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39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么一说,那男子气得火冒三丈但也憋出一个屁来。
  没错,那些财宝就是拿住他们的把柄。
  那女人笑了笑说:“富贵兄弟,别紧张嘛,我们这不是商量嘛!”
  语气也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张富贵看了那瘦子一眼,指着他道:“你问问他,他当时是怎么对我的,说好的一人分一半,可是这小子想一人独吞暗地里拿砖头拍我?你们说,他这样做,地道吗?”
  他们都沉默了。
  张富贵继续说:“要不是他那样做,我会一个人拿走吗?”

  那女人点点头,“我知道他跟我说过,所以这件事不怪你,只要你把东西还给咱们,这事就算没有发生过。”
  那女人还是这样的要求,不过语气却柔和了很多,本来张富贵已经准备了一套假的,完全可以全部送给他们,但是那样的话他们会怀疑的,所以还是装模作样争取一些,搞得真真的一样才能蒙混过关,所以争是一定要争的。
  见她语气柔和,张富贵也没有发忡,这就好比是买卖,你漫天要价,人坐地还价,既然人家开价了,张富贵也没有不反价的道理。
  他心平气和地说:“既然你们也是带着诚意来谈的,我也就不好独吞了,这样吧,咱们还是跟之前我和他约定的一样,一家一半吧!”
  张富贵这么一说,那两名高个就不高兴了,“那怎么行,好歹这些宝贝都是他挖来的,他冒了很大的风险的,而你不过是半路遇见了,我觉得一家一半不合理。”
  张富贵就据理力争,“你这样说就没有意思了,那是他答应的,老子还没有跟他算,想拿砖拍我那笔账呢,你们要是这样不讲诚信,那我也不讲诚信,分给你们三分之一好了。”
  张富贵这一招算是绝了,你们不是想要更多吗,那老子就让你们得到的更少,反正东西在他手里,他们也不敢报警什么的,主动权在张富贵手里。
  大家争来争去,争了半天,最后还是同意张富贵的分法,一人一半。
  张富贵让他们稍等,自己去去就来。

  于是就来到院子里扛了一把锄头出去,那女人就朝瘦子使了个眼色,瘦子就悄悄地跟了上去。
  其实张富贵已经发觉后面有人跟着了,他们是想看看张富贵会不会耍什么花样,另外估计也想知道那些宝贝藏在哪里。
  反正这些都是假的,张富贵也不介意让他发现。
  张富贵不动神色地找到藏宝地,几锄头下去,将“财宝”挖了出来,还分了两个地方,那瘦子点点头,能分两个地方藏估计是错不了了。
  张富贵把东西带回来的时候,那瘦子已经有模有样地坐在那里等了,好像他没有跟过来似的。

  张富贵也不动神色,将两袋东西放在桌子上。
  灯光下,那些珠宝发出闪亮的光芒直晃眼,张富贵看着都不得不佩服那些造假者的巧夺天工。
  那四个人看见这些宝贝,眼睛都直了,那瘦子手就伸过去拿那金条。
  张富贵抓住了他的手,“哎哎,你先确定是不是这些,到时候万一是假的,你还说是我调了包呢。”
  张富贵这么说,自然是先打好预防针,免得到时候发现是假的找他麻烦。
  那瘦子其实对这些财宝也并不怎么熟悉,黑灯瞎火的刨了人家的祖坟,棺材里一Ju骸骨,他也很害怕,看到财宝哪里还看那么清,直接一股脑儿装进了麻袋,只能是凭记忆回忆当时拿了什么东西,还有就是大概的数量。
  他嘴里低咕着,“十根金条,一只酒樽,手镯、项链、耳环、银元……”
  看了半天,就说:“应该是这些,你还是让我拿起来看看。”
  “行,看吧!”
  张富贵松开手。
  那瘦子就先拿起一根金条,放在嘴里咬了一下,“没错,金的。”
  张富贵听他说这金条是金的就想冷笑,这造假造的,可真是以假乱真啊!

  然后拿起那对手镯看了一下,“没错,是这个图案。”
  他再看了看其他东西,一一点图,笑话,张富贵让人照着照片仿造的看图案能看出真假那才是奇怪呢,不过,瘦子也不过是凭记忆来辨别是不是他挖来的那些货。
  看了半天,他就兴奋地点头,“没错,没错,就是这些。”
  他的眼睛露出异样的神采,手都在颤抖。
  那女人问,“你确定,就是那晚你挖来的货。”
  瘦子连连点头,“没错,你看这手镯上面纹的是龙,你再看这玉佩纹的是火凤,没错,绝对错不了。”
  另一名男子马上拿出仪器来想检测。
  这种东西用肉眼和牙咬是分不出真假的,但是用仪器是有可能分出来的,张富贵没料到他还有这一招,心一紧,马上就阻止他。
  “诶,这些东西,我拿到手就埋起来了,我根本没有动过,你们只要确定是不是他那晚挖来的货就行了,如果你要鉴定真假,那万一测出是假的,你还想赖我不成?”

  张富贵如是说,其实也是有道理的,你挖来的是不是真的,你自己还不清楚呢,他相信这个盗墓贼当时挖到了宝,肯定是打包回家再鉴定呗,哪会当时就鉴定。
  张富贵补充了一句,“如果说这些东西确实就是他那晚挖来的货咱就分,如果不是,我觉得那就不需要分了,反正不是你们的货,当然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四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觉得有道理。﹎
  那女人道:“既然他已经确定就是这批货,我看就不用鉴定了,分吧!”
  其他三人都同意。
  张富贵点点头,“可以的,但丑话说在前头,这些东西你们一旦确定就是那批货,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发现问题找我,那我可不管的,东西是你们挖的是吧,日后再找我就说不过去了。”
  他看向他们。
  瘦子点了点头,“行,我确定这些东西就是那批货,不管是真是假都跟你没有关系。”
  其他三人也点头,那女人道:“行,话说到这份上,万一是假的我也认了。”
  “好”张富贵要的就是这句话。
  于是就开始分“脏”。

  金条好分,一共十根,一家五根,其他的珠宝,相应的对半分,不相应的则按照估的价值平分,最后还剩下那只酒樽和一只玉佩,这个就不好分了。
  那瘦子自然是津的,刚刚分那些“珠宝”时,他就占了便宜,他感觉这个张富贵根本就不懂这些,以为占了很大便宜,心中那是狂喜,而现在就剩下这两样没有分,他还得继续占便宜,他心里透亮,那只玉佩值不了多少钱,但这只酒樽搞不好是古董,那可是价值连城了,他说他要酒樽。
  张富贵则继续装傻充愣,还装出一份占了便宜的狂喜道:“行,你要酒樽,那我就要玉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