重新调正各藩王的封地,朱楠心里巴不得把重新化制封地。听到了朱棣的话之后,朱楠急忙起身应承。只是他说完之后,在做的藩王们都将火气撒在了他的身上。
  “胡闹!朱楠你凑什么热闹?你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知道什么?”鲁王朱擅皱了皱眉头,看了自己的老兄弟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的哥哥们还没有说话,你这个最小的插什么嘴?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孩子不要多言。”
  教训完了朱楠之后,鲁王起身对着皇帝行礼,随后继续说道:“陛下,臣下有点想法。咱们都是皇室宗族,原本我们兄弟的封地就是陛下您的,我们这些藩王只不过是给陛下看守这些封地的。当初太袓皇帝的意图就是靠着我们这些儿子们给他,还有你之后的历代皇帝看守国土的。好像臣下和宁王、秦王、燕王他们这样的九大攘夷塞王都是这样藩王,臣下以为,起码这九大攘夷塞王是不可以轻动的。”

  这时候,坐在宋王身边的郢王朱栋也跟着开了口 :“十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怎么九大攘夷塞王不能轻动,我们这些替皇帝看守苗疆、藩地的藩王就可以轻动吗?”
  另外一番藩王马上站了起来,冲着鲁王说道:“我也觉得十哥你说的不妥,我还是替太袓皇帝看守江南税负的藩王,税负乃是天下根本,我这样的藩王就可以动吗?”
  鲁王的话一说完,朝堂上其他的藩王好像炸了锅一样,纷纷开始诉说自己的藩地不可以轻动。当下朝堂之上乱哄哄的,小皇帝朱允文也不理会他们,再次掏出来那个蛐蛐罐,坐在龙椅上玩弄起来。而朱棣也开始继续把玩着自己的翡翠,好像这件事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有了上次湘王朱柏的先例,这些藩王都是自己说自己的,在没有人敢上前向皇帝发难。就这样,藩王们足足吵了一个多时辰,最好吵的他们自己口干舌燥,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

  看着下面的动静越来越小,小皇帝这才收起了蛐蛐罐。咳嗽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叔叔们说了这么久,相比也是累了。中午就在宫中享用午饭,吃完之后我们继续商议削藩的事情。”
  朱允文说完之后,他身边的太监便吩咐传膳。早已经准备好的太监们提着食盒进来,在众藩王面前摆下了素菜。先帝的守孝时日未满,就算是这些藩王也不敢动荤酒。只能就着素斋吃了两口……当太监将食盒送到了郢王朱栋身边,打开食盒之后除了里面素斋之外,还有一张盘子上面还摆着一张发了黄的符咒。小太监小心翼翼的将盛着符咒的盘子放在了郢王的面前,从头到尾都不敢用手去触碰这张符咒。

  见到了符咒之后,郢王的脸色变得好像死人一样灰白灰白的。他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张符咒,黄豆粒大小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流淌了下来。一边的宋王朱楠看到了郢王桌子上多了一张符咒,当下看着好奇,对着自己的哥哥说道:“郢王,怎么你这里还多了一张符咒?怎么谁的食盒里都没有这个,就是王兄你多了一张……”
  朱楠说话的时候,其他几位藩王已经都停下了手里的筷子。目光都停留在郢王桌子上的那张符咒上,这些藩王在宫中都有耳目。昨天出的事情他们都听说了,这个时候郢王的食盒里多了一张符咒,看来昨天的事情和郢王脱不了干系。”
  看到了朱栋的反应之后,朱允文微微一笑,说道:“郢王,宋王在问你话呢?为什么不回答?你应该这么说……这张符纸是完璧归赵,郢王你用它想要谋逆朕,结果朕有天地之气护佑,被大修士归不归老仙长发现……”
  朱允文的话还没有说完,郢王已经哆哆嗦嗦的跪在了皇帝的面前,他一边磕头一边说道:“陛下开恩,臣下是受了几个道士的蛊惑看在臣下是先帝之子的份上,陛下饶了臣下一条性命吧……”
  “那郢王你怎么不看在朕是太袓皇帝孙儿的份上,饶了朕一次呢?”朱允文冷冷的看了郢王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朱栋,拿着你的符咒走吧……原本就是你自己的东西。”
  这时候,杨军已经到了朱栋的身后。
  他带着特制的手套拿起来符咒塞进了郢王的手里,随后拉着已经行尸走肉一般的朱栋走出了乾清宫。看着他们俩走出去之后,朱允文冲着下面坐着的藩王们说道,撤掉残席,各位藩王,朕与你们再商议如何削藩的事情。还有谁有要说的话吗?”

  此时乾清宫中鸦雀无声,众藩王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自打进了京城奔丧之后,古怪的事情便层出不穷。之前听说用人借鬼神之力想要行刺小皇帝,事后还有人要毒杀皇帝,结果朱允文现在还好好的坐在龙椅上,不过来奔丧的藩王已经少了几个。
  晋王是路上死的,赵王昨晚也死的不明不白,加上刚刚自食其果的郢王,看样子不用等到削藩的事情商议完,他们便剩不下几个人了。
  看着诸王诚惶诚恐的样子,小皇帝微微一笑,再次对着距离他最近的朱棣说道:“燕王,这里你的年纪最大。还是你先说几句,之后……”
  小皇帝的话还没有说完,刚刚拉着郢王离开的杨军再次回到了乾清宫中。杨千户的手里还捧着一个小小的锦盒,在做的藩王大多都是跟着朱元璋一起征战过的,对这个锦盒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杨军手里捧着的正是战场上传递消息的令盒。
  就在左右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杨军手里锦盒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燕王朱棣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好像他算好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样。
  杨军将锦盒送到了朱允文的手上之后,又趴在小皇帝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朱允文听到之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打开锦盒之前,他先抬头与朱棣对视了一眼。此时的燕王已经变回了和其他藩王们一样的表情,都在等着小皇帝打开锦盒,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日期:2018-10-1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